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双黑太中】《Trouble Maker》-2

西文炔:

  中原中也已经躺在港口私立医院的Omega孕检部门整整六个小时了,他在孕检的休息床铺上坐起来躺下去、坐起来躺下去、坐起来躺下去,往来反复已有五个小时。孕检只做了一个小时不到,但接受这个事实让他用了五个小时,并且直到现在,他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他觉得他可能是在做梦,来来回回几乎换过了所有的Omega科医生,每个医生给出的答案都是“孕期良好,宝宝很健康”。中原中也翻身从床上再次坐了起来,一眼瞄到放在医生办公桌上的孕检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动怒,动怒会死人,然后又躺了下去。




  刚开始有医生非常诚恳地站在中原中也的床铺边,弯腰鞠躬说他完全可以解释这个现象,结果被中原中也的冷眼一瞥给吓得转身就跑了。这也导致了中原中也至今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怀孕,怀的又是谁的孩子,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选择拒绝尾崎红叶的提议,打死不来医院,然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由于种种不良生活习惯或者什么战斗里把它悄无声息地流掉,这样他就不会困扰,也不会有心理负担了。




  让他把思绪理回来,他为什么会怀孕?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中原中也从性别分化之后到现在,唯一一次的床上经验就是和太宰治,而且仅有的这一次就让他溃不成军,丢盔弃甲,一套做到底,完成了腺体和生殖腔的双重标记。太宰治随后就没了踪影,他们之间更像是一夜情,打完炮就分开,仿佛这件事从没发生过,也许太宰治身为Alpha,理解不了一个标记了自己的Alpha对Omega有多重要,但是他这样近乎疯狂和报复般的行为给中原中也之后的人生打上了烙印,只要太宰治的标记没被消除,中原中也的发情期就没办法找其他Alpha,只能吃抑制剂,太宰治分明该知道,中原中也愿屈身在别人身下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换句话来说,太宰治是中原中也唯一一个自愿溃败投降的人。




  中原中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不把太宰治这个混蛋的标记做手术消除掉,他动过这样的心思,在太宰治叛逃消息传来的第一晚,他例外地开了瓶89年的柏图斯庆祝,而后在半醉半醒间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混球太宰治,标记完就跑,明天酒醒就去医院把标记去了!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中原中也从始至终都没来过医院,他的想法在酒醒后又烟消云散,就像是期待,想要留住什么东西,伸出手只能抓住一片虚无,太宰治人间蒸发了,就像是从未来过港口黑手党一般,唯有后颈散发着太宰治信息素的腺体才能证明这个人真真切切地存在过,与他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交集。也许这就是交叉线的人生轨迹,他们从疏离越走越近,只有一次的温存,随后分道扬镳,两不相见。




  那么这和自己怀孕有什么关系吗?太宰治走后,中原中也再没找过其他Alpha,也就是说,能让自己怀孕的只有这一个Alpha,可是这是两年前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




  老实说,是不是可能发生,中原中也不敢确定,他从性别分化为Omega的那一刻起就无比排斥这个性别,所有的相关生理课都选择了睡觉或者逃课,他对自己的性别一无所知,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次发情期到来时就被太宰治逮了个正着,趁虚而入。所以说这件事,还是得怪自己?




  中原中也狠狠地锤了一下床边,闷响回荡在不大的孕检室里,试图把浆糊般的思路再理整齐,如果说孩子真的是太宰治的,他该怎么办?是直接去找他让他负责,把孕检单扔在这个叛徒的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地做掉。按理说,前者才是他的处事风格,但是当他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时,一个不该有的想法萌发在了脑海里,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不留下来?




