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渣反/魔道/天官】清欢

凤梨与夏柑:

多cp,就想写写他们甜甜的小日常w


【冰秋】


沈仙师心血来潮,兴致勃勃提出要为洛冰河下厨。


不要问洛冰河感不感动,他不敢动。


当第七十三次心惊胆战地看沈清秋手起刀落以入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之势斩断了一根豆角的时候,他终于崩溃地喊了一声“师尊……”,却没想到这一喊让沈清秋一惊,手上菜刀便划破了手指。


“师尊!”


这一声当真撕心裂肺。


沈清秋:“?”


“师尊你的手受伤了!”


洛冰河眼泪汪汪,下一秒,就把沈清秋受伤的手指含进嘴里。


沈清秋:“???”


见沈清秋满脸不可思议,洛冰河仰起头,带了几分羞涩地向他解释:“听说这样伤口能愈合得更快些。”


沈清秋:“?????”


他毫不留情地把手指从洛冰河嘴里抽出来,催动灵力,伤口以肉眼可见之势愈合着。


接着,折扇啪一声落到了委屈巴巴的洛冰河头上。


“想撩我,下次直接点。”


【漠尚】


“尚清华!”漠北君把一叠纸狠狠地摔在桌上,额头上青筋毕露,“这是什么东西?”


尚清华定睛一看,顿时脸色惨白。


这是他藏在枕头下的、日夜奋笔疾书撰写的、有剧情有肉的、cp大乱炖的《清静峰秘史》手稿。


“大王,大王你听我解释!”没错,虽然他向来不要脸,但是这种没下限的手稿正大光明地被漠北君拎出来说却是始料未及。尚清华哆哆嗦嗦地抱了头,根本不敢看漠北君的脸色,再回忆起他里面大肆描写过的香艳场面……“要死要死要死”六个字占满整个脑内屏幕,他内心仅存的一丝期望是漠北君能给他留个全尸。


“手放下来!”


一声爆喝,吓得尚清华抖了三抖,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赶紧规规矩矩地放了手。


“你怕什么。”漠北君看起来脸色很不好,“自从你回来,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


有道理。尚清华迟钝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那……大王您这是……?”


漠北君板着脸。


“你少写了一对。”


尚清华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漠北君不耐烦了,直接扣了他的下巴吻上去。


“我,和你。”


【忘羡】


“天子笑两坛。”魏无羡靠在桌边,摆摆手招呼小二。蓝忘机坐在他对面,神色淡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他们在外游历许久后回了姑苏,路过彩衣镇,魏无羡肚子里的馋虫便被勾了起来,说什么也要喝足了再走。


蓝湛不作陪,他也不强求。魏无羡拆开一坛,开始自斟自饮。


魏无羡酒量不错,平日喝两坛也并不如何,可是在蓝忘机身边,他就忍不住要醉上一醉。


“蓝二哥哥!”


蓝忘机微微抬头,却迎面撞上魏无羡伸过来捏他的脸的手。


“蓝二哥哥,你真好看。”


魏无羡笑嘻嘻地在他脸上揉揉,“你家老的、小的、学徒、门生他们全都没有你好看,全天底下再找不出来比你好看的人了。”


蓝忘机轻咳一声,不去理会他,却也没拍掉他作乱的手。


魏无羡嘿嘿笑着,忽然一连串地叫:


“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


这两个音节在他舌尖上翻来覆去地念,看着对面人俊秀的脸,魏无羡的嘴角咧得停不下来。


这个名字怎生得这般好听,这个人怎生得这般好看。


于是他衔了一口酒,探过身子,要口对口渡给蓝忘机,嘴里还含含糊糊地唤着“蓝湛,蓝湛”。


蓝忘机眸光微动,淡声应道:“嗯,我在。”


【双道长】


“这桂花糖藕的味道不错,东街新开张的点心铺子里买的,子琛也尝尝?”


