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孩子是谁的(六)

兔子耳朵:

    啊啊啊啊,被提醒后才发现漏发了一章,也就是说昨天第六章其实是七章,不好意思


谈判崩裂了。
  
  在中原中也总算买到可丽饼后,就看见一只黑色的小团子,像是只爆炸的小炮仗一样,抱着他心爱的小熊,气呼呼的推开了餐厅门。
  
  “中也,我们走吧!”
  
  中原中也最先注意到的是和玉过于单薄的穿着,不比暖气十足的餐厅,在外面已经隐隐开始下雪,寒冷的冬风刮过,和玉白皙幼嫩的脸庞很明显的被吹得通红。
  
  他叹了口气,蹲下身,将脖颈的围巾仔细给小孩儿围上,又从风衣兜里掏出了一幅儿童羊绒手套给和玉带上,然后牵起了小孩儿的手,“那就走吧,我们在外面耽搁的时间也够久了。”
  
  至于还留在餐厅的太宰?
  
  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于那顿丰盛的晚餐的账单?
  
  回到黑色卡宾车上后不出意外的听到手机叮地一声提示声。
  
  毫无疑问,四年前他公寓里遗失的黑卡找到了。
  
  倒是和玉坐在副驾驶座,过于暖烘烘的暖气让他有些昏昏欲睡,挣扎着和睡神做着最后的斗争,他耸拉着眼,“是那个叔叔?”
  
  “我就知道他是个小白脸!”
  
  十分意外他离开的短短十分钟内,太宰到底怎么得罪小孩儿了,这辈分直接从哥哥升到了叔叔再到小白脸。
  
  “那个男人怎么惹你了?”
  
  是的,依照太宰治在中原先生心里的信用评分,会故意将小孩儿逗哭这种恶趣味,那个男人绝对干得出来!
  
  但是出乎中原中也意料的时,和玉对这件事的态度。
  
  他在抗拒着这件事。
  
  这件事本身就十分稀奇了。
  
  以至于在将车挺稳后,中原中也一手抱着小孩儿,一手提着购买的圣诞礼物,轻轻的亲了亲小孩儿的额角,“怎么了玉酱,那个男人欺负你了?”
  
  最后几个字可以说是有着说不尽的杀气。
  
  和玉哭了。
  
  与普通的熊孩子扯着嗓子的嗷嗷大哭不同,这个过于早慧的孩子就像是雨天被遗弃的奶猫一样,默无声息的缩在阴暗的角落中默默流泪。
  
  “那个混蛋!”
  
  软软的小手像是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一样死死的拽住了中原中也的风衣,“太宰他……太宰他说我是不可能娶中酱你的。”
  
  “他……他要和我抢中酱了!”
  
  仿佛天塌下了一样,在公寓门口还顾忌着周围来往的员工,和玉红着眼圈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努力控制着自己。
  
  等来到港口黑手党办公楼顶楼后,独属于五大干部的空间让小孩儿不再克制,放肆的大哭起来。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简单的理由,让中原先生一时间反倒有些手足无措了。
  
  他认命的将小孩儿抱到自己在Mafia里的休息室中的大床上,看着哭得鼻涕横流,还带着颤抖的小奶音不安的询问道,“中酱结婚后是不是就不会要玉子了?”
  
  第一次,中原先生湛蓝的眼中倒映着这个被他精心呵护着长大的组内成员的遗孤,好笑的揉了揉小孩儿软塌塌的黑发,“怎么会呢,你别听他瞎说。”
  
  “但是……中也你喜欢那个类型的不是吗?”
  
  中原中也:“鬼才喜欢那只死青鲭呢!”
  
  “真的?”
  
  “真的!”
  
  “我就知道中也才不会像太宰说得那么肤浅,只是看重外表的人呢!”
  
  总算将小孩儿哄睡着的中原先生虚虚的擦了擦额间的冷汗,他刚才其实有撒谎的。
  
  两年前他会在组织中收养失去父母庇佑的和玉,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那张和那只青鲭该死的相似的脸!
  
  他不得不承认名叫太宰治的男人,单看那张脸真是该死的符合他的胃口!
  
  好不容易将小祖宗给哄睡着了,看看时间,也才不过晚上十点,自从收养和玉之后作息一下子就正常起来的中原先生笑了笑。
  
  起身离开卧室,来到酒柜面前,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接下来就是算账的时间了。
  
  可能是因为吃人最短的原因,在自己的银行短信提示声不断响了一晚上的情况下,再拨打太宰治的电话,不出意外的接通了。
  
  “说吧,太宰你到底跟和玉说了些什么?”
  
  问责的话从电话那头传来。太宰治撇了撇嘴,那个就会告状的小鬼!
  
  “哎呀,中也真是越来越像个尽责的好妈妈了呢,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中原中也敢保证,要是太宰治此时在他面前,一定会夸张的掏出一张纸巾擦拭并不存在于他脸上的泪水。
  
  “所以你真的对和玉说了些什么对吗?”
  
  抓得一手好重点的中原中也忍住了自己内心的怒火,冷笑道,“你真是越来越能耐了啊太宰,现在连小孩子都欺负起来了。”
  
  太宰治:……
  
  “那身高只有一米六的中原麻麻要来找我算账吗?”
  
  中原中也:这就很气了,气到长高!
  
  “你这家伙!”
  
  “好了中也,要出来喝一杯吗?”
  
  电话那头略带失真的磁性的嗓音去掉了刻意的轻浮后,有一种说不出的认真,“你真的一点疑问都没有发现吗?”
  
  “我不知道你在!”
  
  “不中也你知道的。”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某人的自欺欺人,“从两年前你就开始疑惑了不是吗?不想和我谈谈吗,关于和玉的事情。”
  
  中原中也的神色终于变了,他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精致的脸庞笼上了一层阴霾,湛蓝的眼睛仿佛是发怒的海神,“哦?太宰你都知道些什么?”
  
  “很多。”
  
  “就比如……”
  
  太宰治恶趣味的笑了,“中也你知道我是那孩子血缘上的父亲这件事吗?”
  
  “哈?”
  
  
  
  
  

   
评论
热度(69)
  1. hailstucky兔子耳朵 转载了此文字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