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雷安】都怪雷狮

有猫氏:

请勿转载


——


“雷狮,我怀孕了。”


“……生下来吧,我养得起。”


 


安迷修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死要面子而后悔。明明只是一次单纯的真心话大冒险而已。在听说真心话是谈过几次恋爱时自诩风流正义俏骑士却连女孩子小手都没拉过的安迷修果断选择大冒险。当凯莉露出危险笑容时安迷修知道自己改口已经来不及了。他一面祈祷大冒险内容不要太过分一面又暗想待会儿闹出误会如何解释。


“很简单哦,下一个走进咖啡厅的人,你到他面前说一句‘我怀孕了’,就OK啦。”


这哪里OK了啊?!


安迷修紧张地侧过身往窗外看。这个时间正是用餐高峰期,随时都有人进来。他眼尖地瞅见一个穿卫衣戴帽子的小个子比比划划地和同伴说什么,半只脚踏入咖啡厅正门的门槛。安迷修心说太好了,那头金色短发格外好认,除了他的好朋友金不做他想。他推开椅子大步迈过去,生怕把人错过了。对象是金的话就容易解释了。小男孩心思单纯,只要和他说这是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对方肯定不会为难他的。


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雷。


这个时间点实在卡得很寸。安迷修刚要拽过金的手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却在他碰到的0.1秒前,金被旁边的同伴往后拉了一把。刚好卡着这个缝隙雷狮一矮身钻进来,对上安迷修怔得有点蠢的脸,还不屑地嗤笑一声。


“别挡路。”


安迷修当场想捂着心口就地晕死过去。他向后瞥一眼,凯莉跪在沙发上,双手拢在一起要他加油,还非常配套地附送一个可爱的握拳。安迷修面容枯槁,心如死灰。他抓住雷狮的手腕,开口前特别注意了一下咖啡厅的环境。大家都在各说各话,叉子和银勺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小声一点,不会有人听见的。于是他在雷狮看傻子的目光中鼓起勇气开口。


“雷狮,我怀孕了。”


霎时,说话声没了、餐具声停了,只有安迷修说话的回音在飘荡。


安迷修木着脸,只想掏出手机说一句,315吗?我要举报,这里有人虚假用餐。


好死不死的,雷狮还在这时候补了一句:“生下来吧,我养得起。”


安迷修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从咖啡厅里走出来的,他只记得凯莉从沙发上笑到沙发底下,金歪着头问他“安哥你是不是叫我来着”,还有全咖啡厅骤然加大的议论声。


男人啊,总是会因为一时嘴硬和意气用事付出巨大代价。


 


“安迷修学长怀孕了?”


“不是吧,男人还能怀孕啊?”


“可是雷狮学长都要他生下来了啊!”


“我的老天鹅呀……”


 


“哇——你是没看到当时安迷修的那张脸,满脸写着羞愤。可能是走投无路了才不得不向雷狮低头吧?还用这么蹩脚的理由。”


“雷狮真的是富二代啊?平时看他总穿那件儿童卫衣,完全看不出来家里有钱啊!”


“啧啧,人家那叫不露富。再说了,就算人家那是儿童卫衣,你确定你就能买得起同款啊?”


“说的也是。欸,我们刚才的话题不是安迷修怀孕这件事吗?”


 


“安迷修好可怜哦。本来我以为他和雷狮相爱相杀,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苦情人设。”


“就是说啊,一个男人宁可说出‘怀孕’这个字眼也要和他在一起,这是爱得多卑微啊!”


“不过雷狮心真狠,就算要孩子也不肯要安迷修呢……”


“呸!渣男!一生黑!”


 


凯莉和安迷修在食堂面对面坐着。看始作俑者憋笑憋得吸管都叼不住,安迷修苦笑:“凯莉小姐,请不要笑话在下了。”


凯莉揉了揉笑僵的脸,看见安迷修一脸苦相,又忍不住喷笑:“你、你也别担心。毕竟你现在占据了舆论制高点,大家都以为是雷狮抛弃了你呢。”


“话虽这么说……在下却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你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大家就是开开玩笑吃吃瓜,难道还真有人信你会怀孕啊?”


“可是……在下现在风评不太好。这样下去都没有女孩子敢接近我了。”


“你怎么知道女孩子不敢接近你?”


凯莉最后一个音刚落下,旁边桌两个女孩仿佛迎着她的话似的走过来。女孩子清新有活力,满满的胶原蛋白和过剩的慈母之心。


“安迷修学长,要加油哦!”


我加什么油???


安迷修一脸莫名。


一只手忽然伸到他后脑勺,揉乱他精心打理的棕发,某人凉凉地扯了句:“是要你加油生孩子吧。”


“我生个球啊!”安迷修一肘子拐在雷狮腹部,雷狮嘶了一声,痛苦地捂住小腹,搭在桌边的手指都捏紧了。


“你、你没事吧?”安迷修倏地起身,他明明记得自己方才那下没用力啊!


雷狮肩膀颤抖,安迷修歪着脑袋从下往上看他的脸。靠!这厮分明是在忍笑!


