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Your Problem

糖油果子:

古戈:



一个脑洞,来自一句歌词。




Tell me your problems,I'll chase them away




..............................................




1.
“味道怎么样?”Steve把泡好的咖啡推到Bucky手边,看着他拿起那只马克杯喝了一大口。

“不错,要是再加一块儿方糖就更好了。”Bucky想了想说。

Steve抓过方糖盒子,从里面挑出两块丢进马克杯里,看着它们快速的溶解,化成白色的液体漂浮在咖啡上。

“你还好吗,Bucky?”他问。

“好的不能再好了。”Bucky笑着回答,把杯中的液体搅拌均匀喝了两口。

Steve不动声色的对他笑了笑。

但他不信,Bucky现在所说的,他一个字都不信。




2.
几个小时之前,他和Bucky出了一个组队任务。

任务地点在郊区的一个废弃工厂,他们一进去就中了机关,两人在躲避中被隔开,抛出的通讯信号也被阻断。

Bucky听到刺耳的电流声响起时,就开始觉得不对。他皱着眉朝里走了几步,突然被钉在原地,脸上的血色退了个干净。

沉重的门在他身后合上,发出金属摩擦挤压的闷响,整个房间阴森森的,破败的蛛网和灰尘占满了每个角落,空气里都是腐朽潮湿的味道。杂物堆在中间,四周却空出来,墙壁上挂满了大小一致立方体形状的显示器,左拉的脸出现在正中的屏幕上。

“Barnes中士,九头蛇最强大的武器。”他正盯着他,像盯住猎物的毒蛇。

“我不是,”Bucky声音很低,但一字一句的说,“现在不是了。”




左拉阴测地笑,絮絮叨叨的重复着那几句话。

Bucky意识到这是有人操控的,他环顾着四周,把视线触及范围内的所有东西塞进自己的视网膜里,在房间最左侧发现了被书架挡住的操作台。

他不再理会左拉的废话,绷紧了肌肉,慢慢的吸气调整呼吸,好让自己尽可能少的被影响,尽可能少的再想起七十年间让他肝胆俱裂的折磨。他翻过障碍打碎了书架,扼住穿着工装操作员的喉咙把他甩到地上,从武器搭扣上取下一把双刃战术刀,擦着那人的耳朵扎进地面。

“Steve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整个基地都在他的掌控下,冬日战士,他当然知道。”

Bucky呼吸变得急促,他想起那些冷冻仓,洗脑仪器,扎进皮肤的针头。





“Steve在哪儿?”他再次问道,拔出地上的匕首,低头抵住特工的锁骨。

“求你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冬兵没有让他说完,战术刀划破皮肉割断了右锁骨,骨头断裂的声音让人牙酸,猩热的血随着刀锋拔出喷溅出来。特工从喉咙里挤出尖利的惨叫声,盖过了左拉嘶哑的笑声。

“你做的很好Soldier,就像我们对你做的那样,你做的非常好。做下去冬兵,你知道没人能挨过刑讯,他能告诉你你的队长在哪儿。”

“他在哪儿?” 

“我不能说!求你了,我不能说!”特工挣扎着去扒冬兵按住他的金属手臂,被刺穿了耳朵钉回地上。

“你的队长孤身一人,像七十年前他最后一次任务一样陷入危险。你能救他,只要你知道他的下落。”

“他在哪儿?”

躺在地上的九头蛇因为疼痛抽搐着,尖叫着拒绝回答。

冬兵开始感觉到愤怒和不安,他陷入了混乱,又极度清醒。他沉着脸攥紧战术刀,又把它扔到地上,从腰间卸下一把锯齿军刃,把它捅进特工每一根不足以致命的血管里。

“他在哪儿?”冬兵把沾满鲜血的刀刃抵在特工的眼球上机械的问道,但他很快停住了,他在涣散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他的头发散开一些,血和土缠住发尾让它们纠到一起,他的眼睛里全是不耐和杀意,这是一个冷漠,残忍,死气沉沉的九头蛇杀手。

“刺下去,冬兵!你马上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我不是!”Bucky怒吼着把军刀掷出,击碎了又一个显示屏,左拉的脸滋滋啦啦闪了几下消失,又出现在新的屏幕上。

