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花怜/忘羡/冰秋】三郎带媳妇儿回家啦

凤梨与夏柑:

洛大郎和花三郎的日常互掐√
羡羡和老三的日常互怼√
秀秀笔下的三对太!可!爱!啦!
ooc莫怪qwq


“三郎啊。”


谢怜趴着桌上,若有所思。


花城揽过他,脸颊亲昵地蹭着他的额头。


“哥哥怎么了?”


谢怜捧着脸看他,“没事没事,我就是想三郎这个称呼的来历,应当不是当初向我解释的那样罢?”


花城没料到是这个问题,面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即摇摇头,“我何曾骗过哥哥。我确是在家中排行老三,只是那个家……”花城眯了眼睛,似乎在思索着怎么解释才好。


谢怜不明所以,还以为他想起了生前的事,赶紧接口道:“我就是随口一问,三郎别放在心上。”


花城又摇了摇头,“不是哥哥想的那样。只是那个家……有些奇特。”


谢怜愣了一下。


“原来三郎还有家人?”


花城状似苦恼地支着头,“也不算家人。这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时候也差不多了,哥哥可愿意随我去见见他们?”


见见见见见见家长???


谢怜面色发窘,“这么仓促?若是我不讨三郎家人的喜欢……”


花城拉起他的手,温言道:


“决计不会。我们的事这群人也没资格干涉,况且那魏无羡还……”花城似是突然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脸色很不好看,“魏无羡要是说了什么胡话哥哥你别理他就是了。”


谢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花城抚慰般地吻吻他的头顶,将骰子往空中一抛。


【忘羡&花怜】


“怂怂儿哟——怂——怂——儿——”


刚落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谢怜好奇地望望四周,猜测着这是谁在叫谁,当然也没有忽视自家三郎越来越黑的脸色。


“……三郎?”


谢怜担忧地举起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被花城一把攥住,拉着往前走。


“别理魏无羡。”


然而叫声变本加厉。


“我们的怂怂儿终于舍得回来了?怎么样,今年成功拐了你家太子殿下回家啦?”


厄命出鞘。


锋芒凌厉的弯刀在半空中被一柄破空而来的长剑拦住,花城自是认识避尘的,他冷哼一声,收回厄命。


“回来就回来,何必这么大杀气。”


避尘主人也收回了剑,淡淡地扫过花谢二人,“这位就是你中意之人?”


花城眯了眯眼,“爱妻,谢怜。”


谢怜的背僵了一僵。


他悄悄伸手掐了一下花城的腰。觉得不过瘾,又掐了一下。


花城脸色不变,轻咳一声,暗中带着些求饶意味勾了勾谢怜的小指。


算了算了,就当给他个面子。谢怜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松开手。


“诶诶,干嘛呢干嘛呢,到了我和蓝二哥哥的地盘还敢这么放肆?”这是不知什么时候窜出来的先前在小屋里暗中观察的魏无羡。


花城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魏无羡挑挑眉,给一旁的蓝忘机使了个眼色,上来就挽住了谢怜的胳膊。


“千万别生分啊怜怜,”魏无羡极其热情地拉着谢怜望屋子里走,“那个,蓝湛蓝忘机,你跟着花城叫他二哥就行了,我叫魏无羡,你就叫我——”


“二嫂。”


蓝忘机后脚步入房门,用不容置喙的语气接道。


魏无羡难得地磕巴了一下。“啧,蓝二哥哥你——”


随后又毫不在意地一挥手,“哎呀,随你啦。反正自家人嘛。”


花城紧跟着迈进来,冷着一张脸:“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你们两个。我只有殿下一个哥哥。”


谢怜看着似乎很自来熟的魏无羡,突然想起刚落地时他嚷嚷的内容来。


“二……嫂,你刚刚那声‘怂怂儿’叫的该不会是……”


“你夫君啊。”魏无羡笑嘻嘻地回答。


谢怜一瞬间红了脸,他掩饰般地咳嗽了一声,“为……为什么这么叫他?”


“他还不怂吗!”魏无羡恨铁不成钢地撇了一眼花城,掰着指头数:“我单身的时候,他在追你;我和蓝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在追你;我和蓝二哥哥缠缠绵绵到天涯的时候,他在追你;我和蓝二哥哥把床单滚了又滚的时候,他竟然还在追你??”


花城的厄命和银蝶已经控制不住了。


魏无羡满屋子跑着躲花城和银蝶,还不忘高喊:“他跟你见面的时候不敢暴露自己,暴露了也不敢告白,明明像痴汉一样张口闭口‘我那金枝玉叶的贵人’还在你面前强装矜持,偷偷调戏你成功之后乐得跟什么似的还回来跟我们炫耀,后来听说居然还是你先告的白?”


