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孩子是谁的(2)

兔子耳朵:

您的小天使已上线!


    “所以你们认为这个孩子是我的?”端坐在沙发上的太宰治好不容易将事情给理清了,不可思议的询问道。
  
  鸢色的眼眸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和无辜,“我是那种人吗?”
  
  “您是,太宰先生。”中岛敦小小的吐槽道,“您可是能一天约三位小姐姐一起的人呢。”
  
  “……”
  
  这句话仿佛已经宣判了太宰治的死刑。
  
  所谓三堂会审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在这忙碌工作的时候因为这难得的八卦,就连今天休息的与谢野医生都脚踩高跟鞋,滴滴答答的回来了。
  
  “所以,太宰这个孩子的亲生母亲,你应该有点印象吧?”
  
  “……”
  
  国木田看着难得沉默的男人,瞪大了眼,“你这家伙,该不会!”
  
  颇为无奈的挠了挠头,太宰治索性将腿盘起,平静的说出一个事实,“虽然我为你们的脑洞感到吃惊,但是不好意思,我平时约得小姐姐都是beta。”
  
  浅色风衣的男人眼睑轻启,似笑非笑的看着在座的各位同事,似乎在说这场无聊的闹剧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但是beta也有怀孕的可能啊。”吃着巧克力棒的乱步在众人的沉默中指出了盲点。
  
  尽管概率很低,但也并非不可能的那种。
  
  锋利的两道目光从旁边扫过,尽管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国木田的神色无不表明,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太宰治。
  
  太宰先生觉得自己嘴角的笑要维持不住了。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不是我说,就因为这孩子和我长得很像,就说她是我的孩子?”
  
  敢不敢再随意一点?
  
  “嗯?”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与谢野特意给他买的小蛋糕上移开,听到自己名字的玉子抬起头,甜甜一笑,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但这个时候保持微笑就好了。
  
  不得不说萌物真的是这个世界的天使。
  
  与谢野捂住心脏,内心的小人疯狂的尖叫,但她克制住了。常年手持手术刀的手,在这一刻竟然有些颤抖,她掏出手帕,轻柔的宛如一名母亲一样的将玉子无意间沾在脸上的蛋糕屑给擦掉。
  
  “跟玉子没关系哦。”她开口解释道。
  
  “嗯!”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但玉子大大的点了点头,再一次将目光专注于那块小蛋糕上。
  
  然后,仿佛刚才温柔的抚摸女孩儿的人不是她一样,在玉子低下头,专注于他的小蛋糕后,与谢野再次低下头,白皙粉嫩的指甲游走与手机那小小的键盘上。
  
  对于在座的几个大男人的争吵,她并不是很感兴趣。
  
  “太宰,你给我仔细想想,这孩子的母亲到底是谁的!”
  
  “国木田桑,真的很过分了!我都说了我还没有结婚,你这是诽谤!”
  
  “哈?”不耐的挑眉,“你仔细看着那孩子的脸,你好意思说你们没有半点关系?”
  
  “能不能讲讲科学啊!”
  
  新一轮争吵又开始了。
  
  不耐的皱了皱眉,与谢野有些烦躁的摆动着手机,在听到短信提示音后……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仿佛网瘾少女终于回归现实世界了一样,清冷的嗓音径直打断了还在做无意义争吵的国木田和太宰治,和也不知道是在劝架还是在火上交友的乱步。
  
  与谢野举起手机,“太宰,我拜托朋友做了小小的检查,这孩子和你有99.99%的血缘关系。”
  
  刚才还在叫嚣着要相信科学的太宰先生被这平地一声雷给彻底炸傻了。
  
  “与谢野小姐,您在说什么?”
  
  最吃惊的反倒是当时闹得最凶的国木田。
  
  “国木田桑,您吃惊什么?”中岛不解的语气将被这个重磅炸弹炸的神游天外的国木田给拉了回来。
  
  他伸出手指向太宰治,“这不科学,在我的人生计划书里,等我结婚了,太宰治这种性格都不可能结婚的!”
  
  “他没有结婚啊。”喝下一口热可可,乱步勾起一抹坏笑,“太宰他只是多了个小孩儿而已。”
  
  “啊啊啊啊!!”痛苦不堪的抱着头,“这不是已经提前完成了人生的终极目标了吗!”
  
  在重点总是抓错的国木田的打岔下,太宰反而接受良好的打量起他突然多出来的女儿,然后一把将小萝莉抱进怀里,得意洋洋道,“国木田桑,早就和你说了,你的人生理想安排不合理。”
  
  “呐,玉子酱,你的妈妈叫什么名字?”
  
