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木可柒:

很久之前欠的债,花怜车,幼儿园梗,我好喜欢年下操作hhh

传送门→点我呀嘿嘿

(点不开走微博→贺玄卖糖)

【花怜 车】上元夜

凤梨与夏柑:

r18预警√
ooc预警√
接原作正文结局
对怜怜千依百顺的花花+主动献身的怜怜w
链接走评论_(:з」∠)_


……


作为一个除了车之外咩梗都无的写手我也好绝望……暗搓搓立下下篇一定不写车的flag,balball我自己下篇写个花怜甜甜蜜蜜谈恋爱吧……或者绞尽脑汁给双玄圆个he也行啊_(:з」∠)_

【花怜/忘羡/冰秋】三郎带媳妇儿回家啦

凤梨与夏柑:

洛大郎和花三郎的日常互掐√
羡羡和老三的日常互怼√
秀秀笔下的三对太!可!爱!啦!
ooc莫怪qwq


“三郎啊。”


谢怜趴着桌上,若有所思。


花城揽过他,脸颊亲昵地蹭着他的额头。


“哥哥怎么了?”


谢怜捧着脸看他,“没事没事,我就是想三郎这个称呼的来历,应当不是当初向我解释的那样罢?”


花城没料到是这个问题,面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即摇摇头,“我何曾骗过哥哥。我确是在家中排行老三,只是那个家……”花城眯了眼睛,似乎在思索着怎么解释才好。


谢怜不明所以,还以为他想起了生前的事,赶紧接口道:“我就是随口一问,三郎别放在心上。”


花城又摇了摇头,“不是哥哥想的那样。只是那个家……有些奇特。”


谢怜愣了一下。


“原来三郎还有家人?”


花城状似苦恼地支着头,“也不算家人。这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时候也差不多了,哥哥可愿意随我去见见他们?”


见见见见见见家长???


谢怜面色发窘,“这么仓促?若是我不讨三郎家人的喜欢……”


花城拉起他的手,温言道:


“决计不会。我们的事这群人也没资格干涉,况且那魏无羡还……”花城似是突然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脸色很不好看,“魏无羡要是说了什么胡话哥哥你别理他就是了。”


谢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花城抚慰般地吻吻他的头顶,将骰子往空中一抛。


【忘羡&花怜】


“怂怂儿哟——怂——怂——儿——”


刚落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谢怜好奇地望望四周,猜测着这是谁在叫谁,当然也没有忽视自家三郎越来越黑的脸色。


“……三郎?”


谢怜担忧地举起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被花城一把攥住,拉着往前走。


“别理魏无羡。”


然而叫声变本加厉。


“我们的怂怂儿终于舍得回来了?怎么样,今年成功拐了你家太子殿下回家啦?”


厄命出鞘。


锋芒凌厉的弯刀在半空中被一柄破空而来的长剑拦住,花城自是认识避尘的,他冷哼一声,收回厄命。


“回来就回来,何必这么大杀气。”


避尘主人也收回了剑,淡淡地扫过花谢二人,“这位就是你中意之人?”


花城眯了眯眼,“爱妻,谢怜。”


谢怜的背僵了一僵。


他悄悄伸手掐了一下花城的腰。觉得不过瘾,又掐了一下。


花城脸色不变,轻咳一声,暗中带着些求饶意味勾了勾谢怜的小指。


算了算了,就当给他个面子。谢怜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松开手。


“诶诶,干嘛呢干嘛呢,到了我和蓝二哥哥的地盘还敢这么放肆?”这是不知什么时候窜出来的先前在小屋里暗中观察的魏无羡。


花城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魏无羡挑挑眉,给一旁的蓝忘机使了个眼色,上来就挽住了谢怜的胳膊。


“千万别生分啊怜怜,”魏无羡极其热情地拉着谢怜望屋子里走,“那个,蓝湛蓝忘机,你跟着花城叫他二哥就行了,我叫魏无羡,你就叫我——”


“二嫂。”


蓝忘机后脚步入房门,用不容置喙的语气接道。


魏无羡难得地磕巴了一下。“啧,蓝二哥哥你——”


随后又毫不在意地一挥手,“哎呀,随你啦。反正自家人嘛。”


花城紧跟着迈进来,冷着一张脸:“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你们两个。我只有殿下一个哥哥。”


谢怜看着似乎很自来熟的魏无羡,突然想起刚落地时他嚷嚷的内容来。


“二……嫂,你刚刚那声‘怂怂儿’叫的该不会是……”


“你夫君啊。”魏无羡笑嘻嘻地回答。


谢怜一瞬间红了脸,他掩饰般地咳嗽了一声,“为……为什么这么叫他?”


