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雷安】说谎的人

Lucifer:

☆★原作向


☆★一个关于说谎和坦诚的故事






找出那个说谎的人。








惊雷刺穿了大地,地面的碎石被激昂的雷电给烤焦、崩裂,再被刺目的闪电劈裂为粉末。呼啸的风声在雷电中穿梭,它轻盈却带着尖锐的戾气,仿佛要撕碎雷电所形成的巨幕。




雷狮仰面躺在地上,他的嘴角挂着一条猩红的血迹。然而,他却不知钝痛般大笑起来,冷漠的紫眸紧紧地把身上那个人给锁住,仿佛要将他钉死在背后无形的十字架上。




安迷修跪坐在雷狮身上,脸色泛冷,双剑被他交叉握于手中,把雷狮的脖子给锁住,刀刃已经在紧贴于动脉的皮肤上留下一点惊心的红痕。




血从安迷修脸上的伤口里渗出来,滴在雷狮的嘴边。雷狮依然笑着,他的桀骜和骄傲,几乎要把安迷修给焚烧殆尽。




每每当他试图看穿那双深邃的紫色的眼睛,去摘取里面的星辰的时候,都会被雷狮的骄傲所挡在外面。虽然这人与他势不两立,但安迷修也不禁疑惑,在雷狮没有“服从”和“低头”的生命中,他可曾在意过谁?真正的在意着?




这个答案,安迷修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雷狮眯着眼睛,丝毫不介意双剑的禁锢,他的声音没有丝毫动容:“安迷修,动手啊?”




安迷修的眉头狠狠一皱,既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雷狮的手忽地贴上他跪在他腰旁的大腿,指尖萦绕的电流让安迷修的身体轻颤了一下,双剑险些就这么割破了雷狮的喉咙。




雷狮反而恶作剧般地笑了起来,仿佛是在欣赏安迷修一瞬间的惊慌,安迷修恼怒道:“请不要碰在下!”




雷狮:“请来请去的,安迷修你他妈真够啰嗦的,要动手就赶紧动手,不动手就从我身上滚开。”




安迷修突然就很想知道自己一直好奇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他正想开口询问,地面突如其来的震动让他生生地把话吞了回去。




安迷修警惕万分地从雷狮身上滚离,握紧双剑观察四周动静。雷狮抹了抹嘴角的血坐了起来,满不在乎地重新召唤出雷神之锤。




他和安迷修被困住了。




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战场,自从迷宫战之后大赛就变着花样来消耗参赛者的精力。这一次的战斗开始得毫无预兆,参赛者被随机的二人绑定成为一组,丢入了一个和迷宫如出一辙的地方。在这里,他们无法与外界沟通,所有的信息都只来自于至始至终出现在各个参赛者终端上的一句话:




「诚实的人,即可离开这里。」




雷狮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安迷修就像刚才那样那剑架着他的脖子,阴沉着脸问“恶党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雷狮和安迷修随即打了一架,狂雷与冷热的暴动让这个封闭的空间摇摇欲坠。




直到现在,他们也不清楚该怎么从这里出去,那些看好戏的人又究竟打着什么算盘。




雷狮从地上站起:“动不动就跨我身上,你是不是太热情了?”




安迷修一向是说不过雷狮的,他狠狠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收起了自己的双剑,这个动作让雷狮挑了挑眉。




雷狮:“怎么?不打了?”




安迷修:“在下认为现在这个境地,休战是最好的选择,再这么打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当务之急应该是好好想想出去的办法。” 




“休战?”雷狮冷哼一声,“我怕你背后捅我一刀。”




安迷修皱眉道:“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做这种事。”




雷狮恍若未闻,扛着雷神之锤往前走,安迷修有些恼怒地追了上去:“恶党!你听我说话了么?”




雷狮冷着脸往前走,心里觉得安迷修叽叽喳喳的真是烦得要死。




“恶党!”




“……”




“雷狮!”




雷狮站住了脚,回过头,紫眸阴沉得可怕:“别吵,你没发现这地方很邪门吗?你难道没感觉到元力流逝?”




