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2017.01.01 (TeamCap日常)

狮子

*小甜饼

*瓦干达teamcap 新年

*上面是标题不是日期 不是作者偷懒

 

8:17a.m.

 

早晨第一缕阳光打在光裸的脚踝上的时候,Steve马上就醒了,侧耳打听着屋子内的声音,似乎除了他之外还没有半个人起来,安静得就如以往每一个早上。

 

也是,昨天晚上他们一大群人喝酒狂欢,不知道几点才睡觉。当然他也在受邀之列,一开始大家一起玩扑克、吃零食的时候还很正常的,直到不知道是谁先提起Steve喝不醉的事之后,情况就渐渐失控了。

 

Scott和他还不是很熟,没有见过他喝酒精类的东西,听了之后满脸兴致地表示很想现场验证,然后在大家一起起鬨之下,Steve被迫着被大家轮番灌酒。他很怀疑在这之前大家已经不甚清醒了,不然怎会做出挑战血清这种蠢毙了的事情。

 

大家还没一起倒数2017年的来临,他亲爱的队友已经一个接一个地醉倒,Scott第一个冲到洗手间吐,很久之后都没有出来;Sam半个身都靠在自己身上,一边说着上个星期鼓起勇气上前搭讪但没有成功的美女;Clint不知道从哪裡摸出飞镖,和Wanda玩起了射飘浮葡萄的游戏,明明已经醉得眼睛快挣不开还一发一个准;T'Challa捲缩起来好像猫一样睡在茶几下⋯⋯没等到12点倒数新年,他已经感觉自己没法跟这群醉鬼相处下去,清醒地在一群烂醉的人中间让他无所适从。于是他决定回房跟Bucky一起,睡觉迎接新一年。

 

新年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什麽特殊的感觉,在经历了98个新年(虽然有70个是在冰面下睡过去的)后,每一年于他而言都差不多,差不多陌生。对比起他曾经失去过的”迎接战争结束”的时刻来说,少迎接一个新年其实也没什麽可惜的地方,他觉得陪着Bucky 更好。

 

他快速地梳洗乾淨后,换上了晨跑的运动服,临出门前,不忘走到隔壁Bucky的房间偷窥一下。

他用最轻柔的手劲扭动金属门锁,小心翼翼地拉开了隔壁的房门,生怕惊醒了已经熟睡的人,连呼吸也压低了声音。


房间内的男人如他所想的一般好梦正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甜美的脸容好像不受世事打扰的小天使,如果Bucky知道他说他甜美的话大概又要挨一轮揍。确保对方睡得很好之后,Steve忍住上前乱摸一把的冲动,轻轻带上了门,决定今天要甩下Sam自己一个人去晨跑。

 

新年的公园比起平常少了很多人,大概是跟Sam一样狂欢过度正不醒人事吧,现在只有三两个人冷冷清清的在缓跑。之前在街边卖早餐热狗三明治的摊贩今天也没有营业。他戴上耳机一个人在公园跑步,没有跟路人say morning,没有on your left,没有香气四溢的早餐味儿。

 

他想起Bucky曾经有段时间-不懒床的时候-会跟过来一起跑步,他总是被路边卖早餐的气味分神,有时候跑着跑着、聊着聊着,身后的人就突然不见了,被食物的香气绑住了胃袋,离不开早餐车的附近,Steve总是得跑一半就陪他吃会儿早餐。Sam那会儿常常笑话他,假如他跑一半要吃早餐,Steve一定自己一个人跑完就回家了,才不会在跑步的时候吃什麽早餐。可是Steve就是觉得Bucky吃东西的时候有种吸引力,有种幸福感,会让看着的人不自觉嘴角上扬,胃口也跟着好了起来,想要陪他一起吃,吃吃看是不是真的像他表现出来一般美味。

 

瓦干达冬天早晨的空气清冷,微风吹在脸上感觉很舒服,听着歌陷在回忆中的队长飞快地跑完了36圈,决定去一躺超市给大家准备早餐,拯救一下宿醉未醒的一群可怜队友。

 

少了Sam,少了On Your Left,始终感觉少了点什么,下次还是把他抓起来跑吧。

 

9:30a.m.