“他还不怂吗!”魏无羡恨铁不成钢地撇了一眼花城,掰着指头数:“我单身的时候,他在追你;我和蓝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在追你;我和蓝二哥哥缠缠绵绵到天涯的时候,他在追你;我和蓝二哥哥把床单滚了又滚的时候,他竟然还在追你??”


花城的厄命和银蝶已经控制不住了。


魏无羡满屋子跑着躲花城和银蝶,还不忘高喊:“他跟你见面的时候不敢暴露自己,暴露了也不敢告白,明明像痴汉一样张口闭口‘我那金枝玉叶的贵人’还在你面前强装矜持,偷偷调戏你成功之后乐得跟什么似的还回来跟我们炫耀,后来听说居然还是你先告的白?”


花城的厄命已经抖得停不下来了。看到魏无羡(装作)被追得到处跑,蓝忘机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他熟练地拔出避尘,把魏无羡护在身后。


魏无羡得寸进尺,委屈巴巴地看着蓝忘机:“蓝二哥哥,他们欺负我~”


避尘寒光更盛。


花城脸色铁青,似乎真的起了灭口的心思。他压根不敢看谢怜的脸色,只是拉了小心翼翼偷看他的谢怜,扔了个骰子。


“告辞。”


【冰秋&花怜】


“三郎啊。”


听到谢怜悠悠地叫他,花城脸色缓了缓,低声道:“哥哥,别听魏无羡的。”


“三郎哎。”


谢怜压抑着自己的笑意,又叫了一声。


花城无奈,终于对上谢怜亮晶晶的眸子。


“哥哥想笑便笑罢。”


“三郎当真可爱得紧。”谢怜踮起脚尖亲了花城一口,“那么我们这样好不好?三郎那时不敢跟我说的,我现在来跟三郎说。只要三郎想,千遍万遍都说与你听。”


花城不自在地轻咳一声,一丝不自在的红色爬上耳根,“好啊。”


随即,又凑到谢怜耳边柔声道:“不过,从前欠哥哥的‘喜欢你’三个字,今后也一并偿还。”


……


二人说着,来到了一处草屋前。


门没关,花城走上前掀开门帘,“哥哥,这里。”


原本坐在桌前的沈清秋看见二人,先是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起身来迎,被另一个人闪身挡在身前。


“不准靠近师尊!”


老母鸡护犊子一般的态度吓了谢怜一跳。花城倒是习以为常,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似的拉着谢怜坐下来,介绍道:“冰妹,洛冰河,他师尊,沈清秋。”


洛冰河冷笑,“花三怂,你现在胆子不小了啊。”


……


空气中再一次弥漫着剑拔弩张的味道。


沈仙师见势不妙,赶紧安抚似的摸摸洛冰河的头,“老三好不容易来一趟,别在太子殿下面前揭他的短了。”


气场全开的洛冰河瞬间软下来,像一只小奶狗一样往他师尊那边靠。


“师尊,我难受。”


得,又来了,这种一天上演三五十遍的戏码。沈清秋从善如流地温声软语安慰他,洛冰河愈发得寸进尺。花城看了看旁若无人地秀起来的师徒俩,凑近谢怜,未带眼罩的那只眼睛冲他眨了眨。


“哥哥,我难受。”


谢怜忍着笑,照瓢画葫芦地抬起手摸了摸花城的头,有学有样地安慰他:“三郎不怂,三郎最好了,我最喜欢三郎了。”


见此,洛冰河随即炸毛,“花三怂,你敢学我?”