经雷狮这么一说,安迷修这才恍然惊觉身体里的元力竟然真的已经流逝了许多了。再加上刚来这里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和雷狮打了一架,元力消耗更大。




这个不知名的空间给人的神经造成一种隐隐的压力,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安迷修忍不住去思考,终端里所说的“诚实”到底是指什么?什么叫做“诚实”的人?




安迷修:“现在怎么办?”




雷狮懒懒道:“看着办。”




“你的雷不能把墙壁劈开么?”




“刚才打了那么久劈开了么?”




安迷修撇撇嘴,雷狮也没说错,现在这状况确实不好办。两人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这里的地形复杂崎岖,他们甚至都不出来自己是否在原地绕着圈子。




安迷修疑惑他们两个走了这么大半天都没有见到其他人,其他参赛者都被丢到哪里去了?




雷狮走得一直很快,安迷修都有些跟不上了。他又无奈又生气地跟在他后面,心想自己为什么会和雷狮分在一组,为什么不是艾比小姐,或者其他任何人都好。




空旷的空间内只能听到雷狮和自己一前一后的脚步声,安迷修对这样的寂静和未知感到不安,他心想说不定找一找可以遇见其他参赛者也说不定,便扯着嗓子吼了几声“有人吗”。




雷狮:“你吼什么?”




“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在。”




“你是不是傻?这里地形这么复杂,信息隔绝,还封闭参赛者元力,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我们和其他人有交集。而且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未知,谁知道你这么一吼会把什么东西引出来?”




安迷修被雷狮数落得一阵不甘心,但让他更不甘心的是雷狮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我……我只是不擅长要动脑子的事!”




“我看你是直接没有脑子。”雷狮道,“这里体力流失很快,你要是把体力放在了大喊大叫上面,一会儿你晕过去了没人管你。”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背影,心里不懂雷狮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这么刻薄,虽然他俩的确道不同,但是雷狮走的那条独木桥,未免也太孤独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安迷修明显地感觉累了,雷狮的脸色也不太好。安迷修提议雷狮别走了,先坐下来好好想想,这一次,雷狮没有拒绝,而是沉默地坐在了一边。




安迷修再次打开终端看着那不断闪现的话,皱着眉头思索着,问:“这个所谓的‘诚实’,会不会是指一个东西?只要我们找到它就能出去了?”




“那你倒是说在哪儿找啊?”




安迷修抓了抓头发,一时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两人都不再说话,死寂攀爬上他们的心房。




安迷修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和雷狮这样安静地坐下来相处过,安安静静的雷狮也没有平时那么咄咄逼人,但是,他的高傲和霸道是刻在骨子里的,就算他沉默不言,那股无上的光芒也会从他的眼睛里透出来。




安迷修脱口而出:“雷狮……”




雷狮:“干什么?”




安迷修一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只能窘迫地摇摇头表示没事,换来对方一个不耐烦的皱眉。




就在这时,地面的震动再次开始了。现在二人的元力都已经流逝大半,要是此时发生危险凶多吉少。然而,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高大的墙壁被猛地从外部击碎,碎石一阵飞溅,一道瘴气般的黑影从墙壁的裂缝中渗透了出来,如同浓雾一般地把整个房间包围了起来。




安迷修以前从未遇到过这个东西,他咳嗽了几声,艰难地睁眼一看,灰黑色的雾几乎让他难以看清前路,他只是看到一束蓝白色的闪电劈开一条干净的道路,却瞬间又被那股浓雾给填满。




一阵破风声猛地响起,安迷修感到黑暗中有东西在朝着自己迅速袭来,那些黑雾仿佛拥有自己固态的形体,它们聚拢成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朝着安迷修扑咬而来。




安迷修咬着牙想召唤双剑,虚握起的手中浮现出的冷光和暖光却显得那样无力,他还是勉强拿出来冷热流,剑的形态却已经近乎于虚无。




安迷修把双剑遮挡在身体前方,黑影重重地击打在刀面,力气大得可怕。安迷修的双手一阵剧痛,血管都仿佛要爆裂开来,模糊中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划破了他的大腿,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就在黑雾的利爪再次袭来的时候,凶猛的电光让那黑雾无所遁形,一只手猛地抓住安迷修的胳膊,把他护在了身后,雷神之锤发出电闪与雷鸣的嚣声,挡下了这一击。




雷狮:“别妨碍我!”




