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双黑太中】《Trouble Maker》-1

西文炔:

-导语-




我猜你逃,是因为喜欢我。








  子弹从脸颊擦过的触觉比直接射入肉体还要令人难以忍受,这个疯狂的想法当然只有中原中也才能有,在此刻生死攸关的状态,以致命速度密集地扑面而来的子弹不仅没有引起他的不适,反而像是在尘封已久难以动摇的心底燃起了一把名为兴奋的火苗。这世间的事物都太过无趣,难以激起他的兴趣,或者说在心底留下一丝波动,目前来说,唯有在战斗里享受压制敌方才可以获得短暂的满足感,给死水一般的人生再添上几笔活力。两年前确实是有其他的事可以让他墨水般污浊的人生画卷上多上些缤纷色彩,可如今这仅剩的颜色也被时间蒙上了一层污垢,他懒得去擦拭,也不想再去擦拭。


 


  这些雕虫小技,还远远不够啊……


 


  接到任务时中原中也还在思考森先生对这次任务的安排意义,明明如此简单的喽啰——为什么要安排给自己?是怕自己闲坏了?开什么玩笑,他可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而不是现在站在这里,面对着这样一群连异能都非战斗型的家伙,看着自己的部下和他们进行子弹射击搏斗。话又说回来,武装侦探社真的缺人到了这种地步,连应对自己的到来时连个像样的家伙都派不出来?


 


  再一颗子弹从脸颊呼啸而过,被急速撕开的空气气流划过皮肤也会产生些许痛感,同时有血飞溅到自己衣物前襟,棕黑色马甲很快就吸收了血渍,留下一滩并不明显的重色,难以辨认清楚。


 


  “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中原中也抬手扶了扶头上因为歪着的姿势而有些不正的帽子,向前踏近几步,鞋底叩在水泥地面上发出的清脆脚步声在射击的杂声里并不明显,但它代表了真正的死神在靠近,一步一步。


 


  原本在地面上被当成遮挡物的汽车受到感应一般摇晃着金属的身躯,破碎的车窗玻璃和千疮百孔的车身在离开地面时发出刺耳的咯吱声,还有碎玻璃落地时砸出的噼啪声,比起子弹出膛的声音,这才是令人类感到恐惧的巨响,悬浮到半空之中的汽车摇摇欲坠,这些重量上千的大家伙一旦落到人的身上,那可不单单是死亡的结果了,而是死相狰狞。


 


  中原中也看到了,他看到了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的恐惧,全都写在脸上。人类,面对死亡时的恐惧,但这并不能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动摇,仁慈成就不了任何大事,他得一直保持着残忍。


 


  手掌翻转,被异能操纵着的几辆汽车调转了方向,坠落方向正是那些家伙的栖身之地,只需手指轻轻一动,就可以将那几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家伙变成一堆肉酱。


 


  是的,只差一步。


 


  “保护中原中也干部!!!”


 


  比声音更快到达耳畔的铁线枪的枪头,锐利的铁质倒钩从耳畔擦过,划破耳侧皮肤,沁出点滴血珠,痛感并不明显,更像是被蚊虫叮咬般的刺痛,比起生理上的触感,更加刺激神经的则是印在视网膜上的人影: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手握铁线枪直冲自己而来,鼻梁上的眼镜在迎面的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亮,中原中也被这点光亮惹得眯了眯眼睛,但手下的动作却毫不放松,完全不需那些蜂拥上来喊着“要保护中原中也干部”的手下,出拳迅猛精准,将刚刚才贴近自己的男人揍了个结结实实,还没靠近自己半分就被反打了回去,拳头落在柔软腹部上时可以很清晰地听见来者的痛哼,还有不明意味的嗤笑出声。


 


  “什么?”


 


  中原中也几乎是在同时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来人不止眼前这个看上去像是送死的家伙,还有从另一侧窜出的男人,两面夹击,中原中也可以腾出手防一侧的敌人,另一只手却腾不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早一步把那些武装侦探社的家伙用汽车砸成肉饼了。


 


  比中原中也抬手更快一步的是到达自己身侧的敌人,迅速的擦过肩侧,没对中原中也造成任何实际性的伤害,而是抬手轻拍了一下他的后颈,只是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完成了这样的触碰。中原中也的反应速度虽快,但仍是慢了一步,迸发出的光晕抵消了手掌上的暗红色异能,悬浮听令于半空之中的汽车同时坠落了地,激起一片尘土,发出巨大爆裂声响。快于思维命令的身体本能反应让中原中也侧身用力,一脚将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踹了出去,即便他已经知道了这是谁。


