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STUCKY】窗外的访客(4)

馍馍MARVEL中毒:

和之前有关联的平行世界短篇


第一篇:【在另一个世界说爱你】


第二篇:【意外的礼物】




窗外的访客(1)


【盾冬/STUCKY】窗外的访客(2)


【盾冬/STUCKY】窗外的访客(3)




4、


Nick Fury勉强捡回来一条命。但是他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断了三根肋骨,脾脏裂了,右手和左腿全部骨折。


Natasha、Clint和Sam都挤在Fury的病房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你们为什么不去看看Cap?”Fury被伤口的阵痛弄得非常烦躁,对于三位特工的疑虑他也没法说的更多,谁知道在他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觉得Steve会更清楚的告诉你们当时的情况。”


“……没人想去那里,”Clint把脚架到Fury的病床边上,无聊的望着天花板,“Steve周围50米以内都散发着他很生气的信号,我不想去撞枪口。”


“因为那个杀手逃走了,所以CAP非常不满,”Sam翻了一页小说,“毕竟这是我们到目前为止,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那个鬼魂。”


这也许是原因之一,但未必是最主要的。Natasha没吭声,心里面对于Steve的反常非常疑惑。当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海德拉的秘密杀手已经被击退了,相比较而言,她觉得Steve的表情更像是难以置信而不是生气。


 


**


事实上,Natasha的判断是对的。Steve现在一个人坐在公寓里,眉头紧皱。他几次想拿起杯子喝水,到了嘴边,才发现杯子是空的。胸口的惶惶不安始终压不下去,他有预感,自己遗漏了重要而关键的问题。


东河边少年的一切,都在挑战他现在的认知,冰冷空虚的眼神,狰狞的机械手臂。Steve甚至无法感受到对方是否是一个“人类”,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更像一件物品,一把武器。在有记忆里,除了上一次Bucky坠下火车以外,Steve似乎没有哪一次像这样感到焦躁,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外。


“HI。”


Steve猛的回头,力度大的几乎扭伤脖子。他看到了小家伙,像一个月以前一样坐在窗台上,双腿在墙边晃悠,脸上挂着有些无奈的笑容。窗帘在他身边飘动,让那根银色的金属臂在月光下时隐时现。


Steve的嘴巴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他起身向小家伙走过去,走的越近,Bucky糟糕的样子就越清楚,他认得出来,其中有不少是今天白天与之交战留下来的伤口。Bucky的身体状况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没有征得对方的同意,Steve就把Bucky抱下来放到沙发上,转身关好了窗户,又去拿了医药箱。


“哇哦,”Bucky笑起来,“你是怕我又逃走吗啊?”


Steve没有说话,一声不响的帮他把贴身战斗服脱下,开始为一些明显的外伤消毒。


“……我不会逃走的,”Bucky的声音慢慢软了下去,不再故作兴奋,“这样下去只会更加糟糕……,”他动了动金属手臂。


“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Steve低着头,专心手上的处理。


“你应该看到了,”Bucky盯着Steve金色短发的漩涡,“他们给我安了一条机械臂,需要测试……其实我想早一点告诉你,还有暗杀Nick*Fury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机会出来。”


“……你记得白天发生的事?”Steve终于抬起头,和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对视。


“……记得……”


“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应该是没有来得及说,”Bucky叹了口气,“我得想办法出来,找到你又花了不少时间。”


“那现在呢?”


“因为今天暗杀失败,我的“不稳定性”,失踪也在合理范围内。”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12点刚刚过半,“我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解释。”


Steve也确认了一下时间,虽然他不太明白时间限制的原因,但是现在想起来,前两次小家伙都是临近凌晨2点的时候出现的。


“三年以前我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遭到了海德拉的伏击,他们对我进行了改造,……应该说进一步调整,我说过吧,我是一个克隆人,从某一个角度而言,从出生之日起我就是一名战士。”


“这三年内,海德拉一直对我进行各种作战训练,直到前不久,我接到了第一个真正的任务,就是暗杀那些投靠了神盾局的海德拉前成员。”


“……”


“……我不想遵守这样的命令……,海德拉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找到我的第一天就给我进行了洗脑,”Bucky突然朝着Steve笑了一下,“没想到每个世界的海德拉手段都差不多,坐坐电椅以及安装一个机械臂。”


“但是他们有一点没有预料到,“我”并没有真正的消失。”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很神奇吧?“我”的意识更像是沉睡在体内,一段时间内这个身体是海德拉的秘密杀手,另一段时间内我会是还没有洗脑前的样子。”


“凌晨12点到2点?”Steve已经知道答案了。


“是的,只有两个小时,”Bucky慢慢低下头,小声嘀咕到,“最近清醒的时间似乎越来越短了……”


苦涩从Steve的嘴里蔓延,他看着眼前的小家伙,金属手臂连接的位置有明显的丑陋伤疤,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块金属之下到底是什么样子。虽然一句话带过,Steve心里清楚海德拉会用什么残忍手段进行洗脑,眼前的这具肉体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你能够记得白天发生的事情,那么另一个你呢?”


“不记得,“他”甚至不知道有另一个自己存在。”


Steve感到自责与羞愧,之前他甚至责怪过小家伙为什么不选择逃离和向神盾局要求庇佑,现在看来,对方根本没有机会选择,反而在以自己的方式对他进行着保护——如果没有充足的时间解释而贸然留下,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神盾局被一个战斗力与美国队长媲美的战士入侵,或者是自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袭击。


“现在不用再离开了。”


“是的,”Bucky耸耸肩,“我都解释清楚了。”


“当你体内另一个人格苏醒的时候会有什么前兆吗?”


“会突然睡着。”


“看起来不是特别糟糕,”Steve把医药箱收起来,“我去烧点热水,把身体简单清洗一下。”


“你有绳子吗?”Bucky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闹钟,“另一个我要回来了。”




================TBC=================

   
评论
热度(136)
  1. hailstuckymystucky 转载了此文字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