花城挑眉,嘴角挂上招牌假笑,“学你?魔界耻辱洛冰河觉得自己很值得效仿?”


“耻辱说谁呢?”洛冰河缓缓起身,周身气场完全变了。


“咳咳。”


沈清秋咳嗽了几声,用扇柄敲敲桌面,示意花城和洛冰河看左侧的墙面。谢怜这才注意到,上面竟然贴了龙飞凤舞的五个大字:


要打出去打。


就在这一瞬,洛冰河手上剑光一闪,花城闪身躲过,洛冰河抓住这个机会往窗外一翻,花城厄命在手,追了出去。


谢怜猛地站起来,又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另一个,急道:“他们……这……没关系吗?”


沈清秋打起扇子遮住半张脸,显得高深莫测,“见面礼罢了,随他们去。”


……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人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谢怜起身迎上,“分出胜负了?”


花城摇头。


谢怜上前给他整整领子,“那你们回来得还真快。”


花城弯弯眼睛,“因为我想哥哥了啊。”


洛冰河冷哼一声,却在转头看向沈清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变得晴空万里,噔噔噔跑到沈清秋座椅旁边给他捶腿捏肩,“师尊跟徒儿分别这么久,有没有想我啊?”


沈清秋扇子一叠,轻轻敲了一下洛冰河的头,嘴上毫不留情:“没有。”


眼见得洛冰河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硬生生地改口道:“——是不可能的。”


洛冰河下巴蹭着沈清秋的肩,连叫了好几声师尊,一副高兴得尾巴要翘上天的样子。


缠着沈清秋温存了好一会儿,转头看见另外两个居然还在他的房子里缠缠绵绵,顿时横眉倒竖,挥挥手要赶他们走:“走开走开,别打扰我和师尊。”


沈清秋以扇掩口,“这就赶他们走了?可惜,花城把他家太子殿下的手艺说得这么好,我还真想尝尝呢。”


听了这话,洛冰河的眉毛则立刻耷拉下来,转眼又是一副要哭的表情:“师尊……不是说好了只吃我做的东西吗……”


而谢怜则很高兴地看向花城,“真的吗?”


花城狭长的眼睛流露出笑意,“哥哥做的东西自然是好的。”


谢怜跃跃欲试:“那我来做!”


“哥哥不必管其他人,只要做给我吃就好,”花城含笑望着他,又补充道:“有洛冰河在,饿不死他们的。”


谢怜听了花城这种宣誓主权一般的发言面上变得绯红,悄悄扯了他的衣角。


对于谢怜的小动作,花城心里从来都是极为受用。他牵了谢怜的手,把人捞在怀里。


“哥哥,我们回家。”

【渣反/魔道/天官】清欢

凤梨与夏柑:

多cp,就想写写他们甜甜的小日常w


【冰秋】


沈仙师心血来潮,兴致勃勃提出要为洛冰河下厨。


不要问洛冰河感不感动,他不敢动。


当第七十三次心惊胆战地看沈清秋手起刀落以入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之势斩断了一根豆角的时候,他终于崩溃地喊了一声“师尊……”,却没想到这一喊让沈清秋一惊,手上菜刀便划破了手指。


“师尊!”


这一声当真撕心裂肺。


沈清秋:“?”


“师尊你的手受伤了!”


洛冰河眼泪汪汪,下一秒,就把沈清秋受伤的手指含进嘴里。


沈清秋:“???”


见沈清秋满脸不可思议,洛冰河仰起头,带了几分羞涩地向他解释:“听说这样伤口能愈合得更快些。”


沈清秋:“?????”


他毫不留情地把手指从洛冰河嘴里抽出来,催动灵力,伤口以肉眼可见之势愈合着。


接着,折扇啪一声落到了委屈巴巴的洛冰河头上。


“想撩我,下次直接点。”


【漠尚】


“尚清华!”漠北君把一叠纸狠狠地摔在桌上,额头上青筋毕露,“这是什么东西?”


