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盾冬】往昔如旧(一发完)

七花七夕:

山姆最近心情不好,因为他崇拜的队长身体不太好。


美国队长失忆了,时间在神盾局的航母被摧毁之后,医生诊断原因为头部受到重击加之水中缺氧。


遗忘得比较彻底,什么都忘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最狗血到让人无能为力的那种失忆。


“我是你的朋友。”山姆站在病床前说,“你是美国人民的大英雄,打过很多坏人的美国队长。”


“根据你真诚的眼神,我选择相信你的话。”史蒂夫虚弱地微笑着,“那么现在我应该做什么?”


娜塔莎拍拍他的肩膀:“吃饭,睡觉,养好伤,或许可以找个姑娘约会,然后再考虑你想做什么。”


史蒂夫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饶是黑寡妇所向无敌,被美国队长用这种打量的眼神琢磨着,也绝对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娜塔莎奇怪地开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史蒂夫踟蹰着有点不知如何开口,“我看着你的时候内心一片平静毫无波动,我过去应该也并没有想跟你约会的吧。我并不是说你不美,实际上你非常美丽的,红发小姐。”


山姆发誓他看见了黑寡妇额头冒出的三条黑线。


娜塔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嘴角却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当然,队长,我也并没有跟一个百岁老处男约会的兴趣。”


说完话,红发女特工转身妖娆地离去,而史蒂夫奇怪地扭头问山姆:“我说错什么了?”


山姆内心毫无波动地翻了一个白眼:“没有,你跟过去一样耿直,我想娜塔莎一定很欣慰。”


 


 


失去记忆的史蒂夫有段时间相当沮丧,没有过去的人毫无安全感,所以他沮丧也很正常,尤其是在他听了山姆给他描述的身世之后。


“我过去是什么样的人?我的家人呢?”史蒂夫问。


山姆郑重地回答:“其实吧,你过去什么样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才认识你几个月而已,你的一切都是我从书本和电脑上看到的。你是个打败纳粹的英雄,因为一次战斗,所以你被冰封了七十多年,前两年才被挖出来解冻,所以虽然你看起来年轻,其实你已经快要一百岁了。至于你的家人嘛……”


“好了,不必说了。”美国队长面色阴沉地阻止了山姆的话,“一切我都明白了。”


山姆很奇怪,自己话还没说完,史蒂夫究竟明白什么了?


其实山姆很想继续说下去的,但既然当事人并不想听,他好像也没什么开口的必要。何况关于史蒂夫的近况,整个故事解释起来荡气回肠、曲折离奇地让人想死,于是干脆不解释了,反正血清的力量那么厉害,美国队长那区区的失忆症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可失忆症比山姆想象得严重,一年多了始终没有好转的迹象。于是美国队长除了每天锻炼身体兼拯救地球外,剩下的时间就在哀悼他那从七十年前就失去的过去中度过。


“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关于自己的事情吗?”山姆曾小心翼翼地问。


美国队长的蓝眼睛里饱含忧伤:“都过去七十年了,任何值得记忆的事情都迟了。”


不愧是曾经当过文艺兵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山姆感慨着。


 


 


失忆的队长除了不太爱理人之外,其实和从前没多大改变。


但山姆发现他比以前多了个爱好。


并不是太让人觉得愉悦的爱好。


克林特表示,山姆你是不是可以劝劝队长,不要再往复仇者基地领流浪猫了,我不希望复仇者基地变成复仇者猫舍。


山姆表示作为猎鹰他压力山大,每次拜访队长就被一群大猫盯着的感觉令人背后发凉,何况队长每次捡回来的都是脸大面凶巨贪吃眼放绿光的大黑猫。


旺达很奇怪:“你要是害怕,为啥不直接跟队长说?”


山姆翻了个白眼,他也很想吐槽,但每次一看见这样的流浪猫,美国队长就会露出难得的温柔笑意:“这么可爱,居然也有人要遗弃。”


山姆不是很懂可爱的含义,他更喜欢粘人乖巧的小猫咪,但队长难得有个感兴趣的事物,他也不想扫兴。


后来他研究着资料,想起那日扑过来拽自己翅膀的冬日战士,突然就懂了。


真特喵地可爱啊!


