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今天的队长依旧放飞自我

七花七夕:

继续恶搞之旅




只有恶搞才能心情愉快




队三的队长永远是男友力爆棚的那一款




——————————————————


今天FBI接到了美国队长的兼职申请。


今天消防局接到了美国队长的兼职申请。


今天城市管理局接到了美国队长的兼职申请。


总统表示作为美国精神的代表,队长跑去做各种兼职,会让人误以为美国经济药丸,神盾局应该为此负起责任。


现任神盾局长寇森表示队长一定是为了调查这些机构是否有九头蛇渗透,以身犯险,忠勇可嘉,简直是美国精神的杰出代表。


今天物价局接到了美国队长的兼职申请。


物价局长抖如筛糠,当场交待自己得了九头蛇多少好处为他们提供多少洗黑钱的机会,然后求队长不要为难自己的妻儿子女,立刻掏枪自尽。


总统在电视里大赞美国精神明察秋毫,聪明果敢。


寇森表示队长依旧还是那个自己崇拜的队长。


美国队长很无奈,最近布鲁克林的房价又涨了不少,他只想多赚几份薪水。


也顺便想知道物价局内部有没有给员工的优惠价。


目前看来是不会有了。


没有房子,他的巴基回来要住哪呢?


超过七十岁,银行就不允许贷款了。


史蒂夫•百岁老人•罗杰斯,在21世纪,因为连当房奴的机会都没有而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冬日战士被指责为炸毁联合国的凶手。


美国队长坚定地表示这是污蔑,然后因为无法找到对方而焦急万分。


无计可施的他只能等待,终于四天后莎伦送来了线索。


美国队长站在他的巴基的小屋前,心情很激动。


任何人在见到久别重逢的心上人之前都会很激动的。


然后他推门进入,环顾四周。


正当看着巴基的日记本津津有味的时候,重拳自他背后袭来,他本能地举盾去挡,金属与金属的碰撞令他身体发颤。


“巴基,你当初把我从河里捞上来,为什么又要动手?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打。”史蒂夫的声音很是沉痛。


昔日的冬日战士眼中闪着冷冷的光:“我不认识你。”


“胡说。”美国队长提高了嗓门,“别骗自己了,你分明想起了我。”


猎鹰无奈地表示:“队长,我觉得他的确不认识你,你照照镜子,就你那个一脸大胡子的颓废样,我都不想说我认识你。”


不知心上人在何方,又知道他陷入危险的美国队长,没空去在意洗脸刮胡子这种小事,也是很正常的,何况他有超越常人四倍的新陈代谢。


 


(巴基表示,我记忆力不好你不要驴我,我的史蒂夫才不长这样!)








冬兵失控,冲向天台欲乘坐直升机离开。


他赶到时,美国队长已经先一步赶到,堵在直升机前。


“听说你又想离开?”史蒂夫扯掉了直升机的舱门。


“你猜你有没有机会离开?”操作杆被美国队长拔草一样拔了出来。


“有本事你就离开啊?”尾翼被他一脚踹飞。


“你飞一个我看看?”螺旋桨被一片片掰下来丢进河里。


“你——倒——是——飞——呀!”发动机被队长的拳头砸成了纸片。


冬兵表示,导演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没人说过美国队长是个流氓!




(史蒂夫•只对一人耍流氓•罗杰斯今天依旧正气凛然:你有本事就走啊,你猜我留不留得住你?)








山姆以为自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冬兵(慢慢醒来):我在哪儿?


美国队长(柔情满目):巴基,这儿很安全,你记得我了吗?


冬兵(凝视一会儿):你是史蒂夫,我们小时候曾经balabalabalabala


美国队长(眼含热泪地解开冲压机,拥抱冬兵):你想起来了,太好了,我太高兴了。


 


然而他看到的场景却是这样的:


冬兵(慢慢醒来):我在哪儿?


美国队长(柔情满目):巴基,这儿很安全,你记得我了吗?


冬兵(凝视一会儿):你叫啥来着?


