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不曾走远之时(上)

七花七夕:

如果队长在电影里也是十年后被挖出来,而不是七十年后,那么与时代的疏离感和脱节应该不会那么明显吧。


至少那些熟悉的人还在。




大概两发完结吧,其实不管啥时候挖出来,队长该放飞的时候还是要放飞~~


————————


1、


1955年,探险队发现了美国队长的踪迹。


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失踪的英雄回归,圆了多少人心里的失落。


只是官方暂时并未对外宣布,毕竟目前美国队长的状态不定,虽然还有生命体征,但要想让他解冻苏醒,还需要相当精密的技术。


而这个重任,便被交付到了当时拥有不可测科技树的神盾局手中。


Peggy心里终是感慨万千。


她想,至少该通知Steve昔日那些战友才是。


 


 


2、


美国队长苏醒在阳光灿烂的病床上。


他并不知道曾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最后没入冰原的飞机,窗外是渐渐消失的光亮。


床头有鲜花堆积,浓郁的香气呛得他打了个大喷嚏。


幸好有血清保佑,他想,要是以往,他大概早被这些花粉引发哮喘而死了。


“欢迎回来,队长!”门外有欢呼声响,有人拉响了两发花筒,彩带冲着Steve劈头盖脸地扑过来。


然后几个人陆续挤了进来,Steve几乎怀疑门要被他们挤烂了。


皆是熟悉的面孔,Steve笑了笑,看来上天注定他命不该绝。


仍然是要回到这尘世之间的。


Peggy走了进来,双手抱胸靠在一旁,仍是那般的高傲美丽,不曾有丝毫的改变。


“哦,队长~~~” Dum Dum给了他一个极热情的拥抱,Steve再次感谢他的血清,否则他有可能会拥抱致死。


“好了男孩们,你们慢慢叙旧吧。”Peggy微笑着一挥手,“我得下班了,我答应了Colin今天陪他买玩具的。”


Steve看着离去的姑娘的背影,一脸疑惑:“谁是Colin?”


Falsworth突然握住了Steve的手,满眼真挚的伤感,让Steve几乎以为自己得了绝症:“我希望你不要太难过,队长,Colin是Carter特工的儿子,已经快三岁了,嘿那可真是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子。”


Steve想你们在逗我?Peggy天天在战场上忙得脚不沾地,哪来的儿子?


但Falsworth以为他的表情是伤感,便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一下:“没什么队长,漂亮的姑娘太多了,想嫁给你的可以排到十英里之外。”


于是这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到底怎么回事?”Steve发现自己仍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一觉醒来似乎每件事都不太对劲了。


一旁的Morita撇撇嘴,将报纸丢给了Steve。


于是美国队长震惊地看着日期上的那个1955.


“你这一觉睡得有点久。”Dum Dum解释道,“战争也结束有十年了,世界挺和平的,现在你也回来了,挺好。”


 


 


3、


Steve想是不是他被冰冻太久了,大脑真的有点迟钝。


仔细看看,咆哮突击队的每个人都和从前不太一样,皱纹多了点,白发多了点,连Dum Dum的肚子都比以前大了。


“我希望你这些年没吃出个高血压。”他有点担忧地盯着Dum Dum的肚子。


Dum Dum对此很不满,连胡子都要被吹起来了:“谢谢你的关心,队长,我好得可以现在就去战场杀纳粹。”


“Jones那家伙去法国泡妞了,听说你被挖出来,他急着往回赶,却没买到机票,”Falsworth幸灾乐祸地解释道,“他恨不得劫机飞回来。”


Steve笑了起来:“提醒他最好别这么做,不然我们只能去监狱里探望他了。”


 


苏醒后的美国队长暂时安置在神盾局的附属医院,接受全方位的观察,Steve并不喜欢这种待遇,但他似乎也没反驳的理由。


Peggy带着丈夫和儿子来看过Steve一次,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见面同样热情地摇着美国队长的手不放:“听说你回来我们都激动坏了,太谢谢你了队长,当初在集中营是你救了我。”


Steve在脑中搜索,却还是想不起来对方,当他们突出重围的时候,他满心都是救出那么多士兵的成就感,满眼都是看起来有些虚弱却神采奕奕的Bucky。


那大概是他觉得最幸福的时刻。


终究还是不能回想的,心里的钝痛从不曾消减一分一毫,于旁人已是十年的光阴,于自己却仿若昨日。


Peggy也看出了他神色不对,便抱了孩子招呼丈夫一起离开,临走时丢给他一把车钥匙:“检查结果显示你恢复得不错,若是想到处走走也没什么不好。”


