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The World in My Eyes - 一发完结

纪翌:

队二之后,队三之前。


-------------------


1.
早上七点,穿着运动服出门晨跑,有时会遇见相熟的邻居点点头打个招呼。那个金色头发的女邻居总是对他格外热络。

早上八点,回到公寓。打开公寓门外的报箱,送报纸和牛奶的男孩早已在报箱中放了报纸和牛奶。

早上九点,穿着牛仔裤和夹克走出公寓。他的哈雷机车就停在公寓门口,他总是胳膊下夹着机车的头盔,然后仔仔细细扣上头盔的系带。

他的身影出现在很多个地方,超市,公寓,街道,史密森尼博物馆,复仇者联盟基地,某个九头蛇被清扫的基地......他还会去布鲁克林广场,那是一个很大的广场,行人在广场中央穿梭来穿梭去,而他就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望着广场和广场上飞翔的鸽子发呆。

大多时候,他会在晚上7点左右回到公寓,提着几只透明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漏出水果和蔬菜的痕迹。偶尔他没有穿他早上离开时穿着的那身衣服,他穿着美国队长的那身制服,领口破烂但一丝不苟地系着,上面沾着几滴血迹。

Bucky看着镜头里的Steve走进公寓大门,倚到椅子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2.
Bucky在天空战舰一战后找到这份工作,交通监控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房间里坐着几十个像他这样的人,每天对着自己分管的那几块屏幕,车辆急匆匆地驶入镜头,又急匆匆地离开,人群在镜头中无声地行走、争吵、亲吻和拥抱。

一开始只是为了隐没在人群中,后来渐渐发现这工作的好处来。当他决定开始了解这个世界,这些遍布在街道内外的摄像头们便为他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他沉默地隐没在人群中,快速地通过这些黑白的屏幕了解这个新的时代,时代广场的广告牌变成了电子的,华尔街的街头搬入了一只金色的铜牛。

Bucky不常跟管理中心的其他人聊天。他的座位旁坐着一位黑人大叔,名字叫Ralf,据说进入管理中心前是一名化妆师,每天早饭后正直地撅着屁股给管理中心的姑娘们化妆。某天他突然抬起头,对专心致志盯着屏幕的Bucky说,Barnes,其实你也很喜欢人这种动物吧?

是吗?

以前Bucky是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喜欢人的,穿着白大褂的人,荷枪实弹的人,躺在地上的血流成河的人。所以现在他也许的确稍微喜欢人了那么一点,一个人在街角对着墙壁挥舞棒球棒的小男孩,坐在长椅上把凌乱的头发埋进膝下的流浪汉,布鲁克林区那间卖三明治的店铺翻修后排起的长队中一对情侣每天都一边排队一边吵架。

Bucky没有回答。

那么你一定很喜欢这位先生吧?Ralf微笑着说道,他的视线落在Bucky面前的屏幕上,而Rogers正从他的公寓门口走出来。

3.
他喜欢Steve吗?

什么是喜欢?

他有时候对Steve感到生气。在天空战舰上他对他说,“那就完成你的任务”,那听上去就像他笃定Bucky无法对他挥下拳头。而Bucky自己都无法清楚地回忆起Steve是谁,他为什么就能够如此笃定呢?就好像他总是对的一样。

但Bucky又忍不住对Steve感到好奇,他整天整天地在屏幕上看着他。他看着Steve晨跑,出门,同邻居打招呼,在那个偌大的广场上一坐就是一天,鸽子落到他的肩膀上,而他似乎毫无察觉。他为什么在那个广场上呆了那么久呢?

他坐在屏幕的这一段看着Steve,看着Steve走出这个监控器镜头,又从另一个监控器镜头中走去画面。他能背出Steve出门的每一个时间,行走的每一条路线,偶尔Steve迟了他便内心惴惴不安,但他依然不明白他和Steve之间有着怎样的牵绊。

那阵子他常做梦,梦里出现不同的面孔,有时会出现一间破旧而晒满阳光的房间,他和Steve窝在上面打瞌睡。他梦见那里叫做布鲁克林瓦房区,但他在地图上总是搜索不到这个位置。

他总是在睡醒的时候立刻把这些都记在他的硬皮本上,以免他忘记,就写在他画着的那些Steve的行程旁边。

他很懊恼,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Steve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了解Steve的人。

4.
管理中心房间的正前方有块好大的数码屏幕,监控录像的画面被放大到了1:1,他们有时配合警察寻找肇事车辆时会把关键的几段录像放大展示在那块大屏幕上,好找到隐藏的车辆信息。

Bucky曾接受到指令,面目严肃的主管在房间中央说,如果屏幕中出现一个骑着摩托车,左手安装着一条金属手臂的男士要立刻通知。Ralf惊慌失措地和女士们在一旁惊叫,他悄悄地把脑袋藏在他的连帽衫里。