他再也不想评价九旬老人的审美观了。


但这搞得他想说冬兵的事情都无从开口了。


山姆觉得自己残忍得像个后妈,为了弥补,空闲时间他都在伙同娜塔莎寻找冬兵的蛛丝马迹,然而基本上是一无所获。


“我要不要把事情都告诉他?”山姆挠着脑袋问娜塔莎。


“告诉他有什么用,只会让他更混乱。”娜塔莎美丽的脸庞隐在灯光的阴影下,看不出她的情绪,“我那时候也在犹豫要不要把资料给他,后来觉得还是等他自己恢复之后再说,居然在这个时候失忆,简直是上帝在捉弄他。”


山姆有点不喜欢上帝,美国队长不应该被这样捉弄,他是个好人,其实变成冬兵之前的巴恩斯中士也是好人。


当然,如果史蒂文•罗杰斯没有失忆,他一定会坚定地声称,他的巴基一直都是一个好人。


 


 


其实美国队长也没太多时间去照顾流浪猫,每一只被他捡回来的猫,养了段时间后还是会被送给靠谱的领养人。


每次送走一只,山姆就感觉队长依依不舍地如同在教堂结婚时新娘被情敌拖走了一样。


失忆丧偶的孤独九旬老人,听起来如此悲惨。


当然悲惨归悲惨,日子还是得过,危害世界的大反派永远乐此不疲地一个接一个跳出来送死。


“我们得去抓朗姆洛,那家伙似乎想偷极其厉害的生化武器。”娜塔莎将一份文件甩在众人面前。


老对手又出现了,山姆摩拳擦掌地跃跃欲试。


史蒂夫迷惑地皱着眉:“朗姆洛?这个名字我没印象,但我很想去抓他,我觉得我过去一定跟这个家伙有过节。”


你们何止有过节。山姆想,你往他身上砸了一栋楼,他一定恨不得把那些生化武器全灌到你嘴里去。


事实证明朗姆洛比想象中还要恨美国队长,招招都往死里打,史蒂夫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掘了这个面具怪人的祖坟。


正义终于战胜不了邪恶,他卸了交叉骨的所有武器,那面目狰狞的反派咬牙切齿地对着美国队长冷笑:“嘿,队长,你的巴基他哭了,你知道吗?他可真可怜啊,你看过他被洗脑的那些资料吗?”


史蒂夫茫然地摇头:“你在说什么?我过去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你知道多少?”


朗姆洛一怔,随即眼中浮现了冷笑:“原来如此,你忘记了,怪不得没见你去找过他,你可怜的巴基,他自己也忘记一切了。现在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了吧。”


说完他按下手中的自爆按钮,旺达的及时出现救了史蒂夫的命,现场一片混乱,哭喊连天,而美国队长只觉得心底一片冰冷。


似乎是亏欠了曾经的自己一个无比重要的承诺。


即使并不明白朗姆洛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被伤得体无完肤。


 


 


山姆以为这件意外之后,史蒂夫一定会来找自己要求把一切解释清楚,毕竟他不相信美国队长会对巴基这个名字毫无反应。他也打了很多次腹稿打算说说这个长长的故事,然而从始至终,史蒂夫都一言不发。


脸色阴沉的他加上一身黑衣,气压低得令人窒息,不敢靠近三米之内。


直到罗斯将军来商量协议的那天,史蒂夫才恢复了他身为美国队长的气场,据理力争,像一座挡在战友面前的可靠高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山姆觉得头疼,复仇者内部的分歧更让他内心不安。


更可怕的是他发现娜塔莎似乎并不打算和他们站在同一阵营。


史蒂夫的理由很简单,这个协议只对极少数的人有好处,所以他不赞同。


不管他记不记得往事,他都是美国队长,固执而坚定,只认定和尊从自己的内心。


无法打破的僵持因为佩姬的过世而暂时休止,史蒂夫不曾想起与佩姬的那些过往,但他极度沮丧的时候,娜塔莎带他见过一次佩姬,他当时便知道那定是自己认识了太久太久的人,那种亲切感无法伪装。


葬礼上的他失落而沮丧,当教堂中的人走光的时候,他低声地问山姆:“这是最后一个和我有联系的故人吗?毕竟你说过我一觉睡了七十多年。”


山姆很想说,还有一个的,是能让你一见面就整个人傻掉的那种。


当然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视里已然播出了新闻,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毁了那看似圆满的会谈。