神盾局可真有钱,Steve想。他看得出来这是辆好车,后来Jones告诉他神盾局顾问是Stark,这便没什么奇怪的了。


 


 


4、


咆哮突击队的各位大多组建了家庭,有人留在了神盾局,有人则回归平凡,安稳度日。


美国队长日后的归宿,成了他们最近讨论的重点。


有人建议以队长的本事应该留在神盾局从事伟大的特工事业,有人认为队长够辛苦了应该找个漂亮姑娘成家然后抱孩子玩,还有人甚至提出队长应该和卡特特工的丈夫决斗。


Steve想如果Peggy在这里一定给这个不靠谱的家伙狠狠一拳。


酒越喝越多,提议也越来越离谱,Steve听着头疼,这帮家伙分明只是借此机会讹他那点为数不多的补偿金买酒喝。


其实各自有各自要忙的事情,于是Steve拒绝了他们所有人的相邀和陪伴。


“我想先回家乡去转转。”他说,“还不至于连布鲁克林大桥都找不到吧。”


于是所有人沉默。


如果Barnes中士还在,他们自然是欢欢乐乐地送队长回家,毕竟队长说过,中士的家人跟他自己的家人没什么两样。


只是如今…… 


察觉到了众人的心事,Steve平淡地笑了笑示意自己挺好。他答应,以后会一一去拜访大家。 


逃避一点用都没有。


何况他一直觉得自己欠Bucky的家人一个道歉。 


 


 


5、


十年后的布鲁克林变化不算大,依旧有悠长的小巷,有孩子的追逐嬉闹。


只是再不曾有了出手助他的那个英俊的青年。


他当年租住的房子早已退掉,因为那一块太过破旧,似乎政府已经决定重建。昔日的东西总会被新的取代,这种自然规律没什么奇怪。


Steve踌躇在Bucky的家附近,他想走近又不敢。


十年的伤痛和思念,又岂是自己的一句抱歉就可以弥补得了的。


天色渐暗,他随便地在面包店买了点东西填饱肚子。老约翰的手艺还是那样好吃,但他们谁也没有认出,他就是当年那个曾经帮过工的小个子Rogers。


Steve讨厌自己的懦弱,他回到了布鲁克林,可他不知道自己今晚应该去哪里,这里并没有为SteveRogers保留住什么。


如今他回来了,却是更彻底的孑然一身。


因为他连Bucky都失去了。


他漫无目的地在阴暗的巷子里徘徊,这里有他太多的回忆,每一个地方他都熟悉得不得了。


巷子里传来姑娘的呼救声,他奔跑过去,看见一个男人正试图抢夺女孩手中的包。


这自然不是需要思考的事情,他走上前一拳过去,那男人便昏倒在地上。


被救的姑娘连声道谢,他在看清对方眉目的一霎那感到了熟悉的样子,于是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Rebecca?”


姑娘一愣,皱眉思索却不曾在记忆中发现这么一个高大英俊的金发男人,毕竟这样的人,本该令人难以忘怀的。


“你认识我?”她问。


Steve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是我,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但的确是我,SteveRogers,你哥哥的好朋友,还记得吗?”


当年的Rebecca尚是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十年过去,已然长成身材高挑的漂亮姑娘了。


“Rogers?真的是你?”这名字Rebecca并不陌生,难以置信地打量着他,“你居然变得这么高大?等一等,天呐,你是美国队长是不是?你真的是美国队长?难怪你一消失就是十年!有传言说他们最近把你找回来了。”


很好,Steve想,至少还有人记得我。


见到熟人的感觉并没有Steve想得那么难过,Rebecca拉着他回了家,Barnes夫妇都苍老了不少,Steve知道这必源于痛失爱子的打击。但他们见到他是那么高兴,那么热情,和当初一模一样。


你还活着,Steve,太好了。每个人都这样说,又哭又笑的样子。


他吃了Barnes夫人做的晚饭,是他熟悉并怀念的味道,然后他睡在了Bucky的房间。


这家人和每一个失去爱子的家庭一样,依旧固执地保留着房间里的一切,仿佛那个人有一天会回来一样。


这个房间他来过多次,Bucky说过,他可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头靠上枕头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眼角的凉意,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眼泪已经不能抑制。


这是SteveRogers的第二次哭泣,上一次,是因为他失去了Bucky。


那句抱歉他终于不曾说出口,这家人会讨厌他说那样的话的,Bucky也会生气。


 


 