尚清华定睛一看,顿时脸色惨白。


这是他藏在枕头下的、日夜奋笔疾书撰写的、有剧情有肉的、cp大乱炖的《清静峰秘史》手稿。


“大王,大王你听我解释!”没错,虽然他向来不要脸,但是这种没下限的手稿正大光明地被漠北君拎出来说却是始料未及。尚清华哆哆嗦嗦地抱了头,根本不敢看漠北君的脸色,再回忆起他里面大肆描写过的香艳场面……“要死要死要死”六个字占满整个脑内屏幕,他内心仅存的一丝期望是漠北君能给他留个全尸。


“手放下来!”


一声爆喝,吓得尚清华抖了三抖,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赶紧规规矩矩地放了手。


“你怕什么。”漠北君看起来脸色很不好,“自从你回来,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


有道理。尚清华迟钝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那……大王您这是……?”


漠北君板着脸。


“你少写了一对。”


尚清华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漠北君不耐烦了,直接扣了他的下巴吻上去。


“我,和你。”


【忘羡】


“天子笑两坛。”魏无羡靠在桌边,摆摆手招呼小二。蓝忘机坐在他对面,神色淡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他们在外游历许久后回了姑苏,路过彩衣镇,魏无羡肚子里的馋虫便被勾了起来,说什么也要喝足了再走。


蓝湛不作陪,他也不强求。魏无羡拆开一坛,开始自斟自饮。


魏无羡酒量不错,平日喝两坛也并不如何,可是在蓝忘机身边,他就忍不住要醉上一醉。


“蓝二哥哥!”


蓝忘机微微抬头,却迎面撞上魏无羡伸过来捏他的脸的手。


“蓝二哥哥,你真好看。”


魏无羡笑嘻嘻地在他脸上揉揉,“你家老的、小的、学徒、门生他们全都没有你好看,全天底下再找不出来比你好看的人了。”


蓝忘机轻咳一声,不去理会他,却也没拍掉他作乱的手。


魏无羡嘿嘿笑着,忽然一连串地叫:


“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


这两个音节在他舌尖上翻来覆去地念,看着对面人俊秀的脸,魏无羡的嘴角咧得停不下来。


这个名字怎生得这般好听,这个人怎生得这般好看。


于是他衔了一口酒,探过身子,要口对口渡给蓝忘机,嘴里还含含糊糊地唤着“蓝湛,蓝湛”。


蓝忘机眸光微动,淡声应道:“嗯,我在。”


【双道长】


“这桂花糖藕的味道不错,东街新开张的点心铺子里买的,子琛也尝尝?”


晓星尘用签子挑了一片晶亮亮的薄藕递到宋岚嘴边,藕孔被晶莹饱满的糯米填充,散发出甜腻的香味。


宋岚微微偏了头,“我不喜甜食。”


晓星尘不依,“子琛莫哄我,你上次吃软香糕时明明是欢喜的。你放开吃,我够了。”


宋岚无奈,伸手要接过签子,却被晓星尘挡了回来。


“子琛,张口。”


宋岚微微蹙眉,但还是依言就这晓星尘的手吃了那片藕。


晓星尘微笑又有点儿期待地看着他,“如何?”


这味道对宋岚来说确实过于甜腻,入口之后只觉冰糖的味道溢满口腔,其他并无甚特别。


但他看着晓星尘明若繁星的眼睛,微微点了头。


“不错。”


【花怜】


又是一年除夕,谢怜早早起了床,从极乐坊赶到菩荠观,准备开始今年最后一日的清扫装扮事宜。


花城自然是跟来了。他负手站立在门口,挑眉道:“哥哥何须如此劳累,叫手下帮忙做了就是。”


谢怜微笑道:“除旧迎新嘛,讨个彩头,寻常夫妻都——”


花城微微张大了眼睛。


谢怜语气不改,笑吟吟地说了下半句话:“——亲自来做这些的,三郎不想跟我做那夫妻间做的事么?”