嫌疑人的相貌模糊不清,但山姆很清楚那是谁,毕竟是曾经交过手的人。过去的史蒂夫大概会背起盾牌就走人,一刻也不停留。不过如今他倒是疑惑地站在电视屏幕前面,盯着那张嫌疑人照片若有所思。


“这个人看着不像坏人,为何要加入九头蛇?”史蒂夫疑惑地问。


这么模糊的照片,你都能看出不像坏人,我也算服了。山姆在心底默默吐槽,接着抓起了史蒂夫的盾牌丢给他:“走吧。”


“去哪?”美国队长一脸迷茫。


山姆翻了他久违的白眼:“去搜集情报,找到这个倒霉家伙。”


史蒂夫奇怪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不会管这种事,毕竟政府那边一定比我们要积极得多。”


我也不想管,但不管你一定会后悔的。山姆心想,不管队长有没有失忆,他也不能放任那个他崇拜的队长如此紧张的人被各方面的势力追杀,甚至不明不白地成了一个替罪羊。


我的巴基是被人陷害的。如果史蒂文罗杰斯没失忆,他一定这样说。


 


 


 


“我喜欢这间屋子。”史蒂文·失忆·罗杰斯心情很愉悦地站在他们调查到的冬兵的落脚点。


简陋而充满生活气息的小屋子,却让史蒂文觉得这比他待的复仇者基地的漂亮房间更令人有安全感。


“废话少说,你发现了什么?”在外面巡查的山姆觉得这简直是他亲历的最狗血的事件,哦,美国队长,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喜欢冬兵的小破屋子。


他在复仇者基地住了那么久,山姆没见他显示出对什么事物的喜欢,除了那些又凶又能吃的大黑猫。


有些本能根本改不了了。


心情愉悦的美国队长扫视着每一寸地方,然后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叫起来:“嘿,山姆,他收集我的各种剪报,这个人莫非也是我的迷弟?”


“也许这只是九头蛇在调查你?”山姆忍不住想嘲讽他几句。


“我的直觉可从不出错。”史蒂夫的声音几乎都要飘起来了,“没有人会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调查目标的照片的。”


的确没有,只有你的老相好才会这样收藏你的照片。山姆刚想吐槽,却瞥见了一队人马,只得立刻出声提醒:“说正事吧,队长,你最好快点找到你的小迷弟,因为有人已经潜进来了。”


美国队长并没有听清山姆在说什么,他回身看见自己要找的人站在那里,用警戒却又惊讶的目光盯着自己。


他的眼睛可真美,政府那帮人拍的照片就是一坨屎。美国队长如是想。


“你是谁?”冬兵冷冷地问,并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因紧张而攥紧的拳头。


事实上他当然知道那是谁,他去过博物馆,去过九头蛇基地,他了解曾经的自己和美国队长的关系,也见证过美国队长在自己面前放弃抵抗的样子,所以他不得不信。


但他脑中没有丝毫的印象,美国队长就像一个如此熟悉的陌生人,闯进他的噩梦,有时候他试图走近对方,却又不敢伸出手去。


他并不笃定,对方会不会拒绝自己。


史蒂夫看出了冬兵的戒备,他露出最无害的微笑,将笔记中的剪报举到自己脸边:“嘿,我就是美国队长,你该知道的吧。别紧张,我只是想来问你一些问题。”


他莫名地知晓,如果自己靠得太近,对方会如同一只猫一样溜掉的。


“我说队长,那些人进来了,你最好当心些。”耳机里传来猎鹰的提醒,还没等他有所表示,脆弱不堪的门已经被人一枪轰开。


他只是顺手架起盾牌,将对方拉至身边护住,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一番激战,史蒂夫觉得酣畅淋漓,他似乎很久没打得那么痛快,和人配合得那么好了。


冬兵跃出大楼,跳到了对面的天台上,随即被一道凌厉的黑影缠上。


“那是个什么玩意?我得去救他!”史蒂夫准备着飞跃高楼。


山姆忍不住调侃一句:“我说队长,你都没确定那家伙是敌是友呢。”


史蒂夫冲向对面,高空坠落中他回了一句:“我的迷弟,怎么可能是坏人。”


英勇的猎鹰忍不住抽动了几下嘴角,差点从天空掉下去:“喂喂喂,谁家的粉丝群里没有几个脑残啊。”


“山姆,别开这样无聊的玩笑。”史蒂夫的声音低沉而慎重,“他长得那么纯良。”


你告诉我哪里纯良?山姆决定回去就辞职,再也不跟眼神不好的九十岁老大爷一起出任务了。


 


 


黑豹的攻击招招杀机,史蒂文这么一路追过去,看得心惊肉跳。


反正不能让那对爪子抓到那个人,这是他脑子里唯一的信念。


惊天动地的追逐战之后,政府军队还是控制了局势,史蒂文很不满地瞪着罗迪和黑豹,尤其是他看到冬兵被那些士兵按在地上反手拷住的时候。


山姆挺好奇并未想起一切的史蒂文此刻的心路历程,于是故意在回去的路上问他:“你那么拼命究竟为了什么?”