  为什么?中原中也在拷问自己,这样的想法他不应该有,这两年内把太宰治的标记一直保留着这样的想法也不应该有,可这些偏偏都发生了。所有不应该发生的、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在中原中也身上一件件发生了,这全是他自己的大脑在控制,没有受到任何指示,是因为什么,是什么东西这么奇怪,能够干扰理智的判断,把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这种奇妙的感觉发生在刚接收到太宰治叛逃消息的瞬间,比喜悦更快的本能反应;也发生在一个月前再次见到太宰治时的瞬间,都是稍纵即逝的本能,比酸涩还要难受的滋味,就好比今天的领带系得太紧,勒住了咽喉,又像是使用污浊时身体超负荷承受的痛苦。




  却又都不是,没有这么痛,但也足够折磨神经,只要一想到就会坐立不安的难受。




  “检查结果出来了?”




  闯进孕检室的女声把中原中也从回忆和难以自控的思索里拉了出来,中原中也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躺到有些酸的腰,没有出声回应,只是点了点头,不开心全都写在了脸上。这些事在尾崎红叶这里是瞒不过去的,否则她也不可能提出让中原中也来做孕检,证明她已经有所怀疑,再欲盖弥彰反而显得有问题,有个知情的熟人倒是更轻松些。




  尾崎红叶顺着中原中也的目光看去,安安静静躺在办公桌上的几张薄薄检查单就是对中原中也的死刑宣判,她伸手拿起这几张检查单,首先跃入视线的就是那一行“确认怀孕”,下面密密麻麻的字都不用再去看,她放下检查单,把目光放在中原中也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最后再把目光集中在他窄瘦平坦的小腹位置,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孩子是谁的?”




  中原中也的嘴唇动了动,最后底气不足地开口道:“鬼知道。”




  尾崎红叶觉得自己的头可能是有两个大,身为黑手党的干部,怀孕也就算了,现在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就像是扯淡,这得证明中原中也的私生活有够乱。她平稳着语气,循循善诱地引导着中原中也的思路:“我们做排除法,最后一次和你上床的Alpha是谁?”




  要被公开处刑了,中原中也心想,反正横竖都是死,脸不要也罢。




  “只有一个,太宰治。”




  这下愣住的轮到了尾崎红叶,她张着嘴像是想说什么,半天才挤出一句:“是他?”




  “也许是的。”中原中也从床铺上下来,穿好鞋子套上外套,事不关己一般解释着:“是在两年前他离开之前,孩子没理由是他的。”




  “那就是他的。” 尾崎红叶是个女性Alpha,但对Omega的生理知识足够了解:“异能者的身体构造和正常人不一样,为了保护胎儿不被母体使用异能时所伤,异能者Omega的生殖腔内有特殊温床,可以把Alpha的精子永久沉睡保存,直到受到这位Alpha的信息素刺激才会怀孕。”




  中原中也想到了一个月前他和太宰治在废旧仓库的一战,他们有着信息素的争斗,第一次出现不适感也是在那里。豁然开朗,中原中也理清了现在这些事的所有逻辑,这个混蛋两年前离开时标记了他,生殖腔内一直沉睡着他的种,一个月前两个人有了信息素上的交集和爆发,所以直接性把他搞怀孕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冲到侦探社,把太宰治揪出来打成残废,以解心头之恨。




  “所以说,如果你两年前把他的标记去除,或者在事后吃个避孕药,就没这么多事了。” 尾崎红叶以一个客观的定论完结了这次对话,然后看着中原中也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中原中也怎么会知道事后要吃什么避孕药,在和太宰治上床之前,他连Omega的发情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像是被歹人拐骗一般,莫名其妙地失了身,莫名其妙地被标记,莫名其妙地失去了Alpha,然后两年后又莫名其妙地怀孕。阴谋,这想想都是阴谋,是太宰治对他的捉弄。




  “我知道了。”中原中也最后不咸不淡地回应了这样一句话,拎着帽子就往外走。




  尾崎红叶没有说话,她相信中原中也有自己的主意,这些事用不着外人插手,否则有可能弄巧成拙,目送着中原中也离开了孕检室。




  非常可惜,在这件事上,尾崎红叶确实是高估了中原中也,他不仅没有想好这件事要怎么处理,甚至再一次产生了留下这个孩子的想法。他有太多的事情没有搞懂,堵在喉咙里憋得难受。他面对敌人时可以出手凌厉,再困难的事情他都经历过,可如今在太宰治的这件事上,他已经犹豫了很多次。黑手党是不可能允许一个能力不足的家伙当干部的,中原中也必须赶快解决这件事,在它还没有被更多人发现之前,私立医院的工作人员全都是黑手党内部成员,他们有着足够的保密性,这点他可以放心。