“怎么关它?”他重新锁住特工的喉咙问道。

“操作台……”九头蛇看着Bucky,声音里混着血,变得模糊。

Bucky松开他,往前冲了几步,在操作台杂乱的线路中找到了总电源,他用力的扯断,房间里终于恢复了清净。

“你不杀我?”九头蛇盯着走近的Bucky问。

“不,”Bucky停在他脚边。“会有人审判你。”

“我要去找Steve了。”他想了想补充道。

“可惜了,多么完美的武器。”九头蛇扭曲的笑了两声。

Bucky劈手夺过那把战术刀,但迟了一步,利刃穿透喉咙,那人挣扎了几下,停止了呼吸。

Bucky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脑思考着制定下一步计划。他往前走了一步,战术靴踏进地上的血泊里,声响儿让他顿了顿。

整个工厂的电源被切断,机关停止了运作。








Steve的身影从门外闪进来愣住后,Bucky浑身的血液都冷的停止流动,他意识到这才是最大的圈套。




针对他本身,针对他仅剩的,仅剩本源的圈套。




他面无血色的看着身边死去的九头蛇特工,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能证明他的身份。左拉,他又转头去看那些几近报废的显示屏,在他扯断电源的那一刻,它就永远消失了。

他站在穿工装的尸体身边,满地都是血,左手握着锋利的战术刀,现在的情况倒更像是失控的人型武器杀死了求救的平民。他茫然的看向Steve错愕的脸,膝盖一软跪到地上。

“Bucky!”Steve几步迈过尸体,握住他的手臂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他......他是九头蛇的人。”Bucky被Steve扶住,磕磕巴巴的开口,手里紧紧抓着Steve的胳膊,力道大的让他有些吃痛。“左拉,他在这里。”

“我找不到你,他知道,他肯定知道,我......我审讯他。”他怔忪地解释,“我能把握好,我知道,他们对我用过,不是我。”

“停下Bucky,停下,别再说了。”Steve把手里的盾扔到地上,按住他的后脑把他扣进肩窝里。他死盯着地上的尸体,看着那上面皮开肉绽狰狞的伤口。这些伤口或者更多更残忍的都曾经出现在Bucky身上,他深深地吸气,梳理着手下被冷汗打湿的头发。

Bucky听话地停下来,粗重的喘息声打在他耳边。Steve的手从他头发上滑下去一下一下揉着紧绷的后颈,带着他转到操作台的另一边,远离了那具尸体。

“Bucky.”Steve护着他慢慢坐下,踢远了粘着血的战术刀,把吻落在他的头发上,落在沾染了血迹的脸颊上,等着他情绪稳定下来。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半晌Bucky低声说,“我已经不这么做了。”

“我知道。”Steve还想说我相信你,还想再多说点别的,就像七十年前Bucky常做的那样,在他无数次灰心丧气的时候说点俏皮话,好转移他的注意力。

但他说不出来,只能低下头,仓促的吻住他冰冷而颤抖的嘴唇。这甚至不算是一个吻,他们的嘴唇轻轻的贴在一起,不深入,又舍不得分开,呼吸间尝到的全是血锈和灰尘粉末味儿。

Steve又想起他们的第一个吻,阳光透过巷子照着Bucky的军帽,折出明朗又柔和的光。他笑的眯起眼睛,像神话里带着橄榄枝的小王子,弯腰吻在他的唇上。

他看着Bucky半垂的眼睛,嘴里,喉咙里,心里都疼的焦灼。

太苦了,Steve闭上眼睛心想,他的Bucky,太苦了。




3.

“你还好吗,Bucky?”Steve在浴室把水温调好后再次问道。

Bucky拿洗发水的手顿了顿,垂到腿边。

“很好。”他犹豫了一下回答。

Steve呼吸不太顺畅的看着Bucky沉默且微微蜷缩的背影,咬紧了牙没让自己像往常一样伸出手去。

“你不能偷偷用凉水冲澡,现在天已经很冷了。”他尽量保持着匀速说话,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你得保证。”

“我保证。”Bucky几乎立刻回答了他,重新举起手指,把洗发水从架子上拿下来。

“好。”Steve点点头,往浴室外走去,又忍不住转过身叮嘱。“我就在客厅,如果你有什么需要.......”