史蒂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觉得我的内心出现了波动,我想跟他去约会。”


通俗一点说,就是一见钟情。


意料之中的答案,山姆无趣地想。失不失忆,美国队长面对冬日战士,都是一个德性。


 


 


内心充满波动的美国队长完全没有耐心跟他的队友们解释什么,对整件事一头雾水的钢铁侠怒气冲冲瞪着他,而他只是盯着装冬兵的那个夸张的囚笼发呆。


“这样他一点都不舒服。”想约会的史蒂文如是说。


“我们在谈协议的事儿,老冰棍。”托尼觉得自己都要脱力了,“你能把你的眼睛从屏幕上移开,稍微注意一下眼前这张纸吗?”


事实证明不能,既然史蒂文已经认定协议不可靠,那么什么因素都不会让他落笔签名。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签?”钢铁侠怒而拍桌。


“换成结婚证书就行。”美国队长正气凛然地指着冬兵开口,好像他正在对全国人民做着庄重肃穆的演讲,“我刚刚决定结婚了,只要他同意。”


山姆感觉自己的下巴掉到地上了,进展有点快,他接受无能。


同样对这跳跃式剧情表示无语的还有钢铁侠,他愤怒地离席,反正这个老冰棍是打定了主意油盐不进,就是不签协议。


已经幻想和自己的迷弟步入婚姻殿堂的美国队长乐得无人打扰,愉悦地盯着审判室里的一举一动。


睡粉丝的不是好偶像啊,山姆很想提醒一句。


 


 


审判随着冬兵的失控而结束,大楼里陷入一片混乱,而美国队长却趁机拽着他心目中理想的结婚对象跳下了急流,音讯全无。


山姆不是很想陪着美国队长等冬兵醒过来,因为失忆的美国队长虽然不会用“巴基”“巴基”这样肉麻兮兮的称呼可怜巴巴地叫着,却用一种难以言喻的含情脉脉的目光盯着对方,好像他们已经要去签结婚证书了。


“你就这么喜欢他?你跟他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吗?”山姆忍不住想开口询问。


史蒂夫用“你这个单身狗哪能理解我这种坠入爱河的人啊”的怜悯目光看着山姆,这让猎鹰觉得有点难以忍受,很想夺过盾牌将他尊敬的队长揍上一顿才能解气。


幸好此刻冬兵醒了,不然山姆大概真的要动手了。


睁开眼睛的冬兵动了动被冲压机压住的手臂,疑惑而戒备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山姆想起队长捡回来的那些被虐待遗弃的绿眼睛黑猫,眼神还真是谜之相似。


一爪子挠过来的时候更像,他打了个寒颤。


美国队长的语气变得温柔如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你知道我是谁吗?”


“史蒂文罗杰斯?”冬兵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山姆发誓他看见了队长背后开出的鲜花。


“我在博物馆见过你的展览和介绍。”冬兵补充道。


山姆发现鲜花凋落了。


展览上明明介绍了你是队长最好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不说?山姆吐槽着,当然这个朋友只是展览上的定义而已,对史蒂文罗杰斯来说,那是他很想结婚的对象。


“其实我觉得你非常熟悉,我们见过面吗?”史蒂文指了指脑袋,“我忘记了几乎所有的事情,但我真的觉得你熟悉。”


冬兵怔了怔,垂下了眼睑:“不知道,其实,我也忘记了很多事。”


“是吗?”美国队长露出难过的神色,“那一定很痛苦。不过我们一起失忆,也算一种缘分吧。”


缘分你大爷!比较清楚人物关系剧情发展的山姆很想吼一句,你们两个最好现在就滚,滚去结婚好了。


他很想说明一切,但又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只能无奈地苦笑:“我说队长,我建议你去谷歌搜索一下‘詹姆斯 巴恩斯’这个名字。”


