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Merry Christmas

衾岚:

  史蒂夫迷上了厨房。


  连着第九天被做得精疲力尽的巴基假装睡着了,听着史蒂夫轻手轻脚地套上衣服,在他唇角落下一个温柔的吻,然后去了厨房。


  巴基睁开眼,心里非常迷惑和生气。史蒂夫从来没有这样过,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告诉巴基所有事,但这次他却死活不肯说他每天在厨房到底忙些什么。甚至于连复联的同事都只知道队长一下班就跑去超市采购,但谁也说不上来他到底买了些什么东西。他的反侦察能力又是如此出众,托尼想让星期五监视队长的计划都流产了。


  巴基不是没试过提出和史蒂夫一起去超市,毕竟不管是家人还是情侣,一起逛超市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史蒂夫却让巴基先回家。他也试过晚上起来跑去厨房突袭,但史蒂夫那该死的血清总是能让他在秘密被发现之前及时阻止巴基。他会搂着巴基的腰,吻他的眼睛和耳朵。他的金发和眉毛在温暖的橙色灯光下像极了融化的焦糖,那双蓝眼睛似是最遥远的星空,闪烁着细碎的光芒,而那嘴角勾起的弧度简直该死的性感。然后他会低笑着在巴基耳边说:“回去睡觉。乖。”每每这个时候,巴基就像是被下了什么迷药一样,听话地回去床上了。早晨起来再看,厨房被史蒂夫收拾得一尘不染,什么罪证都没了。


  七十年前的那个小个子也是这样,认定了的事情就非要做到不可,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投降,还要挑衅人家“我能这样打一整天”。巴基叹了口气,好吧,反正我总会知道你在忙什么的。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娜塔莎打来电话说今天放假。史蒂夫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巴基,外面下雪了。要出去走走吗?”


  “可是特查拉不是说……”他脑子里的那东西才刚被特查拉和托尼合力弄出来不久,因为多少对脑神经有些损伤,所以他们建议他先在家静养一段时间。他当然明白他们也是在为了重建冬日战士社会公信力而忙,为他以后可以加入复联做努力,所以他已经有段时间不曾出门了。


  “没关系,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史蒂夫拿出一件厚厚的大衣和一条白红相间的围巾,“我还没来得及给山姆他们买礼物,正好一起去看看。”他把巴基裹得严严实实的,又给自己围了一条蓝红相间的围巾,“走吧。”


  很明显昨夜的雪下的不小。孩子们尖叫着从雪地上跑过,互相扔着雪球,兴奋得小脸通红。有个雪球正好砸在小心翼翼驶过一大片冰的车窗口上,受到惊吓的司机冲着孩子们挥了挥拳头,自己却又忍不住笑了。街区口不知是谁堆了个一人高的雪人,煤球眼睛把眼眶都染黑了,看起来像个憨态可掬的熊猫。


  “你瞧,”史蒂夫笑道,“那个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巴基知道他指的是两年前,他还是九头蛇武器的时候。盯着雪人看了一会儿,他认真道:“可是我的鼻子比他的好看得多,也更结实。”他指了指雪人歪歪斜斜快要掉下来的萝卜鼻子。


  史蒂夫大笑。


  “晚上我想邀请大家来家里吃饭,你觉得怎么样?”


  巴基想说好,但又有些犹豫。“咱们家对于班纳博士来说是不是有点太小了?”


  这次史蒂夫笑出了眼泪。一个月前巴基去复联大厦复查时正赶上班纳博士在发脾气,他没能看到博士在娜塔莎安抚下消气的画面,还以为班纳一直就是那么大呢。


  “我想过节的时候布鲁斯应该不会发脾气了。托尔一直想见识一下圣诞节是什么样子,所以我猜他这次有可能带着他弟弟一起来。”


  巴基无所谓地点了点头。“那我们等下要准备什么?一大群人应该需要吃不少东西。”他正在小心翼翼地把话题引向他想要的答案,心跳都不自觉地加快了。


  “哦,关于这个,”史蒂夫扭过头看着他,巴基隐隐觉得史蒂夫就要不小心说出他最近在厨房做什么了,心跳越发的快,“托尼说他的胃会抗议他乱吃‘太贫民化’的东西,而且他也不希望朋友们过节还吃不上点好的,所以这次聚会食物酒水他都包了。下午会有人送过来。”


  “……”失望来的太快了。巴基胡乱地点点头,皮靴把厚厚的雪层踩得陷下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史蒂夫没能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继续道:“这样也好,我就有时间包装礼物了。”他突然笑起来,“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有一年的圣诞节,我要送你的礼物被毁掉了吗?”


  那应该是唯一的一年他们俩给对方的礼物都没能送出去。巴基笑起来,眼角的笑纹如同湖面的涟漪一般,令史蒂夫有些失神。“是啊,你非要揍那个抢小约翰糖果的小流氓,结果被人家的哥们儿堵在墙角里打,不仅要送我的礼物被人家抢走了,我要送你的礼物也因为保护你被弄坏了。”


  史蒂夫耸了耸肩,“你知道的,我没法坐视不理。”


  “那天晚上咱们是在你家睡的,对吧?”