他的话没有说完,浴室的门就在他眼前关上了,甚至差点砸到他的鼻尖。

Steve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热水产生的雾气蒙上玻璃门,才靠着墙坐下来,听着里面哗啦啦落在地面的水声。

“我们年轻的时候Bucky,对,年轻的时候。”Steve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笑着把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那会儿的热水器可不像现在这么智能,动不动的就停止工作,有一回我连肥皂都打好了,满身的泡沫,结果热水突然就停止了。”

“我像个傻子一样看着出水的水龙头,用凉水洗完了那个澡。”

“你肯定猜到了,第二天我发烧到四十度还引发了肺炎,差点就去见上帝了。那几天你坐在我床边上,拉着脸赶都赶不走。”他说到这儿,哼哼着笑了笑才继续往下说。“后来我挺过那一次,好几个月你都不让我单独洗澡。太好笑啦Bucky,那会儿你看到我进浴室,表情都跟要上战场似的。”

“但我注射血清之后就没什么怕的了,在冰里冻了七十年都能活过来。”

“不过从我醒来算起,你知道我最怕的是哪一次吗?不是你在桥上完全不认识我的那次,也不是在战舰上你把我打下水的那次。是你回来的两周后,那回我出任务回家,看见屋里没有光亮的时候。”

Steve半闭上眼睛,头磕着墙壁碰了碰。

“我吓坏了,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就怕开门发现你从家里走了。我怕你不原谅我,也不原谅自己,更怕你已经失望了,对我,对这个世界都没有信心。我怕极了,但还是告诉自己,别害怕Steve Rogers,他要是走了,你就再把他找回来,就像他一次次去小巷子里找你那样。”

“你没走,你当然没走,你说过得跟着我。”Steve笑着睁开眼睛,把头偏向浴室门。“醒来后最高兴的也是那回,我打开门,发现你就躺在沙发上,你在等我的时候睡着了。我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结果愣的说不出话,然后你就醒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还叫了我的名字。你说Steve,你回来了......”

Steve说不下去了,他眼角发红,伸手搓了搓脸。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有多善良,你有多内疚,瞧瞧你,都没有抱怨过一句命运待你有多糟糕。但你得知道Buck,我永远相信你,也永远爱你。”

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门在他眼前打开。Steve抬头,看到Bucky裹着一块大浴巾,头发还滴着水,湿答答的贴在脸上。他委屈地耷拉着眼角,像一条被主人遗忘在雨中的小奶狗。

“你还好吗,Bucky?”Steve问道。

“不好,”好一会儿Bucky开口说道,带着一点哽咽向下弯了弯嘴角。“抱抱我,Stevie。”

Steve站起来把他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他。




4.
他把Bucky的头发吹干,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按照记事本上的顺序,他们今晚该看《爱丽丝梦游仙境》,色彩丰富的电影画面和造型独特的人物显然取悦了Bucky,他的情绪放松了不少。

临近结尾的时候,Steve把热好的牛奶塞进Bucky手里,还放到桌上一盘小饼干。

“给我的?”Bucky眯着眼晴把牛奶举到嘴边。

“给你的。”Steve捉住他放在沙发上的右手握住,“为了你今天任务时候的勇敢,我多加了一勺糖。”

Bucky嗤笑着喝了一口,挑着眉看向桌上的饼干。

“那这个?”

“为了你跟我分享你的感受。”

“我真是感激不尽,美国队长太慷慨了。”Bucky藏着鼻音哼出声,被Steve凑过来吻住了嘴唇。

“那这次的理由是什么?”他抵住Steve的额头低声问。

“没有理由。”Steve笑着说。“我爱你,所以想这么做。”

Bucky像是被肉麻到了,嫌弃地挣开Steve往沙发边上挪了挪,继续认真看电影。

Steve假装没有发现他红了一小片的耳朵。




5.
Steve,你知道我最高兴的是哪一回吗?

哪一回?

那次我回到安全屋,发现屋里有人,我本该立刻离开,但我打开了门,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感谢上帝你这么做了。

对,我打开门看到了你,我知道你要带我回家了。






   
评论
热度(962)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