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stucky

孩子是谁的?

兔子耳朵:

    ABO
太Ax中O
狗血文,一切从那个酷似哒宰的孩子说


在第三次路过那个游乐园门口看到那个孩子抱着毛绒绒的玩偶熊,斜跨着粉丝的小包,中岛敦叹了口气,就算想安慰自己那孩子是不小心和家长走散了都说不过去了。
  
  哪个家长会丢下这么小的孩子整整四个小时呢?
  
  尽管告诉自己不要管闲事了,想想吧中岛敦,你上一次管了闲事之后,收养在家的镜花酱,她一个人就快要将你所有的积蓄花完了!!
  
  这样想着,他大步的向前,仿佛后面跟着恶鬼一样,直冲冲的就要离开。
  
  没事的,像这种孩子,以前他在孤儿院见的多了,最后一定会有好心人联络警察,然后当地福利院接收……
  
  但,那个孩子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小孩儿,会不会真的是走丢了?或者遇到了拐…拐卖?
  
  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回到了游乐园大门口,蹲下身,“嗨,小女孩,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等黑黑啊。”
  
  “黑黑?”
  
  “嗯!”死死的抱住玩具小狗,‘小女孩’点了点头,微卷的黑色短发上下耸动,“黑黑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让我站在这儿等他。”
  
  中岛敦几乎可以确定了,这个孩子大概是被她口中的黑黑给抛弃了吧。
  
  但是看着那双蔚蓝的眼眸,中岛敦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破坏眼前这个孩子眼底的美好。
  
  他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那个…就是…你愿不愿意到我公司去喝一杯茶?”
  
  真是糟糕透了的搭讪,就像是个人贩子一样。中岛敦在内心叹息,抓狂,“不是,我的意思是!”
  
  “你是说黑黑不要我了吗?”翁翁的声音从布偶玩具中传来,这个孩子意外的早熟。
  
  然后,在他惊恐的目光中,那双格外迷人的湛蓝色的湖泊,碎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脸颊划下,“黑,黑黑是不是不要我了?”
  
  看着莫名觉得眼熟的女孩儿,中岛敦觉得要遭。
  
  在从兜里掏出最后的零钱从一旁的便利店买了一根棉花糖,好不容易将小孩儿的泪水止住的中岛敦,虚虚的抹了下并不存在的汗水。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玉子。”还带着几分哽咽的鼻音,玉子抽抽涕涕的回答道。
  
  总算是知道了小孩儿的名字,但这个步骤,似乎哪里不对?
  
  还没等中岛敦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就牵着玉子的手,走到了武装侦探社大门,他推开门,“我回来了。”
  
  意料之中,在这个忙碌时候,他的回来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注意。
  
  直到,“啊,中岛,你这是上演落魄少年和富家千金的三流剧?”
  
  总算舍得将自己的目光从堆积在桌上的零食堆上的目光移开,就像是只发现了有趣的毛线团的猫一样,乱步撑起身体,眯着眼坏笑道。
  
  突然从零食堆中探出的脑袋有些吓着女孩儿了,她死死拽住中岛敦的衣袖,小心翼翼的往他身后躲去。
  
  “您在说什么啊乱步桑!”轻声的安抚着受惊的玉子,因为这种被依赖的感觉,让中岛敦内心深处燃烧起了一股名为保护欲的火焰,像是护崽的鸡妈妈一样,凶恶的警惕着周围的‘危险’存在!
  
  不满于后辈的这种态度,乱步看着防贼一样防着他的后辈,一针见血的指出,“少年,你知道你身后躲着的那个孩子手中的毛绒玩具的领带上的宝石是把你卖了都抵不上的吗?”
  
  “唉?唉唉?!”
  
  埋头苦干的国木田终于忍受不了噪音制造机了,“小子闭嘴!”
  
  “但是,但是国木田桑,那个宝石难道不是假的吗?”
  
  “是真的哦。”乱步猫着身子,灵活的从一大堆障碍物上跃过,径直走到沙发的一脚从,从一大堆不明物体中搜罗出了一本半新的杂志。
  
  “就是这个!”
  