史蒂夫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此时的美国队长已然进入公事公办模式,详细询问了冬兵关于刚刚在审讯室里的事情。


冬兵对自己在九头蛇基地里的事情,断断续续回忆起了不少,便顺着那些片段,大致猜到了敌人的目的。


这可不是个令人愉快的消息,至少他们的敌人似乎强大而可怕。


然而美国队长笑容灿烂,因为冬兵答应帮他一起对付那些可怕的人形武器。


“其实我也是件武器,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失控。”一开始冬兵很是犹豫。


“你不是。”美国队长目光坚定,“你的名字是詹姆斯巴恩斯?我可以叫你詹姆斯吗?”


冬日战士疑惑地摇摇头:“我记不清了,你好像应该叫我别的名字?”


“是什么?”美国队长满脸期待。


冬兵努力地思考,终于放弃般地沮丧起来:“我真的不记得了,想太多我会头疼。”


史蒂夫立即心疼得不能自已:“再也不许想了,詹姆斯是个很棒的名字,就是太普遍了些,你应该有个独一无二的名字的。”


你叫他巴基、巴基、巴基!山姆几乎想对他俩喊出来,但终于忍住了,对两个失忆的老年人,说太多只会让他们脑子更乱。


今天的猎鹰大大也觉得自己操碎了心。


 


 


失去的记忆不影响超级英雄的战斗能力,复仇者们终于打了轰轰烈烈的一战,当目送两人的飞机消失天际的时候,猎鹰感觉自己如同放下了一半的心。


两个失忆的倒霉家伙啊,唉,叫人无法评价。


机舱内一片静谧,冬兵盯着窗外的白云,面无表情:“你的朋友,他们会怎么样?”


“先解决迫在眉睫的麻烦,然后再去救他们,就这样。”史蒂夫设置好飞行路线,也靠到椅子上,“有些事情,没有给我们犹豫的时间。”


“你不怕我骗你?”冬兵苦笑了一下,“连我都不太信任自己的记忆了,我杀过很多人,但我觉得我并不想杀他们,这种感觉你不会懂的。”


史蒂夫没所谓地一挥手:“我只信我自己的感觉,你不会骗我,而且我知道我肯定见过你,但我需要自己想起来才行。”


感觉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的确只有自己才懂。


其实史蒂夫很想想起过去,往昔一定很快乐,不然他不会待在冬兵身边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定从容。那是从他失忆那么久以来,头一次觉得心底踏实无比。


像是,丢失的一部分自己回来了的感觉。


 


 


钢铁侠也是他的好友,这两年里,他们也曾并肩消灭过数不尽的敌人。虽然这个小胡子富豪时不时喜欢拿他的失忆和年龄开开玩笑,但史蒂夫知道对方是真心把他当朋友。


即使信念不同,互起争执,史蒂夫也没料到会和对方有一决生死的时刻。


哪怕之前的机场大战,双方虽互不相让,也没人真起了杀心。


这次不同了,大概是只能你死我活的境地。


史蒂夫也不知道怎么办,他一向觉得自己很果断,但那是钢铁侠的父母,最重要的血亲,没有人有资格去评判或阻止什么。


他只是愣在原地,看着钢铁侠去追杀冬兵。


他熟悉那机甲,发出的光束,分分钟就能要了人的性命。


而冬兵似乎并无反抗的斗志,那样消极的抵抗,注定他很快便会丧命如此。


如果冬兵就这样死了呢?


天不怕地不怕的美国队长突然打了个寒颤,这种假设比噩梦更可怕,使他如坠冰窟。


泽莫说的话不尽不实,这一切必然还有隐情,冬兵不能死,绝对不能。


如果冬兵死了,他只知道自己会悔恨,也许这种悔恨还会让他连钢铁侠都杀死。


所以他必须阻止这一切。


身体比大脑更先一步行动,他发现自己已经加入了战局,并挥手让冬兵赶快离开。


先要活着,才能解决以后的事。


他看见冬兵怔忡了片刻,却顺从自己的话,往基地上方逃离。他抓着钢铁侠的脚,看着冬兵渐远的背影,总觉得一切似曾相识,但那该死的记忆就是潜伏在深处,不肯浮现。


美国队长大战钢铁侠,如此激烈的一战。


终于谁都未曾走脱,他自高处摔下,迷糊中看见冬兵捡起了盾牌,这是要保护自己的样子。


No,not without you!!