安迷修呆呆地看着雷狮,咬着牙站了起来,冷热流再次凝聚,他忍着大腿上的痛,加入了这场战斗。




雷狮:“安迷修!”




安迷修的剑根本砍不中那雾气,那雾气打在身上却是真真实实的痛感,这感觉颇和迷宫战时的黑洞相似。雷狮也十分吃力,雷鸣声越来越弱,剩余的元力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就在二人苦于战斗之时,黑雾突然扩散开来,仿佛浸染的墨汁,把整个空间牢牢地、密不透风地笼罩了起来,把两人包围在了中间。




然而,黑雾却停止了攻击。




安迷修的衬衫被撕扯开大半,腿上也满是深深浅浅的伤痕。那片黑雾涌动在二人头顶,停止了攻击,却丝毫不给他们任何逃离的机会。




安迷修:“雷狮……”




雷狮紧皱着眉头,握着雷神之锤的手有些发白,他仿佛领地受到了侵犯的雄狮,关注着敌人的一举一动:“安静。”




就在这时,二人的终端同时自己就跳了出来,一串发光的文字开始在屏幕上闪动——




「我是诚实。」




二人都是一愣,安迷修震惊地看着那团黑雾,难道至始至终操控他们终端的,就是这片无形无态的黑雾?!




「不要说谎。」




这句话消失之后,再一次点亮的却只有安迷修的屏幕。安迷修盯着自己的终端屏幕,雷狮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异样。




「你最崇敬的人,是谁?」




安迷修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诚实地回答它提出的所有问题、不能有半点说谎对吧?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是我的师父。”




几秒之后,屏幕上的字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亮起的是雷狮的屏幕。雷狮冷哼一声:“无聊。”




安迷修紧张地小声道:“恶党!这个时候你就别说那些了!”




「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雷狮毫不犹豫地回答:“雷王星,三皇子。”




安迷修的屏幕再次亮起,他也缓缓地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黑雾替他们准备了多少问题,但看这个架势,应该也不算太难。




「你畏惧死亡吗?」




看见这个问题,安迷修愣了愣。雷狮眯起了眼睛,似乎对安迷修的答案感到些许好奇。安迷修沉默了一阵,缓缓道:“在下并不畏惧。”




问题安全地消失了,安迷修松了一口气。雷狮的眼神却忽然有些阴沉,他盯着安迷修,让人看不分明的神情开始开始在眼里涌动。




不怕死是吗?




雷狮的屏幕亮了,他低头望去。




「你对他,抱有什么感情?」




安迷修偷偷地凑过来看,疑惑道:“他?他是谁?”




黑雾仿佛是回应安迷修的疑问似的,一缕细小的黑烟缠绕在安迷修的身边,似乎在提醒他们,这个人就是问题所指。




安迷修愣愣道:“是……我吗?”




安迷修抬头去看雷狮,心想这个问题恐怕很简单。意外的是,他第一次在雷狮的眼里看到了迟疑。




雷狮死死地盯着屏幕,仿佛要把它给烧穿。问题里“感情”两个字刺伤着他的眼睛,他的拳头握了握,最后又松开,嘴角缓缓挑起一抹笑。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雷狮要犹豫这么久,难道这个无恶不作的恶党这个时候还照顾起他的感情来了?他对他能有什么感情?不就是讨厌和憎恶吗?




雷狮抬起头,紫色的眼睛还是那般不驯:“哼,问我对他的感情?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他的眼神逐渐凝聚,低沉的声音缓缓地从他口中溢出。




“我喜欢他。”




安迷修愣住了,他呆呆地盯着雷狮,嘴巴微张。雷狮的话就像一颗惊雷,搅动了他心中什么原本他坚信不疑的东西。他慌张了起来,他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惊慌过。




然而,几秒的寂静之后,雷狮的屏幕却突然开始被密密麻麻的文字所覆盖——




「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




雷狮瞪大了眼睛:“什么……”