  翻到某一页后,他将杂志高高举起,手指着占了将近三分之二篇幅的介绍篇。
  
  “你自己看看这个。”
  
  瞪大了双眼,中岛敦仔细观察了一番杂志上的有关介绍,又移开目光,看了看被玉子死死抱在怀里的玩偶。
  
  他深吸了口气,“应…应该不会吧。”
  
  这句话说得他自己都没有底气了。


    作为议论中心的玉子眨眨眼,发现似乎所有人都注视着他怀里的玩偶,有些紧张,“这个不能给你,这是礼物!”


    似乎觉得自己刚才说话的语气有些过了,女孩儿有些为难,挣扎似的考虑了半响,将玩偶熊高高举起,“不过,大哥哥你要是真的很喜欢的话,可以给你抱一会。”


    “不不不不,不用了。”中岛敦连连摆手,这可不是什么玩具熊啊,这简直就是一座行走的小别墅了啊。
  
   “等等,乱步桑,您怎么会有这种杂志?”这个是重点完全跑偏的国木田,毕竟不管怎么说,江户川乱步先生都和时尚杂志一词完全不搭边啊。
  
  “这个是太宰的啊!”
  
  很好,破案了。国木田额角青筋暴起,所以说那个说自己穷得已经吃不了饭的男人,为什么会有摆在他面前一大堆的时尚杂志?
  
  甚至连美妆杂志都有??
  
  “不过,说起来,这孩子看上去好眼熟啊。”
  
  仔细看的话,黑色微卷的短发,略微上挑的眼角,以及精致细腻的五官,宛如最上等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一样的眼眸,莫名的给中岛敦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眼熟?”
  
  “这么说的话,确实啊……”
  
  在场的三位男性陷入了沉思,这种诡异的熟悉感……
  
  “呦,小孩儿,你父母呢?”尽管知道中岛少年是出于好心,但这里是武装侦探社,并不是慈善收留中心,国木田掏出手机,试图能从玉子口中得到一些有效信息,他好联系人找到家长。
  
  “玉子没有父亲。”玉子开口道,“不过,姨姨有说过,玉子的父亲的头发和玉子一样呢!玉子是父亲的翻版!”
  
  莫名的还有一些小骄傲呢!
  
  但小孩儿天真无邪的话,却让在场的三位大人陷入了沉思,甚至脑补出了一大出不可描述的狗血八点档。
  
  作为曾经教书育人的老师,国木田有些愧疚,像是补偿一样的揉了揉玉子柔软的黑发,“抱歉。”
  
  “没关系的,玉子有很多喜欢玉子的人!”伸出双手,大大的比划了一个圈,玉子察觉到了放在她头上的那只温暖的大手的主人情绪上的低落,以自己的方式安慰道。
  
  但,这份过于早熟的温柔,却让在座的各位大人们感到了心疼。一阵沉默,直到——
  
  “呦~大家,我回来啦~”事务所的大门从外面被大力推开,华丽的声线元气满满的从外面传来!
  
  “啊啊啊啊!!!”
  
  中岛敦大张起嘴,看着在门口站着的太宰,又低头看看还躲在他身后的小萝莉,“这…这这……”
  
  这简直就是缩小了的太宰先生啊!!手指不受控制的指向门口。


  太宰治:??
  
  很明显,并不只是中岛敦一个人这么想的,看到旷工半天才姗姗回来的太宰,以及他手里没有停过的游戏,国木田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线‘啪’地一声断了。
  
  “太!宰!治!!”大步走向门口,“你自己说今天早晨的任务是什么?我在地铁口等了你整整十分钟,你知道这已经严重的扰乱了我的计划安排了吗!!”
  
  “更重要的是,你自己吃干抹净,能不能把屁股擦干净!!你自己看看!”
  
  就算隔着镜片,都不能掩饰国木田的怒火,他扭头指向玉子,“你能不能有点公德心!!”
  
  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为什么国木田会突然生气的玉子,眨了眨眼睛,从背在背后的背包中摸出了一块糖果,哒哒的跑上前,甜甜的一笑,“哥哥吃糖。”
  
  天…天使!
  
  然后,国木田攻击太宰治的炮火更加的猛烈了。
    
晋江实时更新 loft要晚一章左右
作者名:樾玥
  

   
评论
热度(261)
盾冬好文好漫收集
© hailstucky | Powered by LOFTER