花城的厄命已经抖得停不下来了。看到魏无羡(装作)被追得到处跑,蓝忘机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他熟练地拔出避尘,把魏无羡护在身后。


魏无羡得寸进尺,委屈巴巴地看着蓝忘机:“蓝二哥哥,他们欺负我~”


避尘寒光更盛。


花城脸色铁青,似乎真的起了灭口的心思。他压根不敢看谢怜的脸色,只是拉了小心翼翼偷看他的谢怜,扔了个骰子。


“告辞。”


【冰秋&花怜】


“三郎啊。”


听到谢怜悠悠地叫他,花城脸色缓了缓,低声道:“哥哥,别听魏无羡的。”


“三郎哎。”


谢怜压抑着自己的笑意,又叫了一声。


花城无奈,终于对上谢怜亮晶晶的眸子。


“哥哥想笑便笑罢。”


“三郎当真可爱得紧。”谢怜踮起脚尖亲了花城一口,“那么我们这样好不好?三郎那时不敢跟我说的,我现在来跟三郎说。只要三郎想,千遍万遍都说与你听。”


花城不自在地轻咳一声,一丝不自在的红色爬上耳根,“好啊。”


随即,又凑到谢怜耳边柔声道:“不过,从前欠哥哥的‘喜欢你’三个字,今后也一并偿还。”


……


二人说着,来到了一处草屋前。


门没关,花城走上前掀开门帘,“哥哥,这里。”


原本坐在桌前的沈清秋看见二人,先是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起身来迎,被另一个人闪身挡在身前。


“不准靠近师尊!”


老母鸡护犊子一般的态度吓了谢怜一跳。花城倒是习以为常,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似的拉着谢怜坐下来,介绍道:“冰妹,洛冰河,他师尊,沈清秋。”


洛冰河冷笑,“花三怂,你现在胆子不小了啊。”


……


空气中再一次弥漫着剑拔弩张的味道。


沈仙师见势不妙,赶紧安抚似的摸摸洛冰河的头,“老三好不容易来一趟,别在太子殿下面前揭他的短了。”


气场全开的洛冰河瞬间软下来,像一只小奶狗一样往他师尊那边靠。


“师尊,我难受。”


得,又来了,这种一天上演三五十遍的戏码。沈清秋从善如流地温声软语安慰他,洛冰河愈发得寸进尺。花城看了看旁若无人地秀起来的师徒俩,凑近谢怜,未带眼罩的那只眼睛冲他眨了眨。


“哥哥,我难受。”


谢怜忍着笑,照瓢画葫芦地抬起手摸了摸花城的头,有学有样地安慰他:“三郎不怂,三郎最好了,我最喜欢三郎了。”


见此,洛冰河随即炸毛,“花三怂,你敢学我?”


花城挑眉,嘴角挂上招牌假笑,“学你?魔界耻辱洛冰河觉得自己很值得效仿?”


“耻辱说谁呢?”洛冰河缓缓起身,周身气场完全变了。


“咳咳。”


沈清秋咳嗽了几声,用扇柄敲敲桌面,示意花城和洛冰河看左侧的墙面。谢怜这才注意到,上面竟然贴了龙飞凤舞的五个大字:


要打出去打。


就在这一瞬,洛冰河手上剑光一闪,花城闪身躲过,洛冰河抓住这个机会往窗外一翻,花城厄命在手,追了出去。


谢怜猛地站起来,又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另一个,急道:“他们……这……没关系吗?”


沈清秋打起扇子遮住半张脸,显得高深莫测,“见面礼罢了,随他们去。”


……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人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谢怜起身迎上,“分出胜负了?”


花城摇头。


谢怜上前给他整整领子,“那你们回来得还真快。”


花城弯弯眼睛,“因为我想哥哥了啊。”


洛冰河冷哼一声,却在转头看向沈清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变得晴空万里,噔噔噔跑到沈清秋座椅旁边给他捶腿捏肩,“师尊跟徒儿分别这么久,有没有想我啊?”


沈清秋扇子一叠,轻轻敲了一下洛冰河的头,嘴上毫不留情:“没有。”


眼见得洛冰河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硬生生地改口道:“——是不可能的。”


洛冰河下巴蹭着沈清秋的肩,连叫了好几声师尊,一副高兴得尾巴要翘上天的样子。


缠着沈清秋温存了好一会儿,转头看见另外两个居然还在他的房子里缠缠绵绵,顿时横眉倒竖,挥挥手要赶他们走:“走开走开,别打扰我和师尊。”


沈清秋以扇掩口,“这就赶他们走了?可惜,花城把他家太子殿下的手艺说得这么好,我还真想尝尝呢。”


听了这话,洛冰河的眉毛则立刻耷拉下来,转眼又是一副要哭的表情:“师尊……不是说好了只吃我做的东西吗……”


而谢怜则很高兴地看向花城,“真的吗?”


花城狭长的眼睛流露出笑意,“哥哥做的东西自然是好的。”


谢怜跃跃欲试:“那我来做!”


“哥哥不必管其他人,只要做给我吃就好,”花城含笑望着他,又补充道:“有洛冰河在,饿不死他们的。”


谢怜听了花城这种宣誓主权一般的发言面上变得绯红,悄悄扯了他的衣角。


对于谢怜的小动作,花城心里从来都是极为受用。他牵了谢怜的手,把人捞在怀里。


“哥哥,我们回家。”

   
评论
热度(2706)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