晓星尘用签子挑了一片晶亮亮的薄藕递到宋岚嘴边,藕孔被晶莹饱满的糯米填充,散发出甜腻的香味。


宋岚微微偏了头,“我不喜甜食。”


晓星尘不依,“子琛莫哄我,你上次吃软香糕时明明是欢喜的。你放开吃,我够了。”


宋岚无奈,伸手要接过签子,却被晓星尘挡了回来。


“子琛,张口。”


宋岚微微蹙眉,但还是依言就这晓星尘的手吃了那片藕。


晓星尘微笑又有点儿期待地看着他,“如何?”


这味道对宋岚来说确实过于甜腻,入口之后只觉冰糖的味道溢满口腔,其他并无甚特别。


但他看着晓星尘明若繁星的眼睛,微微点了头。


“不错。”


【花怜】


又是一年除夕,谢怜早早起了床,从极乐坊赶到菩荠观,准备开始今年最后一日的清扫装扮事宜。


花城自然是跟来了。他负手站立在门口,挑眉道:“哥哥何须如此劳累,叫手下帮忙做了就是。”


谢怜微笑道:“除旧迎新嘛,讨个彩头,寻常夫妻都——”


花城微微张大了眼睛。


谢怜语气不改,笑吟吟地说了下半句话:“——亲自来做这些的,三郎不想跟我做那夫妻间做的事么?”


花城抚掌笑道:“我真是服了哥哥了,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等话来。”


谢怜谦虚道:“多亏与三郎待久了,彼此彼此。”


“怨我,这两年带坏哥哥了,”花城微微屈身做了个请罪的姿势,语气似是歉疚至极。


转身寻了扫帚等一众工具来,献殷勤地堆到谢怜面前:“好罢,既然哥哥都这般说了,那就做吧。”


……


两人忙活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正贴着春联的花城忽然悠悠地来了一句:


“我倒是颇想念那个无意说起‘我夫三郎’时会脸红捂嘴的太子殿下呢。”


谢怜正在擦自己神像的手顿了顿,辩解道:


“我那次……并未脸红啊。”


“是吗?”花城的手指在春联上划来划去,含笑道:“原来如此,我还道是哥哥害羞。既然哥哥不介意,那么以后能不能多叫几声来给我听听?”


【双玄】


地师禁不住风师的软磨硬泡,还是随他来了京城,不过附加了一个条件。


绝不化女相。


师青玄废了千般口舌也没能说动他,只好悻悻作罢,独自化了女相傍在他身侧。


二人来到京城,此时正逢佳节庙会,城中极为热闹。


明仪与师青玄在人群中一站,俊郎仙姝,极为惹眼,惹得街上人之间互相窃窃私语。


“这小娘子与这小相公好生俊俏啊。”


“是呢,不知这两位年方几何,可有婚配?”


“这二人状似亲昵,说不定是一对呢。”


一个年轻秀才摇着蒲扇,摇头晃脑道:“这还用问?依我看,这二位肯定是云游至此处的一双眷侣,可谓是天上人间难比拟,直教人只羡鸳鸯不羡仙那。”


周围人哄笑,“酸秀才又在扯他的歪诗啦!”


……


被人议得多了,绕是向来不甚在意这种眼光的师青玄的脸也红了个通透。


“叫你和我一起作女冠,你不肯,你看这这这这……”


地师倒没他想象中那样着恼,只是回头瞥了他一眼,面不改色道:


“随他们去。”




——接下来是个人碎碎念——


刚看完了冰秋的成亲记!卧槽这种似曾相识感是怎么回事!
【冰妹:师尊成亲吧qwq
沈清秋:?
冰妹:师尊对不起对不起qwq你就当我在开玩笑好了
沈清秋:???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然后就答应了)
(fafa掏出小本本认真记着)
回去以后:
fafa:哥哥,成亲吧。
谢怜:?
fafa:哥哥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谢怜(怒):??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妈耶笑死原来fafa这么怂真的是跟冰妹学的()
,只是……你堂堂绝境鬼王咋就不知道变通呢!人家和你一样吗!你大哥大嫂boss打了心意通了连床单都滚了多少遍了你亲个小嘴就想把人拐回家!可能吗!啊!你自己说说可能吗!(恨铁不成钢脸)

   
评论
热度(1842)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