hailstucky

【冰秋/忘羡/花怜】两攻一受的集会

凤梨与夏柑:

震惊!记仇的花城主竟当众播放《春山恨》和《春波绿》惹众怒√
这回是稍微友好一点的三人组√
羡羡日常混攻组系列√
花城跟冰妹学怎么追夫人√
冰妹跟花城学怎么搞夫人√
嗯,没毛病。
ooc预警~


(一)
地宫里。


洛冰河春风满面,花城眉头紧锁,魏无羡捂着腰,一边吸气一边坐了下来。


然而三人落座后,最不消停的却是捂着腰哼哼唧唧的魏无羡,上来就嚷着要尝尝魔界的酒酿。


花城在一旁凉嗖嗖地开口:“还喝,就不怕伤了你的肾。”


“不要紧不要紧,反正我是下面那个。”魏无羡笑嘻嘻地摆摆手,又一脸期待地看向洛冰河。


洛冰河打了个响指,一众魔界少女鱼贯而入,在他们面前把美酒佳肴一字排开,洛冰河微笑道:“别客气,随便享用。”


魏无羡评价道:“嗯,看这反应,大哥定是跟他师尊求亲成功了。”


洛冰河不置可否。但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的魏无羡和花城立即举杯道:“恭喜大哥了。”


洛冰河回敬,然后一口干了。


厄命此时却轻微地挣扎起来,眼珠也可怜巴巴地在眼眶里转动,一会儿看看魏无羡,一会儿看看洛冰河。花城咽了口中的酒,毫不客气地给了它一巴掌。


魏无羡看看花城,岂有不明白之理?于是他笑嘻嘻地撺掇道:“洛大哥你快教教三郎吧,再追不上那太子殿下,他家小崽子就要替他急死了。”


洛冰河皱皱眉头,“怎么教?”


魏无羡托着下巴思考道:“比如说,讲讲你是怎么谈情说爱的,怎么求亲的?”


洛冰河沉吟了一下,自知自己追师尊的过程并不很光彩,干脆直接照本宣科了尚清华的高谈阔论。求亲那一段他倒是好好讲了,只是那时他因怕师尊不允,说了句“师尊你就当我开玩笑的”,为了在弟弟面前保住尊严,他把这句话惹怒了师尊这事略去不提,直接说了结果:


“……而后师尊便允了我了。”


魏无羡凑上来,眼睛里闪着光,表情俨然比刚才更加聚精会神:“后续呢后续呢?你们成亲之后有没有……”


洛冰河瞪了他一眼,脸色却不怎么严厉,魏无羡一点也不怕他,反而笑嘻嘻地凑到他跟前:“有没有有没有?”


洛冰河终是松了牙关,他扭过头,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魏无羡笑得更加开心。


花城若有所思。


魏无羡得了想要的答案,美滋滋地环顾着洛冰河的大本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最终发现是这里太安静了,让一向不喜清静的他有些不习惯。魏无羡一贯是想到什么就说,于是他殷切建议道:“大哥,要不放个曲儿来听听?”


洛冰河大概是心情太好了,二话不说又打了个响指,几个魔族女子便袅袅走上前,弹唱起了一支魔族盛行的小曲儿。


奈何魏无羡在某些方面与洛冰河无论如何也不对盘,这首曲子他听了三句就不耐烦了。


“哎呀你们怎么唱这个,土。”魏无羡砸了一下嘴评价道,极为惋惜地摇了摇头。


魔界一把手洛冰河还从没在品味上被人看低过,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的酒盅,挑眉道:“不合你心意还真是对不住了。那弟妹想听什么样的?”


魏无羡对“弟妹”这个称呼毫不介意,兴高采烈道:“好歹来个有风土人情的曲子嘛,我来时听的那支就不错。哎,怎么唱的来着?”


他用手扣着桌面,少顷,展颜道:“有了!”


“……春山好风景呀,美不过清秋君呀,万般风情,撩动了冰河心呀,竹舍里,衣裳半解呀……”


洛冰河愣了愣,说:“住口。”


魏无羡奇道:“怎么?我唱的不好听吗?”


洛冰河问:“你刚才唱的曲子里面的两个人,是谁?”


魏无羡用一根手指支着下巴,“清修?冰娥?我记不太清啦,毕竟是姑苏话嘛,我也就学了个腔调……诶?”


洛冰河像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蹙着眉头,猛地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殿外,看方向,好像是去了地宫的竹舍。


……


魏无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看向花城:“他这是怎么了?”