女士们忙着下班约会的时候,便会拜托Bucky帮忙值夜班。他不打算推辞,反正他也正好没什么事情好做。于是他便一个人坐在管理中心的房间里,把平日里那些出现在小屏幕上的景象放在大屏幕上,那些他平日里看到的人均变成同他一样高的了,他似乎能帮那个打棒球的小男孩捡球,在流浪汉身边放一杯热咖啡,走到争吵的情侣中用手分开他们。但他又不确定这样做是对的,他不了解这些人,他不知道他们将以何种眼光注视着他。

他有时候也想陪Steve在那个飞满鸽子的广场上坐一会儿。他想跟Steve注视着同一个方向,他想知道Steve在看什么。

他确信这样做是对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确信。

5.
有一天当Bucky端着一杯茶水坐在屏幕前时,他看见Steve在搭救一只小猫。那天Steve偏离了他惯常的路线,他切换了好几个镜头才找到Steve。Steve正踩着一只垃圾桶从树杈上拯救一只小狸花猫,那狸花猫看上去五六个月大,左前腿上有一块毛光秃秃的,趴在树杈上畏首畏尾地看着Steve。

Steve拎着她的后颈把她从树上拎下来,撸了撸她脑袋上的毛。她围着Steve转了两圈,对着他喵呜喵呜地叫。

当然,喵呜喵呜是Bucky想象出来的。他只是觉得,那猫咪理应这样叫。

过了两天,Steve给那只猫咪带去了一袋猫粮和一只小铜牌。铜牌挂在猫咪的脖子上,他抚摸猫咪的脑袋,猫咪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靠近他的手心,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于是Bucky在猫咪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了那小铜牌上写的字迹,Bucky和Steve的电话号码。

Bucky撇了撇嘴。

那天Steve带了猫咪“Bucky”去了那个广场,Bucky隔着监视器看着,他们一直从中午坐到太阳快要落山。Steve如同往常一样静静地看着广场上的鸽子,猫咪就在广场上追打跑来跑去的鸽子们,惊的鸽子们飞起来落了一地白色的羽毛。

那时管理中心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于是Bucky站了起来,他走到那块巨大的屏幕前,搬了把椅子坐在Steve旁边。他甚至抬起手来拍了拍Steve的肩膀,仿佛他能够安慰Steve一样。

Ralf走进来,问他,你还没去找这位先生呢?

Bucky摇了摇头,他犹豫地说,我想我还没准备好。

人类没这么糟糕。Ralf说。

他低下头,腼腆地笑,他说,是我很糟糕。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Ralf说,我还以为你们早已经开始了。

他有点迷茫,多长的时间算长呢?什么又可以算作开始,什么又可以算作结束呢?

6.
有一阵子Steve出任务出的很勤,Bucky常常在Steve不在的时候去帮忙给猫咪“Bucky”加一点粮食。猫咪不停地蹭着他的裤管,仿佛知道他们分享一个名字一般。Bucky眯着眼睛摸猫咪身上的绒毛,想,原来猫咪真的会发出喵呜喵呜和咕噜咕噜的声音。

每次Steve回到布鲁克林再来给猫咪送猫粮的时候就会露出惊喜的表情,这让Bucky多少有点满意和自得。但是他路过打棒球的小男孩,长椅上的流浪汉和面包店外的情侣时仍然会快速地低头,仿佛害怕他们突然发现,是他每天都看着他们一样。

那天Steve出去执行任务已有一周了,一般这么长的时间后他就会回家了。Bucky在椅子上坐下,打开了电脑屏幕,也许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满怀着兴奋和期待。

Steve常去的几个地方摄像头仍然在正常工作,Bucky照旧在广场上看见了Steve。Bucky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开始确认其他的摄像头。

他瞟了一眼电脑中的窗口,手中的杯子停滞在半空中。广场附近小巷的窗子里映射出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埋伏在巷道的一楼里。他们身上的制服没有人会比Bucky更熟悉,Hydra,砍掉一个,生出九个。

Bucky从椅子上刷地一下站起来,在心中快速回忆着这个摄像头的位置和编号,他问Ralf,“布鲁克林广场东边编号E857的摄像头在哪里?”