 

幸好超级市场今天也如常营业,只是可能时间还太早,没有多少顾客。

 

他拿着购物篮熟门熟路地走到蔬菜水果那一区,决定来弄口味比较清爽一点儿的凯萨沙拉。小时候他妈妈常常忙碌工作,他一个人在家照顾自己,通常除了面包吐司外,沙拉吃得最多,因为他身体不好,很多东西都不能吃,家裡穷买不起贵的食物,而且也比较容易弄。

 

Bucky喜欢吃他弄的沙拉,尽管他平常更偏好肉类一些,但他们一起上学的时候Bucky总是会跟他交换一半的饭盒,让Steve也吃到Barns太太亲手弄的牛排和烩饭,他老是嫌Steve吃得太少了才会长不到肉。如果Steve那天带的是沙拉不是吐司,Bucky明显会高兴一点儿,眉毛不会轻轻地靠拢,所以后来他多数时间会准备不同款式的沙拉(生菜加苹果粒或是生菜加生洋葱丝),如果时间不够才带吐司,再带一些草莓酱。

 

他记得刚来到瓦干达的时候发现Bucky非常喜爱吃李子,他说在罗马尼亚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偶尔在生活不那麽拮据的时候会买几颗李子奖励自己。后来在瓦干达虽然有吃不尽而且种类多样的水果,可是Bucky还是喜欢李子。Bucky说他喜欢一样东西向来很坚持,像是布鲁克林老家、李子、和Steve。

 

随手挑了几颗新鲜的李子,走到旁边冷冻柜的时候又拿了几盒牛奶,Bucky喜欢牛奶,然后再买了些麵包和培根便打算去结帐,然后他又想起来要给队友买解酒药。

Steve没有喝醉的经验,小时候身体不好根本不能碰酒,注射了血清后就喝不醉了。唯一提供线索给他的是Bucky,以前Bucky常常跟他去酒馆喝酒,跟女孩子们喝完一圈后每次都是Steve把他扛回家,回想起当时豆芽菜身形的自己扛起高一个头的Bucky,忍不住笑了起来。但70年前的解酒药已经没卖了,于是他随手拿了一个牌子就扔进篮子结帐。

 

回家的时候他忽然间想起,他得准备新年礼物才行,这是他和Bucky重遇之后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必须好好纪念一下。

 

10:15a.m.

 

回到T'Challa的住处(宫殿)时大家还是跟早上的情况差不多,几个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客厅沙发和地板上,Steve越过地上的人,提着购物袋走到旁边的开放式厨房裡挽起手袖准备早餐。

 

国王陛下的冰箱有各式各样的辅料,让他本来计划的简易沙拉变得丰富起来。

他随手摸一起一把刀开始切大蒜和鯷鱼,多年的自理经验让他拥有常人不能预料的好厨艺,他下刀的时候保持着相同节奏轻快地在砧板上落下规律的喀喀声,然后把切好的备料放在一边开始撕麵包丁,撒上黑胡椒粉和奥勒冈,再洒上一点橄榄油,Bucky不喜欢太淡的味道所以香料他总是习惯性下很多,然后把刚刚买回来的培根铺在面包丁上放进烤箱。他把刚刚切好的备料加入帕玛森起司粉、奶油、美乃滋和红酒醋放进搅拌机打匀,然后把烤好的面包丁拿出来,清洗后切好萝蔓生菜,加入打匀的凯萨酱和面包丁后慢慢搅拌,最后在表面轻轻撒上起司粉和胡椒就完成了。

 

把沙拉拿到餐桌上之后,他瞄了一眼客厅,发现Wanda已经被刚刚厨房的动静吵醒了,有点迷煳的眼神好像还没回过神来,Steve没好气地笑着上前把她扶了起来。

 

“Good morning Wanda.”虽然他的年纪大得可以当她太爷爷,可是有时候Steve只觉得自己像她爸爸。

 

“Morning,Cap.” 成功坐起来后她明显清醒了许多,只是多少有点酒气和迷惑。

 

“麻烦你帮我叫醒他们,早餐快做好了。”眼神示意了一下摊在地上和茶几下的人后,他起身回到厨房去弄他快要完成的早餐。

 

”Cap⋯⋯’ Wanda忽然想起来了什麽轻轻地叫了Steve一声,有什麽想说,可是Steve没有听到,于是她叹了一口气,算了她不敢说,她怕她说出来队长会杀了她,即使她可以让队长浮起来够不着她,她还是不敢说,等一下大家都醒了让大家开口就好。然后她环视了一圈客厅的人,大大翻了个白眼。”Jesus!”

 

之后客厅传来一阵吵杂的物件搬动的声音、再来就是可怕的男人惨叫声始起彼落,他们大概都起来洗澡了吧,Steve猜,毕竟没有Wanda叫不醒的人。

 

距离他们梳洗完毕还有点时间,Steve决定回楼上房间准备他的新年礼物,得要在Bucky张开眼睛的第一时间让他看到新年礼物。

 

10:45a.m.

