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孩子是谁的?(3)

兔子耳朵:

      ABO
太Ax中O
狗血文,一切从那个酷似哒宰的孩子说


前文戳:(一)  (二)




尾崎红叶和太宰治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在一家普通至极的咖啡厅,平和的坐在了一起。


  


  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金色夜叉】也祥和的待着剑鞘之中,真是祥和啊。


  


  就好像是时光倒流,他从未叛离港黑,才开始接任务时,在任务结束后红叶大姐根据上传的报告开始指点他任务中的不足,再过一会儿,咖啡厅门檐上的风铃就会被某个暴躁的小矮子给撞得叮当作响,径直来到这里,拉开座椅与他开始互相推诿责任。


  


  “你在想什么太宰?”尾崎红叶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手指轻扣桌面以示自己内心的不满。


  


  被这清脆的敲击声给拉回了现世的太宰治,勾起一抹笑,似真似假的说道,“我只是在好奇,红叶大姐也会和我一起坐在咖啡厅喝茶啊。”


  


  在那个男人被前任boss杀掉之后,尾崎红叶就再也没有换下过她身上的那件十二振袖,与她而言这件衣服即是她与爱人的婚服,同样也是自己的葬服。


  


  所以在被港口黑手党收养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和那个小矮子在悄悄的打赌,就赌红叶大姐到底是喝清茶还是喝咖啡。


  


  “是吗?”上挑的凤目微瞥,她对这个答案不置可否,转而提起了另外一个话题,“太宰,前段时间妾身收到了一份申请,一份摘除腺体的申请。”


  


  “红叶大姐您是不是搞错了,他要摘除腺体又关我什么事呢?”太宰治笑得一脸灿烂,双手托腮,似乎对这个问题十分不解,但那片鸢色深渊之下的风浪却再未停止。


  


  “妾身拒绝了那孩子的申请。”


  


  好笑的看着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听到这句话后明显松了一大口气的太宰治。


  


  死鸭子嘴硬道,“所以我都说了红叶大姐,那只又黑又矮的单细胞生物就算因为摘除腺体后短命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尾崎红叶第二次吐出这个词。


  


  “当然!”


  


  “但是太宰,你以为妾身是谁?”


  


  即便是再疼爱中原这孩子,但从小被组织收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成年就被摘除了腺体的女人,她挑了挑眉,似乎觉得太宰的话有些好笑。


  


  “或许你们都认为妾身是迫于先代目的压迫,才摘除腺体的吧。”对于组织内部的一些传言,作为情报处管理者的尾崎红叶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很可惜,妾身是真的厌恶至极信息素遍布每个角落的世界。”


  


  以及因为自己的性别,在特定的时期软弱无力只能像是只发、情的母兽等待陌生的A来临幸的自己。


  


  “妾身是自愿的。”


  


  所以太宰治到底为什么会认为她会心疼中也的身体而拒绝他的申请呢?


  


  或者说要不是那个意外,在中原中也的性别分化出来后,尾崎红叶早已将相关的手术医生安排好了。


  


  “那您为什么要拒绝呢?”


  


  “因为啊!”随着尾崎红叶的一声低呵,桌子上的咖啡杯无法承担这个压力破碎,褐色的咖啡四溅开来,异能力【金色夜叉】发动!


  


  只是一个挥刀,就造成了巨大的气流,周围的桌椅直接懒腰而断。


  


  清冷锋利的刀刃直直的架在了太宰治的脖颈,“原因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太宰?”


  


  从一堆碎屑中轻盈的走出,太宰治对于尾崎红叶的突然发难有些措手不及,他这时才发现,早在不知不觉中原来的客人就已经全部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手持冲锋/枪将小小的咖啡厅团团包围的黑衣人。


  


  思考了连半秒都没有,太宰治立马放弃反抗,双手举过头顶投降。


  


  “您总要让我知道我的死因是什么吧红叶大姐?”


  


  挥挥手示意听到响动蜂拥而出的黑衣人退下。


  


  “您看看是不是……”努努嘴,示意一直架在他脖颈的刀是不是可以撤下了。


  


  尾崎红叶发出一声冷哼,收回异能力,在一片断壁残垣中找到一张勉强还能用的椅子坐下。


  


  她开口说道,“中也他被人标记了。”


  


  即便是在情热期间,战斗力依旧爆表,轻松吊打一群alpha,而唯一能让他完全放松自己,找到可趁之机一举攻破壁垒的人只有——


  


  “是我?”修长的食指不可思议的指向自己,太宰先生觉得自己需要缓一缓,“我标记那个信息素都是一股单细胞生物味道的蛞蝓?”


  


  在短暂的失神后,太宰治站了起身,不顾尾崎红叶的压迫,断然否定,“这不可能,红叶大姐。”


  


  “那你觉得一个omega能在不被标记下生孩子?”


  


  “……”


  


  这个消息有点太刺激了,太宰治舔了舔发干的唇,玉子?


  


  这么说,是四年前?


  


  那不是梦?


  


  “所以那孩子是我和中也的?”


  


  “不。”


  


  在听到尾崎红叶否定的答案时,太宰治自己都不知道他内心深处到底是轻松多一些还是其他感情多些。


  


  他也拒绝自己去深思。


  


  并没有心思去猜测太宰治的心情如何,尾崎红叶从怀里拿出了两份文件,“准确的说是你的孩子,曾经也是中也的。”


  


  “哈?”


  


  对于这个表述,太宰治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操作?


  


  迟疑的接过了资料,然后他挑了挑眉,这是两份不同时期的亲子鉴定。


  


  “这有……”


  


  话还没有说完,太宰治的脸色在看完了资料后就已经沉重了下来,将资料放到一边,他阴沉着脸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红叶大姐?”


  


  “如你所见太宰,因为一点意外,这就是妾身找你的原因。”


  


  太宰先生觉得自己的嘴里有些发苦,不是,到底是怎么的意外才会让一份亲子鉴定,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结果?


  晋江实时更新


    书名《双黑脑洞集合地》 


 

   
评论
热度(170)
  1. hailstucky兔子耳朵 转载了此文字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