美国队长(目光正直地转向猎鹰):山姆,你能出去一下吗,我有事单独和巴基谈谈。


于是猎鹰被迫在荒郊野外的破工厂附近散了一个小时极度无聊的步。


他回来时,冲压机已经解开,冬兵在活动手臂,美国队长在打电话联络什么人。


“你回来了,山姆?”美国队长的声音很是轻松愉悦,“巴基跟我聊了一会儿,他已经想起很多事了。我联系了克林特,他会帮我们救出旺达的,我们有很强大的敌人需要对付。”


山姆假装没看见冬兵红肿的唇和脖子上的红印,没看见史蒂夫有些扯坏的T恤和被揉乱的头发,没看见美国队长的一只手不自觉地搭在他的巴基的肩窝处轻轻抚摸。


他完全不想知道他俩究竟聊了些什么。


 


 


“我值得你这样做吗?”坐在战斗机里的巴基略带困惑地问史蒂夫。


他问的是那个记忆混乱的自己并不熟悉的七十年后的美国队长史蒂夫,不是和自己一起长大亲密无间的史蒂夫•罗杰斯。


当然史蒂夫本人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史蒂夫•罗杰斯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任何人发现自己穿越了时空又举目无亲的时候,都不会成长为一个话唠。


所以美国队长不说话,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着他的巴基,好像在看一只被小偷偷走又被野狗追得浑身是伤最后终于被自己找到的小猫。


多余的问题,懒得回答。


去哪儿了?过得好不好?这些问题没有意义。


找回来了放在身边才能放心。


谁也不能再抢走了。


丢掉一次,就已经刻骨铭心得足够了。


于是他问:“你在火车里掩护我的时候,觉得值得吗?”


冬兵不说话了。


这问题没法回答,都是废话。


 


 


“巴恩斯要把自己冻起来。”提恰拉说。


“冻在哪儿?安全吗?”美国队长面无表情地问。


待人真诚的瓦坎达国王引着美国队长去看了精心准备的冷冻舱,设备先进,比九头蛇的舒适无害一百倍。


然后瓦坎达的新国王便目睹了美国队长徒手拆舱门的精彩表演。


他很想叫保安把这家伙丢到丛林里喂豹神。


但最终他没有,因为他怕史蒂夫罗杰斯用盾牌砸断豹神的门牙。


他觉得自己挺蠢的,任何危害到巴恩斯的东西,美国队长都会毫不留情地铲除,包括那时候试图杀死冬兵的自己。


“我需要安宁,这对大家都好。”冬兵走出来说,失去左臂让他走起路来毫无平衡感。


不觉得对大家都好,提恰拉想,起码美国队长的脸色一点都不好。


他准备离开,似乎接下来会是一番苦口婆心,反正这两个家伙会各自说一大堆道理证明自己做的是正确的。


比如冬兵会说他冻起来的好处都有什么。


然后美国队长大概会告诉他一切都是胡扯,因为一点点好处都没有。


他刚要迈腿,史蒂夫罗杰斯叫住了他:“抱歉陛下,但那个冷冻舱,还可以修复吗?”


提恰拉觉得脚一滑,勉强才站稳,避免了身为国王却摔个四脚朝天的丢脸现状。


他突然也很想对冬兵吼,你这个蠢货,冻起来一点好处都没有。


 


 


美国队长很忙,有层出不穷的敌人在全世界等着他去消灭。


他请提恰拉每天给他传一张照片。


关于冷冻舱的照片。


“我觉得巴基有点瘦了。”


“今天的温度似乎有点低?冰霜变多了。”


“你们是不是挪过冷冻舱?它倾斜了20度。”


提恰拉看着视觉上毫无分别的照片,并不是很想问对方是怎么看出区别的。


大概,这得看里面躺的是什么人了。


 


 


提恰拉传信息给史蒂夫,医学家找到了方法,似乎可以清除冬兵脑子里的东西。


史蒂夫秒回:“我会立刻回去。还有,请不要再叫他冬兵,他是我的巴基,当然请陛下叫他巴恩斯,不要加定语。”


提恰拉挺后悔的,他应该等冬兵的手术完成之后,等美国队长回来后将冬兵一脚踢到他面前去,看他能露出什么表情。


反正肯定很精彩。


史蒂夫从地球另一端赶回来的时候,巴恩斯已经进了手术室,时间不等人。美国队长虽然面色阴郁,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在手术室外站得坚如磐石,出来取工具的小护士以为多了尊雕塑。


十五个小时后,医生宣布,手术成功。


猎鹰和旺达等人露出舒心的笑容。


美国队长转身就走。


“队长一向那么刚强,他大概不想被别人看见他的眼泪。”猎鹰见怪不怪地对提恰拉解释。


一个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地跑过来:“陛下,美国队长刚刚又砸了冷冻舱,还笑得很开心地说以后再也不需要这破玩意了。”


猎鹰生无可恋地望天:“当我没说。”


 


 


 


————————End——————————



   
评论
热度(1272)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