  他还有任务在身,这次的悬赏有着和它价格相匹配的难度,上一次与侦探社交战断了线索,此后就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途径可以套到情报,整个横滨都风平浪静,仿佛芬里斯消失了一般。没有凶杀案,没有异能者的死亡。中原中也为此忙的焦头烂额,这也导致他没有早点发现自己怀孕,他以为只是太忙了所以食欲下降。




  如果不是尾崎红叶看见中原中也又在酒吧面对着朗姆酒干呕,意味深长地提议了一句“中也,你去医院查查看吧,可能是怀孕了”,这个小生命真的有可能会在之后的战斗或者酗酒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消逝。




  这个……属于自己和太宰治的小生命。




  想到这一点时,中原中也正坐在酒吧吧台前,面对着一杯白开水,心底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一般,有些痒也有些新奇的愉悦,环顾四周没有人注意自己,悄悄地探下了一只手,轻轻覆盖在丝毫没有起伏的腹部,企图用指尖感受到里面的动静。其实这只是徒劳,一个月的孕期是不可能有反应的,但中原中也的指尖触了电一般又缩了回去。




  孩子的眼睛会随谁呢,还是自己的冰蓝色更加好看些吧,可别像那个混蛋一样。中原中也忍不住往这方面想了想,又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他不能给这个孩子出生的机会,没有这个可能的。由于刚从医院出来,他的耳畔一直响着医生宣布他怀孕时的语句,是噩耗也是喜悦。中原中也大概明白了,自己并不排斥怀孕这个事实吧,连知道孩子是太宰治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多的反感。




  中原中也总算是有了个较为清晰的答案,不论他还有多少事情没有理清楚,也不管他和太宰治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他的孩子,选择权也在自己手上,旁人都无法干涉,黑手党这里他自有办法应对,反正只要自己实力不减,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可别小看一个怀孕中的黑手党干部啊。




  太宰治?去他妈的,这是他自己的事了,这个混球到死都别想知道自己有过孩子。




  中原中也放下了那杯一口没动的白开水,转身离开酒吧。




  “真是奇怪,中原中也干部突然不喜欢喝酒了。”同样在酒吧的部下发出了这样惊诧的感叹。当这句话传到侦探社那里时,已经翻了好几个版本,到达太宰治耳朵里的是“中原中也戒酒了,在酒吧喝了一天的白开水”,害得他差点笑出声,把嘴里的水喷在国木田独步的脸上:“这样的话你们怎么都信?他可是嗜酒如命啊。”




  “但这是黑手党那里传来的消息,造假的意义不是很大吧,当个茶余饭后的闲谈就可以了。” 国木田独步揍完太宰治,也认认真真地回道,若有思索的模样:“说不定是最近查不到芬里斯的消息,他们也累得够呛,改善一下生活习惯而已。”




  太宰治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这件事,没有再回应。




  实际上,他收到的消息远比这些家伙知道的多,比如说他还知道中原中也在几天前去过港口那家私立医院,具体是干什么的倒是查不出来,结合这次所谓“戒酒”的谣言,这个小矮子大概是有什么事吧。




  “晶子小姐。”太宰治扭头招呼了身后看热闹的与谢野晶子,提问道:“一个酗酒的家伙在去过医院之后突然戒酒,这意味着什么?”




  与谢野晶子稍加思索,一一列举:“因人而异吧,可能是饮酒过度造成的酒精过敏,或者酒精中毒,也有可能是之前饮酒对肝造成了伤害,最近突然醒悟要好好做人。”




  “还有个条件,他是个Omega。”太宰治又补上一句。




  “啊,那就还有个可能,”与谢野晶子答道:“他可能怀孕了。”








-tbc-

   
评论
热度(538)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