6、


他谢绝了Barnes夫妇要求再住几日的好意,这里很好,但Steve不敢停留。


Rebecca有了个对她很好的男朋友,也许很快就会订婚,结婚也并不是多遥远的事,他们邀请他到时候一定要来参加婚礼。


他欣然应允。 


Bucky曾说过,如果Rebecca被什么混小子拐去结婚,一定要在婚礼上震吓一下他,让他必须发誓一辈子对我妹妹好。Steve,到时候你得配合我。


怎么说Rebecca也算他的半个妹妹了,自然是要尽职地当这个哥哥的。


他琢磨着要不要叫上咆哮突击队的那群家伙一起来撑场子,那帮人必然是喜欢热闹的。


 


 


7、


为守护这些人而尽自己的一份责任,他想总是没错的。


他返回了神盾局。


次日,政府宣布,对抗纳口粹的英雄美国队长,又神奇地回到了我们身边。他将加入神盾局,继续为美国乃至世界的和平而战。


都是无聊的套话,他想。


但Steve是见惯了这场面的,于是他微笑着站了出来,陈述着自己的感谢和期望。


的确没有比这里更适合他待的地方了。


 


 


8、


神盾局的日子比他想象的轻松,到底是比不上战场上的枪林弹雨。


毕竟需要美国队长亲自出马的大事件并不多。


他觉得自己闷得有些发慌。


依旧有姑娘想偷吻他的唇,却被他机警地一一闪过。


他对Phillips上校说:“您应该给我点事做做。”


上校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世界和平让你坐立不安吗?我身边的小伙子们巴不得早点下班去和姑娘约会。”


Steve想他一点都不想和姑娘约会,也不想一个人闲坐在办公室里,他其实害怕静坐的感觉,这让他脑子里不断想起一些令他难过的事情。


上校很无奈,于是派给他一个任务,给一个出行的政要当保镖。


保镖这种事本轮不到神盾局管,不过美国队长非要找事做,大家求之不得。


毕竟这可是拆过飞机坦克的高手。


事实证明此举非常明智。


回来的路上,有子弹从车中穿过,司机身中数枪而亡,若不是美国队长的盾牌挡着,政要大概也是必死无疑。


Steve用极佳的视力看见了远处逃走的黑色身影。他痛恨这些躲在阴暗角落的杀口手,这让他想起死在他眼前的Erskine博士。


将政要丢给赶来的军口队后,他拼尽全力去追赶那个杀手。


比起恨意,他心底是莫名的笃定,绝对不能让对方这样逃走,否则自己一定会后悔。


Steve的速度非常快,但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几乎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跑过了几条街,在终于追到了适合的距离后,Steve丢出了他的盾牌。


没有发生想象中敌人被撞翻的场景,对方回身用一只手接住了盾牌。


这不科学!饶是美国队长也被吓了一跳,目前能单手接住他的盾牌的人类,他还不曾遇见过。


除非这家伙不是人类。


对方接住盾牌后却停了下来,Steve跑得近了,发现对方戴着面具,左手臂寒光闪闪。


那绝不可能是有血有肉的手臂。


此时对方却将盾牌丢了回来,力道之大使Steve都被撞退了几步,而对方也趁机逃走,再无踪影。


 


 


9、


Steve觉得心中烦闷异常。


Peggy以为他是在为保护任务差点失败、敌人逃脱而懊恼,却不知连美国队长本人都不明白那股郁结来自何处。


那个杀口手,即使大白天站在自己眼前,也依旧可以让你觉得那是地狱而来的幽灵。


美国什么时候有了这般可怖的人物了。


就算离得远,他也看见了对方的眼神,冷得像冰,刺骨的冷。


是连SteveRogers也会不由自主打冷战的可怖眼神。


连一丝人类的情感都不曾剩下了。


Peggy将一叠资料放在他桌子上:“这个杀口手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俄罗斯,英国,几年来差不多有过三四起起类似的案件,说不定没记录在案的还有,死的都是高官,没人看见他的样子,凭空来凭空消失,戴面具,手法利落。神盾局内部叫他冬日战士。”


的确如冬日一般让人战栗。


他要找到那个冬日战士,他必须知道这个可怕的杀口手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10、


或许是上一次刺杀政要被Steve阻挡的关系,整整一年,冬日战士都未曾出现在神盾局的情报网中。


他背后的组织似乎也偃旗息鼓。


而Peggy就这样看着Steve四处奔忙,甚至解决了好几波反政府力量,不过最终发现他们都与那个冬日战士无关。


一年,美国队长整整忙碌了一年。


Peggy不明白他何以那么执着于冬日战士,杀手这一行业本来就极为隐秘,几年蛰伏不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要对方不出现,严加防范就是了,何必非要找到呢。