 


  敢直接出手去触碰中原中也这般可怖的Omega,大胆到不带任何攻击性武器直接冲进来,又同时具有使他异能无效化本事的混蛋,这世界上可仅此一个。


 


  “原来是叛徒的归来——”中原中也拔高了声音,拉了拉肩头由于打斗而下滑的大衣,故意阴阳怪气地对着自己刚刚一脚踹出去的方向嘲讽道,灰尘还没有平息下来,弥漫在空气里,遮挡了视线,随后侧了侧目光,稍稍低了些声音:“和他的废物搭档?”


 


  “站在这么多人里说话,我可不能通过眼睛来看见你啊,垫着脚也不能。”


 


  太宰治掸了掸身上从地面沾染上的灰尘,刚刚中原中也的那一脚也许还带了点公报私仇,无比重,比他们两之前动起手来的每一次都要狠,几乎要把腹腔里的内脏都挪了位置,从喉咙里挤出来似的,但这也丝毫影响不了太宰治的嘲讽技能。


 


  中原中也仍旧站在众部下的身后,没有动步子,也没上太宰治这次钩直饵咸的激怒,要是放在往日,他一定是要挤出来和太宰治大战三百回合才肯罢休。但是,抛开一切来说,这是他们两年来的第一次见面,在中原中也都要把“太宰治”这个名字从脑海里抹去时,这份色彩快要隐没在墨水般黑色的人生里时,他又重新冲破了记忆的封印,再一次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面前,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与另一个看上去搭配并不是很默契的家伙一同站在了自己的对面,与他彻底为敌。


 


  短暂的静默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战场上显得诡异万分,万幸并没有持续太久,没有得到中原中也本应该回应的暴怒,太宰治也放弃了这个话题,轻舒了一口气,十分轻松的样子:“但是我们的成员全都撤退了,这次你们可能又要空手而归了啊,真替你们感到可惜。”


 


  “你这表情看上去更像是幸灾乐祸,混蛋。”


 


  中原中也脱口而出,声音并不大,也许是有意地压低,太宰治话语里故意咬重的那个“又”字就像是在打中原中也的脸。这次森先生给他的追击其实是芥川龙之介失败的任务,港口黑手党急于早日完成这次悬赏,所以才在一次失败之后就迅速转到了中原中也的手上,但仍是一无所获。


 


  这件事,中原中也并不是一无所知,这项任务还在芥川龙之介手上的时候,他就在报纸上看见了有关这件事的报道。肆虐在横滨的“Fenris”,是这座城市的新噩梦,他们只屠杀异能者,大部分都是正常生活在普通居民里的异能者,有幸存下来的目击者声称这家伙的异能宛若北欧神话里的巨狼化身,于是便有了这样的称呼,在人们口里传为了“芬里斯”的名号。被悬赏为“无论如何都要生擒到手的武器”,出价史无前例,高达100亿,这也正是港口黑手党如此心急的原因,高额悬赏无论对谁都是一种直接的诱惑。


 


  无巧不成书,武装侦探社也接下了这次委托,不论是行动上还是侦测搜查都处处碰擦,更别提今天寻着唯一的线索追到了这里,却和敌方打了个照面,芬里斯没抓到,他们倒是真枪实弹地干了起来。光是想到这一点,中原中也就要恶心地当众吐出来,没有什么比和曾经知根知底的搭档针锋相对更加狗血的,尤其是这家伙现在还有了个新的搭档。


 


  早在刚刚汽车落地时的一片混乱里,武装侦探社的其他家伙就撤退了下去,最先袭击他的那个眼镜男也没了踪影,只剩个太宰治在和自己直面对峙。这应该说是中原中也单方面的对峙,因为太宰治丝毫没有正在面对敌人的自觉,双手插兜随意地问了一句:“看样子你们也要走了,那我就不奉陪了?”