“你是说布鲁克林瓦房区?”Ralf说。

“那里不是布鲁克林广场区吗?”Bucky惊讶地问。

“那里原来就是瓦房区。”Ralf说,“瓦房区被拆掉了。广场区是拆掉以后新建的。”

7.
他跑的很快,一边跑一边确认他的战术匕首和手枪是否在身上。他知道那是Steve从广场回家的必经之路,他不确认自己和Steve谁会先感到巷道,他不确信Steve是否在离开了广场后有足够的防备性。

当他跑到九头蛇的两名士兵藏身的公寓外时,他稍稍暂停了一下,好让自己的呼吸声听上去没那么明显。他从靴子里摸出了战术匕首,握在手里,然后他猫着腰闪进屋内,他预备一脚踹开那房间的门——

“嗷。”

就在Bucky准备抬脚时,他听见房间里传来了Steve的呼吸声和两个陌生声音的哀嚎声。他迅速地把脑袋缩了回来,藏身在阴暗处,探头向房间里望去。

两个士兵躺在地上,被绑的像麻花一样。而Steve坐在他们对面,他身上有很多土,但是并没有显著的伤痕。Steve的盾嵌在对面的墙上,稳定结实地呆在那里,在盾牌下落了一层白色的墙灰。

“我们不是来找你的。”其中一名士兵说,“我们是来找冬日战士的,他在纽约,我们需要把他带回去做个全面的检查。”

“Bucky在纽约?”Steve惊讶地问。

士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从嘴里吐出一口带着血的泡沫,“我们是不会放弃冬日战士的。一旦我们找到了冬日战士,我保证整个纽约都会陷入寒冬。”

士兵仰着脸看着Steve,似乎等待着Steve的反应。Bucky也在门外安静地等待着,Steve会怎样回答呢,Steve会说些什么呢?

“我保证九头蛇会永远生活在极寒之地不复苏醒。”Steve说。

“世界上没有冬日战士。”Steve补充道,“只有Bucky Barnes。”

8.
“认不出我了吧。”Bucky拎起猫咪的后颈看着他,他在心里惊叹这小家伙在这段日子里长大了不少,他拍了拍猫咪的脑袋,“Ralf的化妆技术不错吧,如果我能带走Ralf,恐怕这世界上就没人能找到我了。”

猫咪“Bucky”对这个背着旅行袋拎着他的长胡子爷爷不感任何兴趣,拼命用后腿踹着爷爷的脸。

“好吧,好吧。”Bucky咕哝着,把它放了下来。

没有人认出他。他丢给了那个打棒球的男孩一只新的棒球,那男孩对他说谢谢。在流浪汉龟裂的皮箱子里放了一张10美元的钞票,那流浪汉甚至懒得起身看看面额。他甚至跟那对吵架的情侣聊起了天,他说那家面包店推出了买一赠一的服务,这样他们就不必为三明治买何种口味的而争吵了,而那对情侣最终决定尝试一下他的推荐,鹰嘴豆。

他很喜欢他们。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他沿着那条小路一路走到布鲁克林广场,他熟悉这条路上的一砖一瓦,他曾隔着屏幕看着Steve走了很多遍,他闭着眼睛听着行人的脚步声就仿佛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数着步子都能走到他想去的地方。而现在他有点怀疑,真的是因为他看着Steve走过太多遍了吗?还是在他记不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这路很多遍。

Steve依旧在那条长椅上坐着,黄昏的太阳落在他的肩膀上,像碎成了一地的金子,闪的Bucky睁不开眼。他走过去,走到Steve身边,在长椅的另一侧坐了下来。

起初,他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Steve似乎陷入在了自己的回忆中并不准备开启一个话题,而Bucky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您以前也住在这里吗?”最后,Steve说。

“是的。”Bucky抓紧了自己的手指,他对Steve说,“以前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住在这里。”

“哦,我也是。”Steve说,然后他突然笑了笑,“虽然我的年龄看上去不太像。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以前我们一直住在这里。”

“可惜被拆掉了。”Steve说。

Bucky扭过头来看着Steve,Steve似乎陷入了沉思。Bucky犹豫了很久,最后他抬起了手臂,他抬起的手臂惊飞了一片鸽子,但他仍旧把手臂放在了Steve的肩膀上,“你一定会找到你的朋友的。”

Steve扭过头望着Bucky,他的眼睛很蓝,Bucky一时分辨不出这是惊讶或者他即将喊出他的名字。Bucky不容许自己想明白,他让自己站了起来,他的手都被汗打湿了,插在兜里,捏着那两张飞往罗马尼亚的机票。

他离开了广场。

他喜欢Steve。他想,很喜欢。

9.
“你在我脸上粘的这是什么?好黏。”Bucky抱怨道。

“别乱动,这还不是你要的胡子。请我化妆很贵。”Ralf说,他跟着Bucky一起笑了起来,然后他问道,“看来,你是真的要离开纽约了?”

“是的。”Bucky顿了顿,“以免有不该找到的人找到我。”

“那他呢?”Ralf问,他已经开始在Bucky的脸上画上厚厚的老年斑了,好让他去跟纽约做最后的告别。他对着监控录像点了点头,而Steve正在画面中。

Steve。Bucky笑了笑。

“他是Steve。他一定能找到我。”Bucky回答道。

   
评论
热度(653)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