几乎是瞬间,黑雾开始暴动起来,雾气凝聚成铺天盖地如同雨幕般的利剑,朝着两人刺来。雷狮咬着牙翻身闪躲,安迷修只能拿出双剑抵挡。可黑雾的力量实在是太强,雷狮在混乱中拽起安迷修的手,拉着他跑进黑雾渗透进来的缝隙中。




黑雾穷追不舍,似乎是必定要把二人葬送在这里。雾气像毒蛇一样紧跟着他们,擦过安迷修的脚踝,立刻传来一阵仿佛被倒刺划伤的剧痛。




安迷修闷哼一声,他的元力已经所剩不多,但他还是咬着牙用流焱展开一道火幕,熊熊的暖黄色烈火暂时把黑雾给挡在了外面。




两人跑进一处狭窄的巷口,雷狮用雷电劈下一块巨石堵在路口,屏息躲藏了一阵,黑雾那隐隐的轰鸣声在外面徘徊,似乎暂时未能发现他们的踪影,缓缓地飘散开来。




安迷修忍着痛坐了下来,剧烈地喘着气,每一口呼吸都让他的胸膛钝痛。雷狮沉默地站着,眼神阴沉得可怕。




安迷修突然很生气,他也很想发笑,刚才他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相信了雷狮说的是实话,简直可笑。




被羞辱和戏弄的愤怒填满了安迷修,他怒道:“你为什么要说谎?!本来说实话就可以安全的!”




雷狮没有回答。




安迷修站起来,冲着雷狮的背影吼道:“你我兵刃相见这么久,这种时候还说什么喜欢,你真是可笑!”




一只手重重地砸在了安迷修身侧的墙壁上,雷狮把安迷修给箍在了他的手臂间。安迷修心里一惊,但他还是不甘示弱地抬头望着他。




雷狮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就是说了谎,那又如何?”




“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我就是好奇那玩意儿的反应罢了。”




安迷修怒不可遏:“你……”




雷狮松开了手,转身就往前走,他回头看了一眼安迷修破破烂烂的衬衫,暗暗地“啧”了一声,脱下自己尚且还完好的外套,扔在了安迷修头上。




安迷修生气道:“不需要!”




“我不希望等会儿出去了让别人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我还是要面子的。”




安迷修被他说得脸色发红,他愤愤地穿上雷狮的外套,快步跟了上来:“要不是你说了谎我们可能早就出去了!”




安迷修越发地猜不透雷狮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了,应该说,他至始至终就没有让人摸透。




安迷修抓紧了身上的衣服,却在意识到这是雷狮的衣服的瞬间松开了手。




现在二人的元力都已经所剩无几,这条小巷也不知道通向哪里,外面还有名为“诚实”的黑雾的追击。




行进了十几分钟,雷狮看上去一点都不疲惫,脚步从未放缓。安迷修有些艰难地跟着他,低头看着他不停往前的脚,眼尖地发现一缕黑色的雾气突然从墙边地面的缝隙中钻了进来,安迷修顿时紧张地大吼:“小心!!”




雷狮回头,他和安迷修之间的墙壁再次被破开,黑雾掀起的飓风刮着二人的脸颊和衣服,如同潮水一般从裂痕中涌了进来。




发现了躲藏的猎物的黑雾幻化出一根黑色的触须,缠住了雷狮的脚踝,拖起他朝着墙壁猛砸上去。




安迷修:“雷狮——!!”




雷电在墙壁上炸开,雷狮咬着牙缓冲撞击给自己带来的伤害,那些黑雾又缠绕上他的脖子,把他的身体狠狠地挤压在墙上,丝毫不给他召唤雷神之锤的机会。




安迷修拿出双剑,却被黑雾的攻击困在原地,他焦急地斩断黑雾的侵袭,却无法靠近雷狮,看着雷狮窒息而痛苦的表情,又焦虑又无措。




雷狮的脖子被缠得挤出青筋,胸腔的空气在迅速流逝,雷电也微弱下去。就在这时,他的终端再次出现,那排让他恼怒不堪的文字浮现出来——




「你对他抱有什么感情?」




「你对他抱有什么感情?」




「你对他抱有什么感情?」




「你对他抱有什么感情?」




“要我说多少遍——”雷狮紧紧地拽住禁锢他动作的黑雾,吼道:“老子喜欢他!!”