 

他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摸出写生本和铅笔,翻过一页又一页满满都是以前画Bucky的旧作,翻到最后空白那页停了下来。

 

新一年,一定会是比混乱又有点残酷的2016年更好的,因为他们已经找到彼此,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处。那麽⋯⋯就送一幅温暖的2017给Bucky吧。

 

从小就擅长画画-尤其是画Bucky-所以Steve画起来非常快,不一会儿便把速写画好。画裡的是Steve、Bucky、Sam、Wanda、Clint、Scott和T'Challa,一起围在早餐桌上温馨地边吃边笑着的场面,Steve坐在Bucky的右边正给他倒牛奶,Sam一边咬着叉子一边听Bucky说笑正笑得很开心,Wanda用念力把Clint盘子上的培根偷偷搬到Bucky的碟上,Clint和Scott聊着育儿经,T'Challa看着某人的培根飘走露出了一抹温和的微笑。Steve满意地看了一眼,Bucky一定会很喜欢的-事实上Steve画什麽Bucky都总是很给脸子,从来不会说不好看,以前Bucky也常常吵着要Steve画一张送给他,只是Steve觉得很难为情一直都不肯给,到后来他们在咆哮特击队的时候,Bucky还常常说笑说美国队长退伍后转行去卖画一定很值钱,他们不愁衣食了。

 

只是后来没有了然后,所以Steve一直到现在没有送出过一张画。

 

小心地把画纸工整地撕下来后,他在右下方写下了日期又签上名字,最后贴上胶带走到隔壁房间门前。

 

咯咯咯。

 

一如所料的没有回应,Steve拉开门自己走进去,Bucky还是跟他今早看到的一样,维持着相同的睡姿熟睡着。房间的窗帘昨天晚上已经被Steve拉起来了,所以现在的透光还不是很好,于是Steve走到窗前帮他把窗帘拉到最开,当阳光洒落在Bucky的脸和身体上,就像是在古罗马的雕象洒上碎金一样迷人,他不禁走到Bucky身前,欣赏起好友的睡容。

 

他把前额抵在冷冻柜的玻璃上-冷冻中的Bucky的胸前-叹了一口气。

 

“Bucky,Happy New Year.” 他把速写正面向着Bucky的方向贴在玻璃上,像是苦笑又像是叹息,说话时的气都呼在玻璃上留下几秒的雾气。

 

“这是我们这麽多年后又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要自己一个人过了。”现在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和你一起庆祝,我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虽然你没办法回应我。

 

“还记不记得15岁那次新年,你硬拉着我陪你去酒吧倒数,那时我们偷偷跟在别人后面窜进去,你差一点被人发现,后来还有姐姐要请你喝酒。” 你无论在哪儿都总是受欢迎的,也总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我经历本来想像不到的人生。”最后我一个人在凌晨2点钟要扛着醉到走不出直线的你回家,那次我差点就要哮喘发作了,最后我们还被Barns太太训斥了一顿。”

 

“Bucky⋯⋯” 

双眼不自觉泛出一点水雾,他说着说着竟然有点难过了起来。”我知道这是你的选择,我应该尊重你,可是就像你为我挡了那一下而掉下火车一样⋯⋯”

 

“这对我太残忍了⋯⋯”

 可不可以有一次,是我决定的,听我的,让我不用这样又一次苦苦坚持。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不要替我挡那一枪,就让我中枪然后消失,或者我自己可以及时挡得住然后掉下去的人换成我,让那个满心裂痕的人换成我。

希望你不要冷冻,相信我和所有队友,我们可以陪在你身边,可以保护你,跟你一起坚持到找到治疗方法为止。

 

你一直都以为你对不起这个世界,你要为自己的罪封锁自己。你在惩罚自己,也在惩罚我,惩罚我没有好好地保护你,让你受尽折磨。

有更温柔的方法,可是你选择了对自己最残忍的。

 

可是痛苦也好,折磨也罢,只要是你选择的,我都会陪你走到尽头。

就像你答应我的。

 

眼框的温热始终没忍住滑下来,在他脸上划出泪痕,正想要伸手抹掉的时候,隐约听到一点什麽声音,他顾不上还挂在脸上的一行泪痕,没想到一抬头对上一双盈满笑意的眼睛。

 

他一愣,完全反应不过来。

 

“Happy New Year, Steve.” 