花城举了酒杯,施施然饮了一口,假笑:“不知道。”


(二)
极乐坊内。


花城春风满面,洛冰河眉头紧锁,魏无羡捂着腰,一边吸气一边坐了下来。


魏无羡刚坐下就朝着花城挤眉弄眼:“三郎好福气呀,终于把太子殿下拐回家了?”


“多亏二位哥哥鼎力相助。”花城微笑道。


魏无羡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


花城挑眉,“不过,我上回照大哥说的去求亲,反而失败了,还被哥哥埋怨‘这种事不能拿来开玩笑’,使我当时很是惊慌。直到前几日让哥哥见了沈仙师,才知道沈仙师也说过类似的话,而大哥却从未向我提起过。今儿我想问问,大哥可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洛冰河在一旁愁眉苦脸,并未听进去花城的话。


魏无羡奇道:“大哥是怎么回事?来之前跟大嫂吵架了?……大哥,大哥?”


洛冰河恍惚间听到有人一连串地叫他,终于回过神,踌躇了一会儿,期期艾艾道:“你们……可曾有过……那方面的问题?”


“那方面的问题??”魏无羡大惊失色,扑到洛冰河身前,“大哥,你年纪轻轻就有了‘那方面的问题’?”


花城虽不像魏无羡一般惊讶,但听了这话,还是挑了挑眉。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洛冰河抱着头,额头上青筋毕露,喃喃道:“我只是在考虑……怎么能让师尊每次都能……都能……”


花城的眉毛挑的更高了。


魏无羡回过神来,极不给面子地笑得直打跌:“哎哟,这方面我可没法帮你,干甚么不直接问问你家师尊?”


洛冰河叹了口气,“师尊面皮薄,况且他……”


花城啜了一口茶,悠然道,“大哥不问问我吗。”


两个人抬起头,“?”


魏无羡吹了一声口哨,“三郎颇有心得嘛。”


“哪里,时常操练罢了。”


洛冰河的手指绞来绞去,花城颇有深意地笑笑。


“这第一要诀呢,就是‘说’。”


“每时每刻变着法儿把你对他的喜欢告诉他,让他心安,相信这个对于大哥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第二要诀是‘巧’,找准精室,冲撞时不可频率单一,当然了,一定要顾及他的感受。”


“一些小情趣也是必要的,比如说……天魔血,带特殊效果的脂膏,包括他的扇柄……”花城似乎自觉多言,轻咳一声,止住话头,“三郎言尽于此,接下来就要大哥慢慢体会了。”


洛冰河猛然抬头,“真是如此?”


花城眯了眯眼,笑道:“我何曾骗过你们。”


洛冰河鼓起勇气,又提了一个问题:“我明明已看了许多春宫画本,跟师尊也数次探讨过了,为何还是不能用两根手指让师尊达到‘浑身战栗’的效果?”


他对另一个“洛冰河”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印象太深了,几年过去,依旧耿耿于怀。


“大哥需要的不是春宫图,”花城把一副叠得四方平整的人体穴位图推过来,“试试?”


洛冰河撇了一眼,这一眼,就让他瞥见了“欢爱”“触碰”“麻痒”等字样,脸上一僵,不动声色地收下了。


魏无羡一边看他们交易,一边啧啧赞叹,“丧心病狂,太丧心病狂了,你们要不要考虑带我一个?”


花城笑了笑,也给他递了一份。接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魏无羡,“要听曲儿吗?”


魏无羡精神一振,“听!”


花城一侧首,数十名女郎进入金殿,细细一听,正是魏无羡上次哼唱的小调。


“……鸾凤几颠倒呀,暮暮与朝朝,细细吟呻,娇来泣阵阵呀……”


洛冰河身体一僵。


他极为缓慢地转过身,冷然道:“花城。”


“……大哥对不住了,她们乱弹的,莫放在心上。”始作俑者笑笑,语气中满满地真诚,“咱们换个曲儿如何?”


花城勾了勾手指,歌女们便立刻换了一只小调。


“……摘花别婴凌乱鬓,颠倒簸花苦被欺,服从弓腰辗转求,香销魂欲尽……引见鞘寒剑柄热,抱幽卧花丛……”


魏无羡起先觉得这种调调颇为新奇,直到洛冰河冷哼一声,提醒他:“仔细听。”


听着听着,夷陵老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打了个寒颤,“怂怂儿,你真的很记仇。”


花城微笑,“呵呵。”

   
评论
热度(1842)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