这句话是谁说得来着?


刺目的激光过后,史蒂夫看见了冬兵断掉的金属臂,裸露的电线和金属残片,还有冬兵因为疼痛而惨白的嘴唇。


他觉得心底的愤怒突然无处安放,杀意在他尚未调整好情绪之时,已经涌上心头,行动已经越过了理智,他举盾向前,却再没有了出手的顾忌。


这是不对的,托尼是你的朋友,他在为父母报仇,而你没有杀人的权利!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两个声音在交织折磨着史蒂夫的大脑,电光火石的犹豫间,善于抓住机会的钢铁侠已然将美国队长击倒在地,拳头毫不留情地重重向他头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史蒂夫觉得血已经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再来一次,他应该就扛不住钢铁侠的机甲了。


然而第四下并未落下,史蒂夫勉力睁开双眼,看见冬兵费力地抓住钢铁侠的脚腕阻止他的攻击,然后又被踢飞出去。


有人,在不顾性命地保护自己。


从前一定也有过,有一个人挡在自己面前,那是谁,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力气似乎回到了自己身上,史蒂夫终于将钢铁侠制服,用自己的盾,打灭了对方胸口的能量源。


头痛得厉害,他昏昏沉沉地站起,去拉只剩一只手的冬兵,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然后让对方活下去。


他似乎听见钢铁侠在对他怒吼,似乎在说盾牌不是属于他的。


那没什么关系,他想,很久很久以前我大概就没有盾牌的,但那时候我也不怕什么。


于是他丢下了盾牌,因为那并不属于他。


他不知道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但他知道他正扶着的这个人,自己不能丢。


一旦丢了,就真的没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了。


他终于走出了基地,迷糊间看见黑色的身影走过来,似乎是那位瓦坎达的新国王。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敌意,但他本能地求助:“别让他死掉,陛下,他没有伤害你的父亲。”


他听到黑豹一声叹息:“我知道,先上我的飞机吧。”


总算,所有人都不会死了。这是美国队长在陷入无边沉睡前所想到的最后一个念头。


 


 


史蒂夫醒在阳光灿烂的清晨,周身的温暖和落地窗外的热带植物,让他相信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苦寒之地。他晃晃脑袋,感觉头上裹了重重的纱布,不由苦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门。


门口的侍卫见他醒了,也没多话,便将他领到了一间疑似手术室的门前,隔着玻璃,他看见冬兵依旧沉睡,几个白大褂的医生正围着他做着不知什么处理。


提恰拉站在一旁解释道:“那些电线连接他的神经,如果不处理好了,不止会很痛,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史蒂夫感激地笑了笑,虚弱的体质即使有血清调节,也让他暂时无力多说话。至少目前他们是安全的,这就够了。


他躺回到自己的床上,用手机打开谷歌界面,输入“詹姆斯巴恩斯”这几个字,想了想,却又关掉了页面。


终究,自己想不起来的时候,那些文字又能有什么用呢?


疲惫至极的他又陷入梦乡,目前他必须保证自己的身体快点好起来,毕竟,还有很多朋友需要他去帮忙。


那些不计较一切,愿意慷慨相助他的朋友。


史蒂夫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冬兵已经躺在另一张床上,也没在睡觉,只是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疼吗?”他问。


“你说这个?”冬兵动了动左臂仅剩的那一点点,“好多了,至少不会在我想睡觉却压到的时候疼得咬牙切齿。”


史蒂夫觉得冬兵似乎跟昨天不太一样,虽然失去了胳膊,却更活泼了一点,居然会说打趣的话了。


这样挺好,什么样的冬兵他都觉得挺好的。


 


 


当体力一天天恢复,史蒂夫终于拿掉脑袋上的绷带时,提恰拉却告诉他,冬兵想把自己冻起来。


一瞬间,他怀疑是自己脑袋其实砸坏了,产生了幻听。


他听冬兵谈起过冷冻室,还有洗脑机,那表情是深恶痛绝的。冬兵大概宁愿死,也不想再被冻起来任人摆布了。


他冲过去,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詹姆斯,我听说你想……”


冬兵淡淡笑了笑,指指自己的脑袋:“这里头有东西的,没消除之前,我不放心,我不想被九头蛇当做工具了。”