花城抚掌笑道:“我真是服了哥哥了,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等话来。”


谢怜谦虚道:“多亏与三郎待久了,彼此彼此。”


“怨我,这两年带坏哥哥了,”花城微微屈身做了个请罪的姿势,语气似是歉疚至极。


转身寻了扫帚等一众工具来,献殷勤地堆到谢怜面前:“好罢,既然哥哥都这般说了,那就做吧。”


……


两人忙活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正贴着春联的花城忽然悠悠地来了一句:


“我倒是颇想念那个无意说起‘我夫三郎’时会脸红捂嘴的太子殿下呢。”


谢怜正在擦自己神像的手顿了顿,辩解道:


“我那次……并未脸红啊。”


“是吗?”花城的手指在春联上划来划去,含笑道:“原来如此,我还道是哥哥害羞。既然哥哥不介意,那么以后能不能多叫几声来给我听听?”


【双玄】


地师禁不住风师的软磨硬泡,还是随他来了京城,不过附加了一个条件。


绝不化女相。


师青玄废了千般口舌也没能说动他,只好悻悻作罢,独自化了女相傍在他身侧。


二人来到京城,此时正逢佳节庙会,城中极为热闹。


明仪与师青玄在人群中一站,俊郎仙姝,极为惹眼,惹得街上人之间互相窃窃私语。


“这小娘子与这小相公好生俊俏啊。”


“是呢,不知这两位年方几何,可有婚配?”


“这二人状似亲昵,说不定是一对呢。”


一个年轻秀才摇着蒲扇,摇头晃脑道:“这还用问?依我看,这二位肯定是云游至此处的一双眷侣,可谓是天上人间难比拟,直教人只羡鸳鸯不羡仙那。”


周围人哄笑,“酸秀才又在扯他的歪诗啦!”


……


被人议得多了,绕是向来不甚在意这种眼光的师青玄的脸也红了个通透。


“叫你和我一起作女冠,你不肯,你看这这这这……”


地师倒没他想象中那样着恼,只是回头瞥了他一眼,面不改色道:


“随他们去。”




——接下来是个人碎碎念——


刚看完了冰秋的成亲记!卧槽这种似曾相识感是怎么回事!
【冰妹:师尊成亲吧qwq
沈清秋:?
冰妹:师尊对不起对不起qwq你就当我在开玩笑好了
沈清秋:???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然后就答应了)
(fafa掏出小本本认真记着)
回去以后:
fafa:哥哥,成亲吧。
谢怜:?
fafa:哥哥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谢怜(怒):??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妈耶笑死原来fafa这么怂真的是跟冰妹学的()
,只是……你堂堂绝境鬼王咋就不知道变通呢!人家和你一样吗!你大哥大嫂boss打了心意通了连床单都滚了多少遍了你亲个小嘴就想把人拐回家!可能吗!啊!你自己说说可能吗!(恨铁不成钢脸)

【冰秋/忘羡/花怜】两攻一受的集会

凤梨与夏柑:

震惊!记仇的花城主竟当众播放《春山恨》和《春波绿》惹众怒√
这回是稍微友好一点的三人组√
羡羡日常混攻组系列√
花城跟冰妹学怎么追夫人√
冰妹跟花城学怎么搞夫人√
嗯,没毛病。
ooc预警~


(一)
地宫里。


洛冰河春风满面,花城眉头紧锁,魏无羡捂着腰,一边吸气一边坐了下来。


然而三人落座后,最不消停的却是捂着腰哼哼唧唧的魏无羡,上来就嚷着要尝尝魔界的酒酿。


花城在一旁凉嗖嗖地开口:“还喝,就不怕伤了你的肾。”


“不要紧不要紧,反正我是下面那个。”魏无羡笑嘻嘻地摆摆手,又一脸期待地看向洛冰河。


洛冰河打了个响指,一众魔界少女鱼贯而入,在他们面前把美酒佳肴一字排开,洛冰河微笑道:“别客气,随便享用。”


魏无羡评价道:“嗯,看这反应,大哥定是跟他师尊求亲成功了。”


洛冰河不置可否。但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的魏无羡和花城立即举杯道:“恭喜大哥了。”


洛冰河回敬,然后一口干了。


厄命此时却轻微地挣扎起来,眼珠也可怜巴巴地在眼眶里转动,一会儿看看魏无羡,一会儿看看洛冰河。花城咽了口中的酒,毫不客气地给了它一巴掌。


魏无羡看看花城,岂有不明白之理?于是他笑嘻嘻地撺掇道:“洛大哥你快教教三郎吧,再追不上那太子殿下,他家小崽子就要替他急死了。”


洛冰河皱皱眉头,“怎么教?”