 


  问话像是亲密无间的老朋友,大街上打个照面时自然而然的一句“吃了吗”,中原中也对他淡漠到无所波动的反应表示反感,处在高度情绪变化下的Omega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更多的信息素气味,原本充斥着火药和呛人尘土味的废弃仓库内立刻弥漫开清新的橘子气味,不像是新鲜水果的橘子,更像是橘子味汽水,一点就会爆炸的那种。


 


  部下不会因为这种气味感到不适,因为他们根本就闻不到,港口黑手党80%的成员都是Beta,中原中也算得上是一个例外,黑手党里的例外,Omega的例外。但太宰治嗅到了这股气味,他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再准确点,是中原中也的Alpha。如果他没有记错,他还拿过中原中也的信息素气味嘲讽过他,诸如“闻着橘子汽水味再喝酒你不会觉得反胃吗”“中也还真是重口味”这样的话语,虽然中原中也不止一次地强调过,第一,他的信息素味不是橘子汽水,是橘子;第二,信息素气味是水果并不是女人的专利;第三,哪有Omega会一直闻到自己信息素味道的。


 


  在触碰到中原中也后颈前,太宰治只不过是舍命一搏,他不敢百分百肯定自己离开这么久了,中原中也会不会早就另有新欢,找个更强的Alpha覆盖了自己的标记,又或者去医院做了标记消除手术。但是触碰到的那一刻,太宰治就有了答案,自己在这个小矮子身上的标记仍在,这是最大的好处。使用人间失格触碰中原中也会使他的异能失效,Alpha触碰自己的Omega腺体会对他造成信息素上的驯服,太宰治同时在自己手上捏了两个胜算,这也是他肯定黑手党会撤退的保障。


 


  这点小算盘中原中也又怎么不清楚,但再愤愤不平这次也只好作罢,芬里斯早就不知所踪,再僵持逗留下去自己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完全是无用功。


 


  中原中也向前走了几步,部下自动为他让出一道缺口,让他走到离太宰治并不太远的地方,与此同时闻到了来自太宰治的信息素压制,就像是兽性,雄兽对自己猎物的把控,让中原中也恶心到想吐,太宰治的无形警告比讽刺还要让他觉得反感,仿佛是在告诉他,Omega对Alpha的诚服是本能,谁都不能抗拒本能。


 


  “和那些垃圾为伍,这可真符合太宰你的作风。”


 


  中原中也捏紧了宽大风衣下的拳头,手套包裹着的手掌心渗出了汗渍,是的,没有谁可以抗拒本能,太宰治的信息素对他的影响确实存在,压在礼帽下的额头和太阳穴也冒出了由于抗拒而产生的汗水,他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虽然他的本意只是想侮辱一下他的新搭档。


 


  “因为我以前也是啊,中也真是聪明。”


 


  长久的默契不是说着玩,即便分开这么久,中原中也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对太宰治毫无秘密可言,话中话被读出来也是意料之中,他笑眯眯地回敬了一句,将中原中也划为他自己刚刚所讽刺的“垃圾”一类。


 


  中原中也没心思再和这个厚脸皮的无赖进行嘴炮,比起愤怒,胸膛里涌出的情绪不明意味的感觉占了大多数,像是酸涩,他现在只想一拳打在这个笑面虎的脸上,最好打的他叫苦不迭,连连求饶,然后再踩着他,问他当年为什么要一声不吭就失踪。这些画面光是在脑海里想想就让中原中也恨不得笑出声来,其实,他最想问的是为什么太宰治要标记他,在叛逃的前夕。


 


  连离开都不肯放过他的报复?


 


  中原中也“嘁”了一声,微微调整了刚刚和太宰治由于信息素对峙而造成的体力消耗,深呼吸几口没了那混蛋味道的新鲜空气,扭头踱向仓库大门,部下人员陆陆续续地跟着他的步伐离开。反正已经知道了他的下落,以后再找麻烦也不是不可以,这个任务他一定要捏在手里,趁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叛徒。


 


  出了仓库门时,已经接近黄昏,临着河岸的废弃仓库杂草丛生,半人高的狗尾巴草随风晃动,抛却刚刚在仓库里的枪战,这里还真是宁静地像是被隔离在了人世外,荒凉不已。迎面吹来的晚风有些许凉意,也带着青草的清新气味,冲淡了鼻尖萦绕的信息素气味,只有太宰治之前触碰过的腺体还火辣辣地热着,应该是心理错觉,却又如此真实,烙在皮肤上一般,又痛又痒。


 


  中原中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来自大自然的新鲜空气,之前对太宰治的反胃性感觉真切地体现了出来,胃中一阵翻滚,他弯下腰,捂着嘴干呕一声。


 


  这是真的对太宰治讨厌到反胃了?中原中也郁闷地擦了擦嘴角。








-tbc-

   
评论
热度(687)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