“嚓”的一声,暖黄色的剑斩断了束缚住雷狮的黑雾,雷狮翻身落在地上,咳嗽了两声。安迷修的衣服上沾染着大片血迹,他站在雷狮面前,声音有些轻微地颤抖:“……骗子。”




安迷修冷静地看着暴动的雾气,他不畏惧死亡,这是实话。




安迷修轻声道:“雷狮,戏弄我就这么让你愉悦吗?”




雷狮吐出一口污浊的血迹,他盯着安迷修的背影,再看着那笼罩在二人头顶的黑雾,突然笑了起来。他召唤出雷神之锤,撑着地面站起来,沉声笑道:“我老早就觉得奇怪了……这里只有一个人说了谎,不是我也不是白痴骑士——”




他抬起头,盯着那片涌动的黑雾:“那就是你。”




死寂开始蔓延。




黑雾开始以一种奇异的姿态扭曲,就像被揭穿了什么事实一样崩溃愤怒着,雾气以肉眼可见的趋势急速的向外扩散,渐渐形成了一个阴暗的战圈。




雷狮紧握住雷神之锤,电压扩散开来,安迷修不禁被这霸道的气息给逼得后退了两步。




雷狮聚集起自己体内所剩的全部元力,准备给已经暴露本性的黑雾最后一击。安迷修深知现在也不是发呆的时候,他把刀尖一横,配合着雷狮的雷电,凌厉的冷热流开始大量涌出。




黑雾的正中央开始隐隐的露出一片发着白光、眼地如同太阳般的球体。暖黄与冷蓝缠绕着雷电,开始肆意撞击着整个空间。




碰撞之余,能量波动如同潮水一般扩散而开,黑雾开始被两人霸道的元力给逼退。被两股元力撞击的瞬间,黑雾被穿透,正中央那片白光立刻笼罩开来。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这场爆炸给撕裂了,模糊之中,他感觉有人保护着他。




等到安迷修再次苏醒过来,他已经身在凹凸大厅了。




周围还有许许多多带着伤的参赛者,他们都在各自议论着刚才在幻境中遭遇的奇特考验。




安迷修揉了揉钝痛的头坐了起来,看见自己身上穿着的雷狮的外套,愣了几秒,一下站了起来,开始寻找那人的踪影。




他和雷狮都没有说谎,袭击他们的黑雾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诚实,它才是需要被击破的谎言。恐怕最开始终端上那句话的意思,就是考验参赛者们能否摒除表面上的谎言、去相信自己暂时的伙伴、进而去发现真相。




安迷修走过大厅,不少参赛者们的话落入他的耳中,似乎每个人都随机经受了不同的考验,有友情、信任、善良……而他和雷狮遇到的,就偏偏是世界上最难的一种东西——




世界上能做到诚实的究竟有几人呢?




最后,安迷修在不远处找到了雷狮。雷狮正和海盗团的人说着话,身上只穿着他那件黑色的紧身衣,外露的臂膀上似乎有些轻微烧伤的痕迹。




安迷修:“雷狮……!”




帕洛斯:“哟,老大,我还在纳闷你的衣服……”




雷狮:“闭嘴帕洛斯。”




安迷修迟疑了一阵,坚定地走了过来,可真正站到了雷狮面前,他才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是该和他道谢?还是该……




安迷修:“你说……你…那个……喜…喜……并不讨厌我……是……是……”




雷狮却没有给安迷修说话的机会,而只是抛下一句话:“别忘了把衣服洗了给我送来。”




望着雷狮远去的背影,安迷修心里一紧,他张了张嘴,却又无从说起。最后,他一握拳,往前追了几步,一鼓作气大喊道:“雷狮!我也喜……”




安迷修的声音被吵闹的参赛者所淹没,雷狮没有回头,他也无需回头,他知道安迷修要说什么,他也知道安迷修说的是真的——




因为安迷修从来不是擅长说谎的人。








FIN.








灵感来自日本电影《要听神明的话》




这是以前废掉的稿OTZ修了一下还是发上来,怀疑以我的辣鸡笔力没人能看懂




求评论!!









   
评论
热度(2960)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