魏无羡托着下巴思考道:“比如说,讲讲你是怎么谈情说爱的,怎么求亲的?”


洛冰河沉吟了一下,自知自己追师尊的过程并不很光彩,干脆直接照本宣科了尚清华的高谈阔论。求亲那一段他倒是好好讲了,只是那时他因怕师尊不允,说了句“师尊你就当我开玩笑的”,为了在弟弟面前保住尊严,他把这句话惹怒了师尊这事略去不提,直接说了结果:


“……而后师尊便允了我了。”


魏无羡凑上来,眼睛里闪着光,表情俨然比刚才更加聚精会神:“后续呢后续呢?你们成亲之后有没有……”


洛冰河瞪了他一眼,脸色却不怎么严厉,魏无羡一点也不怕他,反而笑嘻嘻地凑到他跟前:“有没有有没有?”


洛冰河终是松了牙关,他扭过头,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魏无羡笑得更加开心。


花城若有所思。


魏无羡得了想要的答案,美滋滋地环顾着洛冰河的大本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最终发现是这里太安静了,让一向不喜清静的他有些不习惯。魏无羡一贯是想到什么就说,于是他殷切建议道:“大哥,要不放个曲儿来听听?”


洛冰河大概是心情太好了,二话不说又打了个响指,几个魔族女子便袅袅走上前,弹唱起了一支魔族盛行的小曲儿。


奈何魏无羡在某些方面与洛冰河无论如何也不对盘,这首曲子他听了三句就不耐烦了。


“哎呀你们怎么唱这个,土。”魏无羡砸了一下嘴评价道,极为惋惜地摇了摇头。


魔界一把手洛冰河还从没在品味上被人看低过,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的酒盅,挑眉道:“不合你心意还真是对不住了。那弟妹想听什么样的?”


魏无羡对“弟妹”这个称呼毫不介意,兴高采烈道:“好歹来个有风土人情的曲子嘛,我来时听的那支就不错。哎,怎么唱的来着?”


他用手扣着桌面,少顷,展颜道:“有了!”


“……春山好风景呀,美不过清秋君呀,万般风情,撩动了冰河心呀,竹舍里,衣裳半解呀……”


洛冰河愣了愣,说:“住口。”


魏无羡奇道:“怎么?我唱的不好听吗?”


洛冰河问:“你刚才唱的曲子里面的两个人,是谁?”


魏无羡用一根手指支着下巴,“清修?冰娥?我记不太清啦,毕竟是姑苏话嘛,我也就学了个腔调……诶?”


洛冰河像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蹙着眉头,猛地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殿外,看方向,好像是去了地宫的竹舍。


……


魏无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看向花城:“他这是怎么了?”


花城举了酒杯,施施然饮了一口,假笑:“不知道。”


(二)
极乐坊内。


花城春风满面,洛冰河眉头紧锁,魏无羡捂着腰,一边吸气一边坐了下来。


魏无羡刚坐下就朝着花城挤眉弄眼:“三郎好福气呀,终于把太子殿下拐回家了?”


“多亏二位哥哥鼎力相助。”花城微笑道。


魏无羡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


花城挑眉,“不过,我上回照大哥说的去求亲,反而失败了,还被哥哥埋怨‘这种事不能拿来开玩笑’,使我当时很是惊慌。直到前几日让哥哥见了沈仙师,才知道沈仙师也说过类似的话,而大哥却从未向我提起过。今儿我想问问,大哥可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洛冰河在一旁愁眉苦脸,并未听进去花城的话。


魏无羡奇道:“大哥是怎么回事?来之前跟大嫂吵架了?……大哥,大哥?”


洛冰河恍惚间听到有人一连串地叫他,终于回过神,踌躇了一会儿,期期艾艾道:“你们……可曾有过……那方面的问题?”