Steve自己也说不清楚,冬日战士的眼神他记得无比清晰,而且在梦中越发寒气逼人。


这已然成了他的一个梦魇。


1956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


政界首脑齐聚华盛顿,神盾局也被邀约参加。


“你去吗?”Peggy问Steve,只因知道他向来不喜欢这些东西,也并不喜欢政府官员。


但Steve还是去了,他有些直觉,今天不会太平。


政要们各自攀谈,寻找于自己有益的谈话对象,有试图和美国队长聊天的,也被Steve礼貌地三言两语打发。


说起来,今天还是他的生日,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在没有任何人有兴趣关心小个子Rogers的生日的那个年代,会陪他一起过生日的人已经不在了。


思绪被枪声打断,Steve看到有官员捂着胸口倒地,人群在尖叫四散,他抓起盾牌冲了出去。


来了,他想。直觉不会出错。


依旧是那个黑色身影,这次他带了眼罩,Steve看不见眼神。但他知道,那就是他要找的人。


神秘的杀手,冬日战士。


对方显然不是吃素的,一枪轰过来几乎将美国队长飞到了天外。Peggy举枪便射,然而这么远的距离显然是徒劳无功。


四周的警卫都出动了,保护着那群政界大佬们撤离,冬日战士试图丢出一个手雷的时候,美国队长的盾牌随即而至。


他与这名杀手战成了一团。


他们似乎实力相当,对方的近身搏击并不比开枪弱,好几拳后Steve怀疑自己的肋骨要断了。


“你是谁?”他问。


然而对方没有丝毫的回应,隐藏在眼罩和面具下的面孔仿若不存在一般,Steve觉得如果自己心里素质稍微差一些的话,大概已经怕到崩溃了。


终于盾牌击碎了眼罩,Steve看到了他梦里那双眼睛,和一年前没有任何改变,那种冰冷没有丝毫的融化。


“告诉我你是谁?”他继续高声问。


冬日战士的回应是一拳狠狠砸在他的盾上。


Steve心底仿佛突然冒起了一股无名火,他抡起盾牌砸中了对方的机械手臂,接口处有火花冒出,趁着对方攻击渐弱的时候,他终于有机会抓住了面具,用力地揭开。


冬日战士转身,于是Steve觉得自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也看不到任何色彩,浓墨般的黑暗寂静中,只有这张脸清晰而真实。


他说:“Bucky?”


然而对方回答:“谁他妈是Bucky?”


他的Bucky表情冰冷,面具的跌落也没让他动容分毫。政府警卫的乱枪扫来,发现自己金属臂已经受损不能继续战斗的冬日战士转身就逃,只是不经意地回头望了一眼依旧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那个金发男人。


赶来的Peggy在冬兵转身前看到了他的脸,于是也是震惊无比,她担忧地看向美国队长:“嘿,Steve,你还好吗?”


Steve也不知道他好还是不好,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他对于冬日战士不寻常的在意,都在面具落下的一刻全部了然。


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坐在神盾局的办公室里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来的,也许是Peggy开车载着他,也许是他自己跑回来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和Bucky比起来,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双手捂住了眼睛。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一天了。


但却也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一天了,这是他收到的老天赐予的全世界最棒的礼物。


 


 


11、


Dum Dum在傍晚时分踏进了神盾局大门,见到Peggy时的第一句话是:“他怎么样了?”


Peggy愣了一下:“没什么,但他好像很失魂落魄,从回来到现在都没动过一下。”


Dum Dum不耐烦地摆摆手:“队长那反应我猜也能猜得到,我是说你说的真的吗,那个杀手真的是Barnes中士?”


Peggy点了点头:“我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但那张脸我还是认识的。混战之后他就逃了,我们进行了全城搜捕,没发现他的踪影。”


Dum Dum于是来到了Steve那边:“嘿,队长,你还好吗?”


非常好,好得很。Steve想,他现在不能不好,他好得恨不得扎自己一刀。


冬日战士就是他的Bucky,他的Bucky不认识他了,他一年前就见到Bucky了,却又错过了他一年。


Steve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需要保持清醒,必须将这件事理清楚了,不然他有可能会再错过Bucky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的。


或许他在看见冬日战士第一眼的时候,就有直觉那可能是Bucky了,只是因了害怕失望,潜意识里不愿意去相信这种揣测。


于是他终于开口:“Dum Dum,你知道后来他们怎么处理Zola了吗?”