  “妈妈去值班了,家里只有咱们两个人。然后你因为我挨打这件事数落了我一晚上,听得我都睡着了。”


  巴基瞪了他一眼:“谁叫你的床那么小,我只能贴着你的耳朵说话。”


  史蒂夫拉着巴基的右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两只手的温度互相传递着,最后形成十指相扣的姿势。“我现在巴不得你天天贴着我耳朵说话,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停。”


  “天啊,”巴基无语地看着他,“那我可要累死了,你还记得我是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家吗。”


  “谁不是九十多岁呢?更何况你这个老人家比山姆还要有力气。”


  “那是因为他抢了我的李子!”


  “下次他再这样你就让给他好了,我们再去超市买。”


  巴基小声嘟囔了一句,听起来像是“凭什么”。“那我要更大的,更甜的。”


  “这个当然没问题。”


  “如果我不打他,只是撕掉他的翅膀呢?”


  史蒂夫皱起眉头:“我希望你们两个做好朋友,你应该对他友好一点。不过……”他耸了耸肩,“托尼可以在一分钟之内修好他的翅膀,所以应该没什么关系。”


  ……


  两人挑好礼物回家,下午的时间都用来包装它们了。巴基的新机械臂显然适应良好,一次也没有把包装纸撕烂过。当然给对方的礼物为了保持神秘,他们都小心没让对方看到。


  壁炉里的火烧的很旺,巴基像只猫咪一样坐在炉火前不肯离开,不过他没能呆多长时间。很快外面又一次飘起小雪,客人们陆续到访了。原定的开饭时间因为托尔的迷路推迟了一会儿,好在大家聊得很开心,山姆得意洋洋地给大家讲他和斯科特对战胜利的经过,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克林特和罗迪忙着吐槽他,随后他们又起哄喊斯特兰奇用悬戒开一个次元门,比谁的主意最独一无二——托尼的马里亚纳海沟被一致否决,他们还没吃饭,都不想就这样淹死在大海里。托尔带着洛基敲门时,他们刚因为怕吓到斯坦·李老爷子而否决了去他家的主意,正提议试一下时空门能不能开到火星上去。


  这是巴基第一次见到洛基。托尔的迟到被大家嘲笑了一通,洛基一脸嫌弃和不情愿的样子,他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众人,小心避开布鲁斯,最后傲慢地坐在了巴基旁边。但不巧他坐下时不小心压到了史蒂芬那个神奇的红披风的一角,斗篷很不高兴地用力抽出自己,裹紧了自己的主人,弄得史蒂芬脸都憋红了。洛基的黑脸直到巴基递给他一碟布丁才略有缓解。


  吃过饭后大家坐在一处聊天,听说有个很朴实的小伙子爱上了娜塔莎,正在不顾一切展开攻势;幻视和旺达感情正在缓慢而稳定地发展着,他们还聊到特查拉的女队长身手有多么强悍,不过很快就把关注点放在了皮特的青春期烦恼上。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巴基和史蒂夫飞快地在槲寄生下接了个吻。


  客人们都告辞之后,圣诞节的钟声也敲响了。


  “我想我等不及明天早晨再给你礼物了。”巴基拿着包装好的礼物,“你还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每天在厨房做什么吗?”


  史蒂夫拿着一个印有银色条纹包装纸的大盒子,“现在就告诉你。我花了一点时间才做出来的,都在这盒子里了。”


  “交换?”


  “交换。”


  史蒂夫的大盒子里,有两个惟妙惟肖的姜饼人,一个是美国队长,一个是冬日战士。还有一个姜饼房子,里面放着味道几乎和莎拉做的一模一样的巧克力松糕和乳脂软糖,以及一些其他的点心。这些甜点正是那年被抢走的属于巴基的圣诞礼物,只不过那时候的点心都是莎拉亲手做的。


  “我一直想补上那年的圣诞礼物,正好你前段时间提起怀念我妈妈做的点心。我不告诉你就是担心我做不出这个味道……”


  巴基的礼物是保存完好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一本画册。史蒂夫上一次见到同样的画册时,它的包装纸被揉烂了,里面的纸张沾着泥水和雪水,踩得烂兮兮的,书脊也整个散架了。


  “看来我们想的是同一件事,我托娜塔莎帮我找人买到了一模一样的……唔……”


  史蒂夫没给他说完那句话的机会。


  这是七十年后他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壁炉旁的圣诞树上,小星星一闪一闪的,就像在唱歌。白色的羊毛地毯被火光映上了一层橘色,温暖了整个房间。窗外风雪呼啸而过,片片雪花带着对世界的美好祝愿,飞向了远方。


  “等等,可是那时候还没有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啊?”


  “嗯……这个是我自己加上的,你可以都吃进肚子里,这样他们就不会分开了。”


  “你老实说,一定背着我看了不少爱情电影,是不是?”


  “你专心点!……”


  ……


  “圣诞快乐。我爱你。”


  “圣诞快乐。我也爱你。”


          ——Fin——

   
评论
热度(63)
  1. hailstucky衾岚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衾岚 转载了此文字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