等安迷修反应过来似乎有什么不对,已经晚了。以他俩为中心的一小片地带用餐声瞬间消失,安迷修风评再次被害。


 


“听说安迷修学长和雷狮学长闹翻了呢。”


“啊?他俩好过呀?我怎么不知道?”


“我原来也不知道呀。不过安迷修学长不是在咖啡厅准备给雷狮学长激情生崽嘛,看样子俩人之前肯定有那么五六七八腿吧,要不谁能用这种话开玩笑呀?”


“哦,那倒也是。”


“不过依我看安迷修学长这次不会轻易原谅雷狮学长了呢,他们都在餐厅动手了!我站安迷修学长吧。反正雷狮学长身边也不缺我这么一个女孩子。安迷修学长好可怜哦。”


 


“诶诶,知道么,安迷修在食堂揍了雷狮一下呢!”


“啥?真的呀?安迷修难道不是很害怕雷狮生气吗?”


“可能幡然醒悟了吧,知道不能再被雷狮的花言巧语骗了。不过打完他又心疼了,立马搂着雷狮哭呢。”


“啊?这么狗血的吗?”


“可不是嘛。要我看他俩不出一个月就能和好了。情侣狗的小打小闹都是情趣,不足为奇。”


“哇他们好过分啊,这么消费吃瓜群众的咩?”


 


“安迷修学长总算强势了一回!打得好!就是要让渣男吃吃苦头!”


“你别那么激动……人家俩说不定是闹着玩呢?”


“得了吧,肯定是雷狮出轨了。安迷修学长长得那么人妻,估计打过之后,还是选择原谅他了吧。”


“呃……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当然不对,都怪雷狮。”


 


真相啊,总是在当事人的含糊其辞和围观者的夸大渲染中变成了谣言。


 


安迷修承受着世人异样的眼光穿过篮球场,过于沉重的目光和众人的非议几乎压弯他年轻的脊梁。篮球场上,位于舆论风暴眼的另一位主人公正穿着一件紧身T恤打篮球,安迷修瞄了一眼,赶紧遮住小半张脸,装作自己啥都没看见。


然而雷狮凭借他敏锐的直觉准确地定位安迷修的位置,篮球“一不小心”脱手,好巧不巧地擦着安迷修后脑勺飞过。


观众席发出一阵惊呼,安迷修被大型暗器震慑住,站在原地好半天没缓过神,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逃跑的动作。


这就给了雷狮机会。


 


“雷狮要干什么?恼羞成怒了吗?”


“安迷修什么都没做,他干嘛生气啊?”


“是不是因为安迷修一不小心暴露了他们的关系?”


“哦,有可能,雷狮估计特别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弯的。”


 


在议论声中雷狮迈着大步走到安迷修身边,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安迷修惊得一抖,迅速推离雷狮五步远,一脸戒备。


“雷狮你要干什么?”


雷狮笑得无害:“我什么都不想干呀,你那么防备干什么?还是你想我干点什么?”


安迷修扔下一句“雷狮你简直有毛病”,跑得飞快。


而雷狮这个神经病突然在安迷修身后大喊一句:“安迷修!我再也不和你天下第一最最好了!”


离得太远,安迷修没听清,但观众们都听见了。


 


“这是……剧情反转?”


“妈耶,没想到原来安迷修才是那个负心汉呢。”


“你瞎说,分明是渣男雷狮回心转意,安迷修对他爱理不理吧?”


“得了吧,我雷总还需要搭理区区一个安迷修吗?”


“滚犊子吧你,哪儿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你雷还能看得上你?”


雷狮的小粉红和安迷修的亲妈粉不知何故突然在看台上打了起来。篮球场一战后,雷狮和安迷修已经彻底成为板上钉钉的a大第一cp。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安迷修整个人的生命力都被抽干了。他现在根本不想再计较到底他和雷狮谁更渣也懒得解释真相,反正他解释了也没人听,围观的人群里永远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你离我远点,我真的不想看见你。”安迷修颓丧地趴在桌上。对面的雷狮笑嘻嘻地揉搓他垂在桌面的呆毛。


“不如我们来谈谈生孩子的事?”


“你明明知道我不能生。是不是成心的?”安迷修的声音闷闷的。


雷狮突然收回手。安迷修抬头,他的脸色简直比安迷修还丧。


“对不起,可我真的很喜欢小孩子……”


安迷修:“???”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孩子?”


雷狮用手指拢住嘴,别过眼睛不去看他:“我……我就是怕说出口,伤害了你。”


安迷修一时间不能理解雷狮这番操作。他的脑子也不知怎么拐的弯儿,突然觉得可能雷狮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隐疾。于是他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甚至按住雷狮的肩膀说:“没关系,还可以领养一个嘛。”


雷狮抓马起来,哽咽地说不出话,握住安迷修的双手,眼都红了。


“我……”


两人脉脉对视。


 


水落石出,吃瓜群众终于明白了事情原委。


有人一语道破真相。


“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啊!”


——完

   
评论
热度(3593)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