  解题思路可以说是另辟蹊径,谁规定说就必须让爸爸来回想许多年前的事情,这不是有个现成的答案提示器吗?
  
  “妈妈?”
  
  玉子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小叉子,一幅真拿你没有办法的小模样,对着一脸期待的太宰,认真的回答道,“妈妈就叫妈妈啊。”
  
  这个哥哥虽然长得好看,但大概有点傻。
  
  得出这样的结论后,玉子湛蓝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惋惜,将剩下的一小碟蛋糕推过来,咽了咽口水,大义凛然的让了出去。
  
  没办法,谁叫玉子是个好孩子呢。
  
  “噗。”
  
  完全没能忍住,难得看见太宰治吃瘪的几人十分不给面子的笑了,特别是让他吃瘪的人还是一个萌萌哒的小萝莉。
  
  “你们几个!”
  
  在新一轮争吵开始之前,一阵陌生的手机铃声在办公室响起。
  
  “……”
  
  呆呆的舔了舔小勺子,玉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拉开小挎包,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儿童手机,“喂,这里是玉子。”
  
  电话那头不知在说些什么,玉子不停的点头,“嗯,嗯。”
  
  “没有捣乱,玉子很乖的。”
  
  “是黑黑不好!和玉子没有关系!玉子才没有乱跑!”
  
  然后,他手中的电话被国木田夺了过去。
  
  “喂,请问是玉子的家长吗?你们知不知道将一个小孩独自丢在游乐园门口很不安全!”
  
  电话那头似乎也知道自己理亏,温柔的女声不停的道歉,表示是自己的失误。
  
  对面的态度那么的诚恳,反倒是让国木田有些无从下嘴了。他叹息的报出了地址,示意他们来接人。
  
  并希望能和玉子的亲生母亲好好聊一聊。
  
  挂断电话,国木田将手机还给还在状态外的玉子,转身对着太宰治,“太宰,待会儿玉子母亲来了,不管怎么样你先给我道歉!”
  
  “唉?万一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性呢?”
  
  “哈?”仿佛是被太宰这无耻的发言给气笑了,“不认识的女性会为了你生儿育女?”
  
  “这可说不定哦国木田桑。毕竟我长得还算不错。”
  
  但直到玉子被接走,武装侦探社的各位都没有看到传闻中的玉子妈妈。
  
  玉子是被一群黑衣保镖小心翼翼的护送到一辆黑色宾利车中的,唯一出面的是一名年事已高的老管家,宛如中世纪贵族家的贴身管家一样,他彬彬有礼的上楼表示感激,并奉上丰厚的礼物。
  
  “管家爷爷!”欢呼雀跃的蹦跶上老管家身上。
  
  “小姐,和几位先生说再见。”
  
  “大哥哥再见!”
  
  “等等!”
  
  给武装侦探社的各位留下了诸多的疑问,玉子宛如一道风的离开了。
  
  回到车上,玉子咯咯的发出笑声。
  
  “您玩的还高兴吗?”原本苍老的嗓音变得清脆悦耳。
  
  玉子大大的点头,真心实意的夸奖道,“银,好厉害,这是怎么办到的?”
  
  “这是忍术。”‘黑蜥蜴’的十人长银缓缓直立起腰肢,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摘下,露出了清秀的面庞,来不及给在场唯一的观众仔细观看的机会,她迅速的将面具带上。
  
  眨眼间回归到了黑暗之中。
  
  “玉酱,今天玩得开心吗?”
  
  在银回归黑暗中后,一道幽幽的声音从前座传来。
  
  “doctor!”察觉到这道嗓音的主人,玉子更加的兴奋了,他大大的点头,“超开心的!”
  
  “是吗?”被玉子称呼为doctor的男人为小孩儿发自内心的喜悦感到开心,他揉了揉玉子柔软的黑发,“还记得你看见的一切吗?”
  
  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他思考了半响后点了点头“嗯!”
  
  在银一边帮他换理繁缛的小裙子时,他拿起铅笔和纸,全神贯注的开始复制武装侦探社办公楼中他看到的一切。
  
  直到宾利稳稳的挺住,玉子这才意犹未尽的收笔,将自己的大成之作交给森欧外后,在早已等候多时的保镖恭敬的将车门打开时,一下跳下车门。
  
  “boss、和玉少爷欢迎回来。”
  
  “嗯。”
  
  收敛了在武装侦探社的甜甜的笑容,脱下粉嫩的小裙子,穿着一身黑色马甲,略长的卷发被和玉嫌麻烦的用一根黑色皮筋扎成一个小揪揪,他点了点头,“广津爷爷久等了。”


晋江实时更新
作者名:樾玥
  
  
  
  

   
评论
热度(208)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