 

12:05p.m.

 

“这是怎麽回事?”严肃的声音迴响在客厅之中,没有人敢吭声,包括国王陛下-虽然这裡是他家、他的国家-没有人敢挑战发怒时的美国队长,因为他一般不轻易发怒,上次发怒就随手把一块矮柜尺寸的实木徒手撕开。

怂是人类的本能反应。

 

Bucky单手捧着玻璃杯,小口地饮着Steve刚刚给他热的牛奶,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圈,发现每个人都望着不同的方向假装看风景,却没有人敢回Steve,他也很识趣地低下头继续喝牛奶不吭声。

 

最后Sam受不了Wanda一直隔空戳他肋骨,认命地开口:”昨晚我们喝嗨了之后,不记得是谁了⋯⋯一直嚷嚷说要把Bucky叫起来一块儿喝,所以我们走到冷冻室⋯⋯你不要盯着我啊,又不是我的主意,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喝醉的人分不清冷冻和睡觉的差别,也不记得轻易动Bucky的话会被Steve徒手撕开,当然也不知道冷冻柜是怎样操作的,所以他们又拍又敲又踹了一轮,发现没办法弄醒之后就又走回客厅喝起来了。

 

没想到当时可能不小心误触了某一个键,令冷冻失效了。

 

“你明明昨晚已经醒了,为什麽一直在裡面呆到早上?” Scott忽然想起来,如果昨晚已经解冻了为什麽他刚刚才醒。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身边很吵,可是身体机能还没那麽快回来,全身都很痠疼,所以⋯⋯”就赖了一下床。

 

“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很好,已经不疼了。”说着活动了一下右手。

 

“唉。”Steve揉了一下眉心。”我下次一定要盯紧你们不让你们再乱来。这次算我监察不当。”

 

知道Steve已经不生气了,Wanda鬆一口气,随即换上撒娇的表情:”Cap,早餐好香,你看Bucky也饿了,我们先吃早餐吧?”Bucky马上配合着Wanda望着Steve点点头。

 

得到Steve关怀地望向Bucky的眼神和一个点头后,宿醉未醒又饿极的队友们默契地冲向餐桌,把空间留给冰棍们。

Wanda把两份沙拉盛起来,用红光包起来加上叉子传到客厅那边,Steve接住后开始默默喂Bucky吃。

“你不用这样,我自己可以⋯⋯”在大家面前喂食稍微有点难为情,虽然大家都很默契地装作没看见。他放下右手拿着的牛奶杯想跟Steve抢叉子却没成功。

“我喜欢。”他避开他伸过来的手-国王陛下还没来得及替Bucky安装新的左手,所以现在Steve轻易佔上风-固执地继续把食物递到他嘴边。

 

吃着吃着,望着大腿上搁着的速写,忽然间一点郁闷又涌上心头。

“我没有准备新年礼物。”嘴巴裡还咬着蔬菜和培根,含糊不清的声音中有一点点小狗似的可怜。

 

“你已经给我了。” 

 

“啊?”

 

”已经收到了。” Steve趁着Bucky发愣偷亲了一下他嘴角,把他嘴边的起司碎舔掉。

 

你已经给我最想要的礼物了,感谢你让那个画面,成为了现实。

 

新年快乐。


END



一直到晚上9点才想到要写什麽,以为自己可以两个小时写完,结果写了4个小时,速度非常非常的慢⋯⋯

我写得最久是怎麽弄沙拉⋯⋯(完全不会煮东西

本来想写冬冬不在身边的时候,队长一直:Bucky以前怎样、我们怎样怎样⋯看到什么都直接想到bucky,结果出来了一个非常长气的队长

(Sam:知道我平时被晒得有多烦了吧?)

很少写盾冬,这一篇算是对盾冬圈所有太太的谢礼,(写得不好,但念及我的小小心意请收下)

谢谢你们让我吃到好多好吃的粮,2016年看到盾冬很幸福我也很幸福,

希望2017年他们也甜甜der(比心)



花絮


"Bucky 够不够,要不要我煎牛排?"


"好。"


"再加一份卡邦尼意粉?"


"太多了,Steve。"


"没关係,我可以一起吃。"


"好。"


"甜点要布丁吗?冰箱还有。"


"⋯⋯ 好。"



旁边餐桌上的一群队友很想说:队长我也不够吃!

但没人敢说。

于是大家很默契地开始抢面包丁和培根。




   
评论
热度(175)
  1. 存文小仓库狮子 转载了此文字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