史蒂夫发现这个理由他无法反驳,但他不认为冰冻是唯一的选择。


他可以做那个守护者。


“我也不想提心吊胆过日子,”冬兵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光看着他,“我想平静一下,这对大家都好。”


史蒂夫知道他完了,他没法抵抗这种眼神。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冬兵躺到冷冻舱里,在工作人员调试各种按钮的时候,他结结巴巴地说:“那个……詹姆斯,其实我……我想我对你……”


冬兵又笑了,是史蒂夫从未见过的那种狡黠的笑,毫无负担,好看得让美国队长四倍的自制力几乎土崩瓦解:“我知道,如果你想签结婚证书,希望以后我有机会。”


美国队长瞬间面红耳赤。


透明的冷冻舱罩慢慢合上,在合拢的前一瞬间,史蒂夫听见冬兵轻轻的一句话。


他说:“Youre a Punk。”


 


 


史蒂夫打算第二天就去监狱救山姆他们,所以他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养精蓄锐。


虽然很难做到,冬兵冰冻自己后,他只觉得无比的寂寞。


或许自己做错了,根本不该让那家伙安心地睡过去,要不是提恰拉说随意打开冷冻舱会对冬兵有伤害,他早就将人拽出来了。


即使他明白,失去机械臂的冬兵也是不想给他添麻烦。


瓦坎达的夜晚温暖舒适,却让史蒂夫难以入眠,他闭着眼睛觉得头疼欲裂,眼前有无数个影子在摇晃,像小孩子在打群架,又像大人在开枪,有冰冷的雪山,有破旧的街道。


然后他看见冬兵在模糊的影子中逐渐清晰,他在跟自己说:“Punk。”


史蒂夫很着急,他应该回一句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呢?


呼之欲出,却偏偏想不起来。


然后他看见短发的、穿着军装的冬兵一脸无奈地说:“Punk。”


不对,那不是冬兵,是谁呢?詹姆斯?他不应该叫詹姆斯的。


史蒂夫急得想掐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他想醒来,这样就不会急得无处着力了。


短发的冬兵转身离开,史蒂夫希望他别走,但他不知道说什么才能留下对方。恍惚间他发现自己站在断崖边,短发的冬兵也在,他还在往前走,很快就要掉下去了。


史蒂夫急得冷汗直冒。


终于冬兵走到了崖边,还有一步,只要踏出,就注定摔得粉身碎骨。


他心里恐慌得无以复加,大声地脱口而出:“Jerk!!”


一瞬间,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T恤已被汗水浸透。


他眼前浮现清晰的画面,小时候的他在打架,巴基来帮他;他变成了美国队长,救了他的挚友,兴奋得无以复加;他眼睁睁看着巴基从火车上摔落;然后他在立交桥上打落冬兵的面具,他看见了以为一生都不能再见的人。


“Punk。”


“Jerk。”


他看见了他们两个正青春年少时,互相笑骂的样子。


史蒂夫翻身下床,鞋都没来的及穿,如同刚刚注射完血清时的莽撞样子,跌跌撞撞冲到了冷冻舱前。


那儿十分安静,只有仪器的滴滴声偶尔响起,冷冻舱的透明外罩上蒙了厚厚的冰霜,他已经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巴基,巴基……”美国队长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就因为我不叫你巴基,所以你就算先想起来了一切,也不肯告诉我,你这个混蛋……”


有温热的液体自脸颊滑过,滴落在地板上。


史蒂夫•罗杰斯隔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回了他的巴基,平静,安全,不会再让他陷入危险。


只是他们似乎还是又一次错过彼此。


 


 


水上监狱被捣毁,山姆愉悦地坐在飞机中看着正在驾驶的史蒂夫:“嘿,我说,你的冬兵呢?”


史蒂夫没有回头:“你说巴基?他跟托尼打斗受伤了,又把自己冰冻起来了。”


“这样啊。”山姆思索着信息量也太大了消化不来,“他没事吧,为什么冻起来,你也不阻止一下?等等,等等——”山姆似乎才反应过来“你叫巴基了?你想起来了?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


“就是这样。”史蒂夫点点头。


“那你还让他这样?”山姆依旧难以平静。


“没什么。”美国队长淡然地看向窗外,“他答应过我一些事,那就一定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不过一切从头开始罢了,很快的,只要自己能加把劲,摧毁那些噩梦的来源。


如此而已,很简单。


 


———————End———————————

   
评论
热度(813)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