“那方面的问题??”魏无羡大惊失色,扑到洛冰河身前,“大哥,你年纪轻轻就有了‘那方面的问题’?”


花城虽不像魏无羡一般惊讶,但听了这话,还是挑了挑眉。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洛冰河抱着头,额头上青筋毕露,喃喃道:“我只是在考虑……怎么能让师尊每次都能……都能……”


花城的眉毛挑的更高了。


魏无羡回过神来,极不给面子地笑得直打跌:“哎哟,这方面我可没法帮你,干甚么不直接问问你家师尊?”


洛冰河叹了口气,“师尊面皮薄,况且他……”


花城啜了一口茶,悠然道,“大哥不问问我吗。”


两个人抬起头,“?”


魏无羡吹了一声口哨,“三郎颇有心得嘛。”


“哪里,时常操练罢了。”


洛冰河的手指绞来绞去,花城颇有深意地笑笑。


“这第一要诀呢,就是‘说’。”


“每时每刻变着法儿把你对他的喜欢告诉他,让他心安,相信这个对于大哥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第二要诀是‘巧’,找准精室,冲撞时不可频率单一,当然了,一定要顾及他的感受。”


“一些小情趣也是必要的,比如说……天魔血,带特殊效果的脂膏,包括他的扇柄……”花城似乎自觉多言,轻咳一声,止住话头,“三郎言尽于此,接下来就要大哥慢慢体会了。”


洛冰河猛然抬头,“真是如此?”


花城眯了眯眼,笑道:“我何曾骗过你们。”


洛冰河鼓起勇气,又提了一个问题:“我明明已看了许多春宫画本,跟师尊也数次探讨过了,为何还是不能用两根手指让师尊达到‘浑身战栗’的效果?”


他对另一个“洛冰河”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印象太深了,几年过去,依旧耿耿于怀。


“大哥需要的不是春宫图,”花城把一副叠得四方平整的人体穴位图推过来,“试试?”


洛冰河撇了一眼,这一眼,就让他瞥见了“欢爱”“触碰”“麻痒”等字样,脸上一僵,不动声色地收下了。


魏无羡一边看他们交易,一边啧啧赞叹,“丧心病狂,太丧心病狂了,你们要不要考虑带我一个?”


花城笑了笑,也给他递了一份。接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魏无羡,“要听曲儿吗?”


魏无羡精神一振,“听!”


花城一侧首,数十名女郎进入金殿,细细一听,正是魏无羡上次哼唱的小调。


“……鸾凤几颠倒呀,暮暮与朝朝,细细吟呻,娇来泣阵阵呀……”


洛冰河身体一僵。


他极为缓慢地转过身,冷然道:“花城。”


“……大哥对不住了,她们乱弹的,莫放在心上。”始作俑者笑笑,语气中满满地真诚,“咱们换个曲儿如何?”


花城勾了勾手指,歌女们便立刻换了一只小调。


“……摘花别婴凌乱鬓,颠倒簸花苦被欺,服从弓腰辗转求,香销魂欲尽……引见鞘寒剑柄热,抱幽卧花丛……”


魏无羡起先觉得这种调调颇为新奇,直到洛冰河冷哼一声,提醒他:“仔细听。”


听着听着,夷陵老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打了个寒颤,“怂怂儿,你真的很记仇。”


花城微笑,“呵呵。”

萧韶老奶奶:

你们要的过程我终于码好了..............

最后1p是没调色原画质的城主.....

终于做完了我要哭了我.....

雨暖微霄:

唉,红瞳。
这张是之前画的厄命,奇迹般地画对了瞳色,不过比例有点问题,翻出来改改重发。 ​​​

路小豬_:

关于鬼市第一小学若邪和厄命两位同学的作文演讲——《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

梗来自微博@御绫鸢  太太写的两位同学的作文,很优秀,大家快去看😄😄😄

最后两张是很久以前给他们的设定😂

咚咚爱学习:

怕lof发车会翻,以后就一直用这个封面放车了,或许有空会把这个封面上个色?
祝大家吃肉愉快♥

桥半舫:

「  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
      即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
#天官赐福#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