Dum Dum有点愣神,想了想说:“其实我不是太清楚,战争结束后我就退伍了,但有听说Zola因为提供情报的功劳,好像并没有坐牢。我很生气,不过也没有地方说理去。”


Steve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能请Peggy过来吗?我想我可能需要她的帮忙。”


 


 


12、


第二天Phillips上校邀了Steve来他办公室。


“我很抱歉,队长。”他说,“面对你我只能开门见山,如果情况属实,那位杀手真的是Barnes中士的话,他的烈士勋章我们只好收回了,他杀的人都很重要,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帮我们……”


他话没说完,因为Steve将一叠文件重重甩在桌上。


“是您放了Zola。”他厉声说道,“神盾局为什么会有人体实验的冷冻解冻设备?神盾局为什么也在研究血清?你希望他能复制博士的血清神话!后来Zola逃走了,大概是你们不允许他做更过分的试验。这里提到Zola在德国出现过,这儿离Bucky掉落火车的地方不是很远,九头蛇从来没有被消灭,他们还有余党。那天被杀死的官员就一直和德国那边有往来,有人在他家里翻到了九头蛇徽章,他们是来清肃叛党的。我比你了解Bucky,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做九头蛇的杀口手?一切都源于神盾局的问题,现在你跟我说你要通缉Bucky?”


Phillips上校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


据传闻,那天神盾局上上下下被美国队长痛骂了个遍,总之是批得一无是处,仿佛整个存在都是个错误一样。


神盾局员工被队长骂得有点生无可恋,工作效率降到了史上最低。


“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这家伙不尊敬长官的坏脾气改好一点。”Phillips上校不满地瞥了Peggy一眼,有些内部资料必然是她利用权限取出来的。今天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长这么大还真没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


Peggy一言不发,确实心里也有些抵触的,神盾局的创始人总得算她一个,但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悄然进行了。


心念一动,她来到了Steve暂住的小公寓前,果不其然他正在收拾行装。


“你要去找他吗?”她问。


这种场景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呢,Peggy苦笑,每次Steve都像个愣头青一样要冲出去而她永远也拦不住。


“我已经错过一年了,Peggy。”Steve抬头望着她,“我还是责怪我自己,但现在没有时间。”


Peggy倚在门边:“我希望你知道,政府不会承认官员与纳粹有勾结,所以你的朋友依旧是被通缉的杀手。就算神盾局不想管都不行。”


“我当然知道。”Steve笑了起来,“政府不会因为我睡了十年就改变的。他们和从前一样愚蠢。”


于是Peggy将手里的一封信递过去:“你的信,神盾局已经先检查过了,正要我交给你。”


Steve玩味地一挑眉。


Peggy也笑了:“你该习惯了,他们那种无谓的警惕心。是Barnes家的人寄来的,中士的妹妹似乎在明年春天举行婚礼,你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去准备结婚礼物。我相信你带回去的礼物一定会让所有人都乐疯了的。”


“谢谢你,Peggy。”Steve拥抱了一下这一直给他鼓励、帮他甚多的姑娘,“替我向Colin问好,Rogers叔叔不能带他去打拳了,明年我希望你们也有空来参加Rebecca的婚礼。”


 


 


13、


Steve收拾好一切后,背起他的盾牌,走进了附近的一家旅馆。两间房内,Morita和Dernier他们正在玩牌,刚刚赶到的Jones喘着粗气在大口喝水。


“伙计们。”他拍了拍手,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看着他,“我有个任务,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帮忙。”


“我们要做什么?”Morita问,“又去灭了九头蛇基地吗?”


Steve摇了摇头:“不,我们是去接Barnes中士归队。”他停顿了几秒之后又说:“还有,带我的Bucky回家。”


房间里寂静了两秒钟,忽然爆发出掌声和起哄的口哨声,Dernier和Jones肉麻兮兮地搂在了一起:“哦,我的Bucky,我好想你。”“哦,我的Steve,我也好想你。”


Dum Dum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你知道吗队长,本来去接James那混小子我是没意见义不容辞的,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副队。不过如果是去接你的Bucky嘛,就得加价了。”


“开个价?”Steve笑得轻松。


他竖出了两根手指:“起码两打啤酒。”


“成交。”Steve点点头,然后从身后丢来三个大袋子:“我从神盾局顺便借了点武器。”


众人嘻嘻哈哈地过来选武器,许久没摸枪,都显得很兴奋。


只有Morita在琢磨这个“借”到底是怎么个借法。


算了,他放弃了思考。队长说是借的,那自然就是借的了。


队长那么正直,难道还会说谎吗?


 


———————tbc———————————


还是好想看咆哮突击队的日常啊~~~


之前有人说记不清他们,随便搜了张图


电影里面好像的确没交待清楚谁是谁,我要不去查,我也不知道谁是谁ORZ


从左到右就是Dernier,Gabe Jones,Dum Dum,队长,Bucky,Falsworth,Morita






   
评论
热度(513)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